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拉西扯-011

跳舞躲警察



「跳舞躲警察」乍看这个标题,肯定让读者一头雾水。跳舞会被违警处分,现在觉得不可思议,但千真万确,这是国标舞(含社交舞)发展,颇为坎坷荒谬的一段过往……。

台湾光复初期,百废待举,民生凋敝,民风保守,跳舞被视为伤风败俗,政府也禁止跳舞,主要因当时属于戒严时期,表面理由是维护善良风俗,骨子里却是防范人民自由结社;一堆人挤在一室,到底是真的跳舞,还是另有其它企图?因此,当时警察有一项勤务,就是取缔民众跳舞。

戒严时期政府禁止人民跳舞,但是却准许商人,以缴交巨额年费方式,申请执照开设舞厅,美其名为「寓禁于征」。合法舞厅里容许喝酒、舞小姐坐台、伴舞……等等,这种醉翁之意不在舞的经营模式,并不是一般单纯爱舞朋友喜欢的场所。

政府禁止跳舞,也釜底抽薪禁止教舞,可以开舞厅,却不准教舞,实在很矛盾。那时候警察三不五时会到舞蹈教室巡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教室都以教民族舞蹈或土风舞做掩护,背地里教的是国标舞或社交舞。跳舞无罪,只因政府错误的决策,扭曲了国标舞(社交舞),使跳舞成为不健康、不正经的代名词。

有执照的合法舞厅,可以公开跳舞,而家庭舞会警察照抓不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有一年参加叶荣裕老师举办的圣诞节舞会,正跳到兴高采烈,楼下负责把风人员通报警察临检,大伙急忙冲往顶楼,躲在楼梯间,男男女女挤一堆,伸手不见五指,事隔多年,那种屏息以待紧张情景,现在记忆犹新。

为了与合法舞厅做区隔,专供民众跳舞的场所,则被污名为「地下舞厅」。到地下舞厅跳舞,身分证是必备证件,以备警察随时查验身分,而此时DJ会机灵的改播土风舞音乐。某回又遇上警察临检,场上照例播出土风舞舞曲,但只有小猫两三只,在舞池里装模作样跳土风舞,这位警察仁兄也很幽默,笑笑说,不用再演了。跳舞遇上临检确实煞风景,但在当时是常态。

几十年来,国标舞、社交舞的发展,无论从技术层面或舞蹈环境,都有很大的改变;地下舞厅已正名为舞场,是正当健康的休闲场所,场地设备也从早期环绕舞池一圈的圆凳子,变成舒适的沙发。舞蹈也成为热门运动项目之一,从当年跳舞冒著被抓去关的风险,演变到现在跳舞受到政府认可,还可以参加比赛拿奖牌,变化之大真不可同日而语。(2019/04/15)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