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2012黑池业余新星及21岁以下摩登双料冠军

Oskar Wojciechowski & Karolina Holoday(美国)

翻译:李迪新 / 摘译自:dancesportinfo.net (12, Jul. 2012)


2012黑池业余新星及21岁以下摩登舞双料冠军

他们是第一对在黑池同一类舞科中得到双料冠军的选手

太棒了!你们觉得跟美国冠军比起来如何?

【Oskar】黑池绝对是名望更高的比赛。评审团是由过去的冠军们组成,场边观众令人惊讶,半决赛和决赛又有现场乐队演奏……在那儿有美妙的感受。还有其它的冠军们在同一个场地共舞……有机会在这里跳舞真棒,我们非常开心。

你们怎么开始跳舞的?能谈谈你们的过去吗?

【Karolina】我是从加拿大来的,我四岁开始跳舞,拉丁跳的比较多,十四岁以后才开始跳摩登。十五岁的时候搬到纽约跟Andrey Begunov搭挡,跟他分手以后Oskar就来了。我们的试跳很成功,于是就一起跳了。大约两年以后我搬回了加拿大,我那时年纪太小,离开家很难过,所以就回去了。我在加拿大完成了学业……那时Oskar有他自己的生活﹙笑声﹚。我学校毕业以后大约两个星期,Oskar写信给我问我要不要再跟他一起跳,我说︰Yes。就这样开始了。现在我们已经在一起一年半了。

【Oskar】我不像Karolina那么早开始跳舞,我想我是十一岁才开始的,刚开始在一间小教室,后来就比较认真而且开始比赛。最早我并不喜欢,我觉得男生跳舞很怪,我那时踢足球,绕著公园跑步,骑自行车……有一天父亲对我说︰去跳舞,你有很多时间,去学跳舞……而我说︰那个我不懂!我真的不认为跳舞是男生做的事,但我还是去了,那儿有许多女孩我可以跟她们一起跳舞,这才是我喜欢的,我觉得跟女孩一起跳舞很好玩,可以交到一些新的女朋友,我是这样开始的。当我比较认真的时候,觉得我那时的舞伴太矮。是我太高了,6尺4,也许6尺5﹙195公分﹚,我的舞伴就是太矮了,我需要一个高一点的舞伴。当Karolina跟她的舞伴分手的时候,我们就安排了试跳,那一次我们跳了十项,包括拉丁。

【Karolina】我们曾经是美国青年组十项冠军!

【Oskar】她回加拿大以后我休息了一段短时间,我还在念高中,课业很忙,还有很多其它的事要做,很累人的。一阵子以后我找到另外一个舞伴,但是行不通。我到处跑,试著找别的舞伴,曾经有一个波兰来的舞伴,也还是行不通。最后我决定要再打电话给Karolina,就这样我们又一起跳了,我觉得一切都很完美。

你们的成绩已经证明了!你们刚开始一起跳的时候觉得对方如何?

【Oskar】嗯……我猜想纽约所有的舞者彼此都认识,如果有人拆伙你就会知道……

你谈起纽约好像它是个小乡镇!

【Oskar】从某一层面来说,它确实是!

【Karolina】它是个大城市,不过……

【Oskar】它是个小小的舞蹈圈。你在任何地点都可能遇见任何人﹙笑声﹚。当有人分手你就是会知道。所有的地方都有管道和紧密的连络网,所以当我一听到Karolina拆伙,我就觉得她会是我最好的搭挡。

你们私下也是一对吗?

【Karolina】不是。

你们觉得有可能同时处理私生活和职业生活吗?

【Oskar】对有些人来说是可以的。

【Karolina】我们是很亲近的好朋友,我们的关系很好。

【Oskar】我们已经认识很久,Karolina是个很美,很美的……﹙笑声﹚不过我们在这方面就是没在一起。

你们最喜欢对方那一点?

【Karolina】……Oskar的个性。他很好相处,我喜欢他会聆听。一般的男生不是这样,他们通常认为自己是中心,也许那样才是对的吧﹙笑声﹚。

【Oskar】不对,是50︰50,好吧,55︰45!

【Karolina】我觉得有那里不对的时候他会听。对于我想要表达的,他已经不只是开放的聆听。他很亲切……个子很高,对我很有利。我觉得我们的个性很合。

【Oskar】我这边也一样!Karolina很好相处,我们从来没有争执。当然每个人都会有不好过的日子。

【Karolina】我们也有意见不一致的时候。

【Oskar】是的,我们会意见不一致,但是从来没有吵架。好像我们有同样的心态,是吗?

【Karolina】我们都要同样的东西。

【Oskar】是的,我们都要同样的东西。我们专注在同样的事情,我们好像……从来没有问题。所以,我想,这就是我喜欢Karolina的地方。还有,她很高,这很棒。

那么,她的缺点呢?

【Oskar】她的缺点?她没有缺点,她很完美!Karolina,你的缺点是什么?

【Karolina】﹙笑声﹚

【Oskar】嗯……﹙停了很久﹚她有时候对人太好了,她有时候会对我太好而没有告诉我那里不对。除此以外,没有了!

Karolina,你呢?你有什么要说?

【Oskar】全部说出来!

【Karolina】要从那里说起?我也不知道……他有一点顽固。

【Oskar】没错,我是顽固。

【Karolina】有时候会有一点挫折感,不过我自己也会有一点顽固。

【Oskar】我比Karolina还顽固一点。

【Karolina】这也能是一件好事,用好的方式呈现。

【Oskar】会有“好的顽固”这样的东西吗?

所以,他的缺点是用好的方式呈现的“顽固”!抱歉,无法理解﹙笑声﹚。

【Karolina】我不知道要如何解释。

【Oskar】我不能接受。

【Karolina】嗯,有时候我只是想试一试某些事情,而他就会︰不对,不对,我们从这里开始,不是那里。我们需要一起做。

【Oskar】我相当苛求,这是一定的,我同意。但是我们从来不会一起有问题,而且我们相处得很好。我很讶异有许多选手经常起争执,而且每一次都搞到对方喘不过气!我们跳舞的时候知道需要做什么,需要解决什么。

【Karolina】我们只是笑一笑。我们意见不同的时候,说了该说的话,笑一笑就算了,吵架跟本没道理。

【Oskar】那简直是浪费时间。

谁负责舞序?

【Karolina】Tomasz Papkala和Frantsiska Yordanova。当我们看到喜欢的东西,会请他们看一看。那必须适合我们,我们是一对很高的选手,我们不想要一些不适合我们型态的东西,看起来对我们不好。

【Oskar】你永远需要指导,所有顶尖的选手都有人指导,你需要有人帮你检查,告诉你看起来如何,因为你自己不见得知道。它可能感觉不错,但是不一定好看,或者并不像感觉那么好。所以你需要有人帮你,告诉你能如何改变,可能是时间性,舞步,或是角度。所以,Tomasz和Frantsiska帮我们很多,我们在这方面很感谢他们。

你们还在念书吗?

【Oskar】是的,我还在念书,我念企管和营销。这些也能应用在舞蹈方面,舞蹈有机会和企业连结,创新产品并且销售,未来也可能开舞蹈教室,那对我都有帮助。我不想随便做什么事,我不想念英语或护理那一类对我未来计划没有帮助的东西。我不想浪费时间和金钱只是为了上学而上学。

【Karolina】对我来说很困难,因为我来自不同的国家,又没跟家人在一起,加拿大虽然蛮近的,但纽约离我家还是很远。

【Oskar】开车要十个小时。

【Karolina】回学校念书很贵,如果做得到我也想,但是我需要花钱买舞衣,上课,付旅费,还要整天练舞和工作。上学很花钱,我现在负担不起。

你们如何处理经济问题?

【Oskar】我们教舞。很幸运在美国业余选手也可以教舞。尤其幸运的是我们的成绩很不错,这对我们教舞很有帮助。

所以,在经济上你们能够自立?

【Oskar】是的,我们自给自足,不需要靠父母帮忙。嗯,在美国找工作不容易,还好在舞蹈圈里的工作就只是跳舞,在其它的行业就很困难。Karolina以前曾经在餐馆工作……

【Karolina】是的,我刚回到纽约的时候在一家餐馆打工,每次要去比赛都很难跟他们解释,他们总是抱怨我想休假。

【Oskar】想象她每隔一个周末就要请假去比赛,而他们周末又特别忙。你就知道这个工作做不长。

我想你们现在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

【Oskar】是的,而且很方便。我们可以在工作之间练舞,我们可以工作两小时然后练舞,然后再工作,再练舞。我们整天都在教室,这样真不错。

你常回家吗?

【Karolina】没有,不常,我一直说两个月会回去一次,但是我们实在太忙了……我们还要考虑钱的问题,我们宁愿把钱花在上课,所以我可能半年才回家一次,我会尽量选在假日回去。

【Oskar】不错,假日是该见见家人。Karolina现在跟我和我的家人住一起,但是她也需要见自己的家人,她的兄弟姊妹,她的猫﹙笑声﹚……她的父母……

很有趣的优先顺序﹙笑声﹚。你们父母亲会来看你们比赛吗?

【Karolina】很困难,因为他们工作很忙。他们也想看我们比赛,看看黑池,但是费用太高了。他们很想,但是宁愿把钱当作给我的经济支持……他们之前有来过几次。

【Oskar】我父母的工作也很忙,很难安排时间来看我们。他们有自己的生意要照顾,不过我们一直保持联系,通常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他们报告进展。小时后不管去那里父母都跟著,十四、五岁的时候父母开始让我自己跑,因为花费太高了。

【Karolina】但是我们父母很怀念跟我们一起来……

【Oskar】没错,所有的父母都想看到他们的孩子在黑池得冠军!他们会看录像带,我父亲是真的对跳舞有兴趣,我母亲只爱看颁奖那一段,你可以跳过整个比赛过程,你跳得怎么样都没关系,不过她爱看的舞衣除外。你可以删掉所有的过程,只留下舞衣和颁奖!

你们俩都来自波兰家族吗?

【Oskar】是的,我们父母都是波兰人,现在有很多波兰人在纽约,加拿大的多伦多也一样。

你们各自出生在美国跟加拿大吗?

【Oskar】是的,不过Karolina几乎出生在希腊!

【Karolina】我出生在加拿大,是完完全全的加拿大人。

【Oskar】纽约人忙得要命,没有人会花时间在你身上。有人开车撞到你就继续开走。

【Karolina】走在路上你得要让路,否则他们会从你身上踩过去!

【Oskar】纽约的特性就是繁忙和活跃,所有的东西都紧密的挤在一起……加拿大有宽广的空间,人们有很多时间,不论开车或走在路上,人们都很悠闲,加拿大人也都很亲切。反正,Karolina在这儿,我不能再说什么。如果她不在,就会有不同的故事!﹙笑声﹚

【Karolina】每次我说是加拿大人,他都说我现在是美国人了!

【Oskar】她来住在美国当然是美国人!每一次听到国歌的时候我都会对她说︰Karolina,把你的手掌放在胸前!

【Karolina】在加拿大我们不会这样!在美国,他们都这样。每天早上在学校他们都会起立唱国歌。

【Oskar】美国人都觉得很骄傲,很有爱国心,这是一定的!

昨天,有一对拉丁选手跟我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在黑池总是能有精力维持到最后。在其它的比赛会觉得疲累,但是在这儿就不会!

【Karolina】我知道!这里非常特别!所有的历史,这些年来所有的传奇舞者,而你能跟他们还有其它世界冠军一起处身在同一个舞池里。

【Oskar】走进场地一切都好美,灯光,舞池,整个大厅的布置……你不会常有这样的机会。

【Karolina】还有世界级的裁判帮你评分!

【Oskar】你会受到激励。我认为疲累在心理上和生理上一样有作用,如果你告诉自己累了,就会觉得累。但是如果你来到这儿,受到所有这些激励,如果你心理上准备好了,你就能远远做得更多。

谢谢你们。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