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拉西扯-021

走过20年


上一期(239期),配合鼠年春节假期,提早出刊,让读者年前都能收到杂志。当大家正忙著准备迎接新年时,万万没想到,却爆发「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全体读者一定要注意防范,祈愿人人都平安健康。

人一辈子有几个20年?20年前今天,「舞世界月刊」正式诞生。20年说长很长,说短也很短;20年一个世代,可以让一个婴儿,从呱呱坠地,到长大成年,成长过程,是一段漫长岁月。20年说短也很短,感觉就是一瞬间,整整240期的舞世界月刊,见证及记录20年来,台湾国标舞的发展历程。

杂志取名「舞世界」,有两个意义,是动词也是名词;希望台湾国标舞能蓬勃发展,进而扬名世界。同时也期望国标舞运动,能与世界接轨,拓宽眼界。因此杂志走向,国际舞蹈动态占了相当篇幅,它不只是肤浅报导国外活动,从中还可以挖到宝~无论舞蹈技巧、观念阐述、理论探讨……等,都有很多值得参考借镜之处。

老生常谈,要害一个人,就怂恿他去办杂志。并非笔者不信邪,也不是有甚么崇高理想,只因热爱舞蹈,选手退休后,思考能为舞蹈做点什么,才不会与舞蹈脱节。个人认为,做任何事,只要有兴趣就好办了,就像舞蹈,首先要喜欢,那么练舞不但不觉得辛苦,反而甘之若饴。

创办杂志单纯只是笔者的兴趣,于是就这样一头栽进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出版期刊,感觉时间过得更快,每个月杂志出版,总是松了一口气,心想可以休息一下了,可是马上下一期截稿时间又到,又要开始张罗一切,如此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竟然一晃就是20年。

科技日新月异,透过计算机及互联网,杂志的编排、制版、印刷、装订……等等流程,越来越便捷,效率越来越高。然而互联网盛行,也让纸本杂志经营碰到瓶颈,这是必然现象。举个例子,早期照相机使用底片,后来变成数码相机,底片制造业寿终正寝,有可能不久将来,连相机也会被淘汰,因为手机的照相功能越来越好。

虽然经营比较困难,但还是必须做下去,纸本与网络分工并存。就像报社,除了出版报纸,都会兼办电子报,实时动态影音,读者只须滑一下手机,世界大事尽收眼底,静态报纸时效没得比。时代巨轮不停往前滚动,现阶段纸本是根基,网络是潮流,或许若干年后,纸张也会功成身退。

一步一脚印,舞世界走过20年,感谢全体读者的支持与鼓励!一份坚持,一点理想,再加上一股傻劲,无论如何,笔者都会坚守岗位,让「舞世界月刊」一直陪伴大家走下去。(2020/02/05)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