访谈2017英国黑池业余组
摩登舞冠军~何艟、单菁

翻译:李迪新 / 摘译自 dancesportinfo.net (19, Sep. 2010)

(译者注: 何艟和单菁荣获2017年黑池业余摩登舞冠军。他们在
2010年赢得21岁以下摩登舞冠军时已经接受了访谈。见下文~)



何艟、单菁获得2017年2月28日亚巡赛台北站世界业余公开组
 摩登舞冠军与「舞世界月刊」发行人合影。(摄影:谢明达)。

(在他们赢得21岁以下摩登舞冠军的第二天,我们访谈了何艟和单菁。他们由老师JC Dance的Cassy陪同,她一方面当翻译,一方面也提供了很有价值的内部信息。何艟和单菁代表中国。)

让我首先恭喜你们的胜利。太漂亮了,从第一回合开始,几乎每一个人都说你们会赢。你们觉得这是你们到目前为止最重大的成功吗?

〔何艟〕是的,我们非常高兴。

现在你们已经是舞蹈史的一部分,你们的名字会永远留存在记录里。到处都能看到你们是黑池冠军。很美妙的成就。能不能谈谈你们如何开始跳舞,何时,何地?

〔何艟〕八岁的时候。

〔单菁〕八岁。在中国(大笑)。我和另一个舞伴跳了一年。

〔Cassy〕在中国,小朋友很早就开始跳舞,他们跟业余老师学。 何艟十三岁的时候单菁十一岁,然后他们到我们学校来接受职业级的教学。那时单菁才开始学摩登。以前只跳拉丁。

单菁,我听说你拉丁一直跳到2008年?

〔单菁〕是的。

(对著何艟)你也一样吗?

〔何艟〕我也是八岁开始跳舞,不过摩登和拉丁都学。

你们怎么遇见的?

〔Cassy〕在我们学校,小朋友每一期都能选择要跟谁跳。老师不做决定。小朋友彼此都认识,自己决定。一旦选好就要一起跳完这一期,半年。然后如果想换就可以再选。

你们最喜欢舞蹈中的什么?

〔单菁〕我们想要表现一切,艺术,音乐,尽量把移动做到最好。

你们最喜欢哪里一首舞?

〔何艟和单菁〕狐步。

我能理解 - 你们的狐步很美(笑声)。

〔Cassy〕他们在摩登,拉丁和十项都得过冠军。

我相信他们在澳洲也得过冠军。

〔Cassy〕是的。

那么,你们最喜欢哪里一首拉丁舞?

〔单菁〕伦巴。

性感!(单菁大笑)

(对著何艟)你呢?

〔何艟〕伦巴。

也是性感!(单菁笑得更大声了)你们最喜欢和最不喜欢舞伴哪里一点?

〔单菁〕我喜欢他带给我们跳舞的信心。

最不喜欢呢?

〔单菁〕(笑声)他不会说英语。

何艟,你呢?

〔何艟〕(笑声)她会说英语。

不喜欢的呢?

〔何艟〕她有时候很懒。

你们花多少时间练舞?

〔Cassy〕我们的舞蹈学校是职业舞蹈学校,所以要每天上课和练舞。他们每天有两小时的团体课,还要一起练舞四小时。

所以一天总共五到六小时。

〔Cassy〕是的。

你们学校多大?

〔何艟〕有一千个学生。

〔Cassy〕是的。 有一千个学生,但是他们不只学摩登和拉丁,他们还要学芭蕾和音乐。

〔单菁〕那是个艺术学校。

它是艺术专科学校吗?

〔Cassy〕是的。我们有两百个学生学摩登和拉丁。

所以,它是一间专教所有艺术的大学校。

〔Cassy〕是的。我们在中国很有名。

它是必须住校的学校还是学生只有白天来还要回家?

〔Cassy〕他们住在学校。到了周末,家长可以来探望带小朋友出去,否则他们必须留在学校,或是参加比赛或表演。

在学校里,他们只学摩登和拉丁,或是还要学别的科目?

〔Cassy〕他们要学别的科目,象是中文,英文,数学,芭蕾,流行舞,民族舞。不只是摩登和拉丁。

你们有没有分级和考试?

〔Cassy〕有的,一,二,三,四。你必须通过考试并且结业。然后继续去念大学。现在何艟和单菁在念大学。何艟二十岁,单菁十八岁。

在大学里,你们只学跳舞还是也有别的科目?

〔Cassy〕他们学很多科目,象是计算机,芭蕾,流行舞,民族舞。不只是摩登,拉丁或表演舞。

Cassy,你以前在哪里里教舞?

〔Cassy〕我先生Jacky和我在广州艺术学校教了八年摩登舞,我们七年前还在珠海成立了一间摩登舞训练中心,有许多英国老师给予我们支持,象是Marcus & Karen Hilton。我们追随他们已经十年。

何艟和单菁,你们在黑池参加过几次比赛?

〔单菁〕三次。第一次我们只进了前24,去年我们进了半决赛,然后,昨夜我们成了冠军(笑声)。

在英国有一个说法 "第三次的幸运 "。

〔Cassy〕是的,很幸运。

然而这不是幸运,这是知识加能力。

〔Cassy〕他们还很年轻。他们以前在伦敦参加过国际杯锦标赛的14岁以下,16岁以下,还有21岁以下。

我相信,在去年(2009)的国际杯,他们在21岁以下得到第二名。

〔Cassy〕是的,你说对了。

你们今年会来比国际杯吗?

〔单菁〕是的,我们想去Abert Hall。今年我们不会比21岁以下。

2011会参加黑池比赛吗?

〔单菁〕是的。

祝你们在业余组有同样的成功。

〔单菁〕那会很困难。

也许不是明年,要过几年。

〔单菁〕我想还要很多年。

今年得了新星第二名,如果你们明年来黑池,还会再比新星组吗?

〔单菁〕我们还不确定。(笑声)也许……会吧。

你们的目标是成为顶尖的业余选手,你们会想再成为顶尖的职业选手吗?

〔Cassy〕是的,这是他们的愿望。

一旦成为职业选手,你们会继续教舞,还是会专心比赛,表演?

〔单菁〕我们会比赛也继续教舞………(未 完)………

★完整内容见「舞世界月刊」2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