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2012英国公开赛业余新星摩登冠军

Szymon Kalinowski & Grazyna Grabicka(波兰)

翻译:李迪新 / 摘译自:dancesportinfo.net (19, Feb. 2012)


首先恭喜你们赢得英国公开赛业余新星摩登冠军,看来波兰选手赢得这项比赛已经成为一项传统……

【Grazyna】很棒的传统!

说说你们的故事,你们怎么开始跳舞,怎么遇见的?

【Szymon】我八岁开始跳舞,不过,我十五岁才开始比赛,而且那时才开始成为我的至爱。我最好的成绩是三年前跟Grazyna遇到后才开始的。虽然我以前就喜欢跳舞,但是跟Grazyna一起跳以后我们才认真的看待这件事。我们的根据地是在波兰的Szczecin。

你们怎么开始的?是父母带你们去上第一堂舞蹈课吗?

【Szymon】是我妈妈的意思。她要我学跳舞,但是一开始我并不喜欢,于是我放弃了。但是过没多久我发现我真的很想念它!所以一年以后我又开始了。

【Grazyna】我可以说还没出生就开始跳舞,因为我妈妈是个舞者。她在白俄罗斯的明斯克有一间舞蹈教室,我妈妈怀孕六个月的时候还在跳舞,那时候她由于一项合约的规定,还在作巡回演出。

你不可能比那更早开始!

【Grazyna】那当然﹙笑声﹚。我遇到Szymon之前在白俄罗斯跳舞,事实上我是从白俄罗斯来的。我之前有过几个舞伴,起初所有的舞都跳,接著只跳拉丁,但是在某一时刻我想停掉所有的舞蹈。我想去念一所好学校,想要当一个翻译员,我还找到了一份工作。因此我打定了主意,接下来的白俄罗斯拉丁锦标赛将是我的最后一场比赛。

拉丁?

【Grazyna】是的,拉丁。我遇到Szymon之前只跳拉丁。反正,我想这是我最后一次比赛,我想要结束得有格调﹙笑声﹚,我需要为我的舞衣找一些新点子……当我在dancesportinfo.net网页上看广告的时候,我看到了Szymon征求舞伴的广告。我们其实是透过你们的网站遇到的!我就想,有什么不可以,我可以写信给他。他很快就回覆了,还寄给我一份前往波兰的邀请函。我需要办签证,我什么话都没跟父母说,在我拿到签证和机票前,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最后我才告诉他们我要去波兰试跳。我个子很高,很难找到够高的舞伴,不过Szymon 没问题﹙笑声﹚,我们决定了要一起跳。三年前就是这样开始的。

你们第一次试跳的情形如何?

【Grazyna】因为我很久没跳摩登,所以有些奇怪。我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不知道手要往那儿放﹙笑声﹚。而且我在想,我的天哪里,Szymon个子真高。

【Szymon】对我来说,那是一种全新的感觉,因为我的舞伴一直都是比较矮的女生。我第一次跟Grazyna试跳的时候,起初觉得跟身高差不多的人跳舞有些奇怪,不过我发现我能正常地跳,不需要屈就身高的差异,感觉很棒,不必弯著膝盖﹙笑声﹚,我体会到了原来舞伴身高相称能够多做这么多。所以我们就决定一起跳。

【Grazyna】我在圣诞节和新年假期去了两星期,然后就决定永久住在波兰。我父亲有?重国籍,波兰和白俄罗斯,所以办相关的证件和手续并不麻烦。

【Szymon】她来的时候,一句波兰话也不会说……

真的吗?Grazyna,你的波兰话很溜啊!

【Grazyna】我学了三年。现在我已经是波兰公民,但是要成为一个公民,我必须要学习语言,文化,传统,食物,每一件事情,而且还要通过考试。这些对我很重要,因为这给我带来很多便利,譬如说,旅行到欧洲。

你们花了多久才觉得找对人了?试跳中立刻就感觉到了吗?

【Szymon】试跳的时候感觉还不错,不过更重要的是,我们真的很喜欢对方。那时Grazyna跟我全家人住在一起,所以我们有很多时间可以了解彼此。这对我们两个都很重要,我跟之前的舞伴没有这种情形,我们不同,我觉得我能跟Grazyna沟通。

如果Grazyna不会说波兰话,你们那时候用那一种语言沟通?

【Grazyna】我们用破英语和俄语参杂著讲!﹙笑声﹚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好的接触,因为我们说不上多少话!

【Szymon】没错,根本没办法争论﹙笑声﹚。

【Grazyna】有一件事他倒是说得蛮清楚,那就是他一直想找一个东部的舞伴,俄罗斯,乌克兰,或是白俄罗斯。

【Szymon】我一直梦想有一个俄罗斯舞伴,她们的舞蹈风格真棒,我一向觉得她们很努力,很投入,当然也很漂亮!

你们私下也是一对吗?

【Grazyna】嗯……其实,是的。但是那有些复杂,受到跳舞的影响。

【Szymon】有时候是,有时候又不是。

【Grazyna】有时候如果我们在前一天吵架,第二天起来我根本不想看到他的脸!我们住在同一栋房子,又很难不跟对方见面。

【Szymon】有时候很困难,不过已经习惯了!刚开始真的很困难,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跟舞伴在一起对我来说是个全新的经验,Grazyna搬到我家的时候我才十七岁。

你们都在波兰受训吗?

【Szymon】我们主要是在波兰练舞。我们在Szczecin的老师是Antoni和Malgorzata Grycmacher。我们也会去Olsztyn跟Krzysztof和Dorota Tretowski上课,我们还会去那儿参加所有的训练营。

【Grazyna】其实是Krzysztof和Dorota把我们带进真正的舞蹈世界,告诉我们有关英国的一切,为我们开启了一扇门,指引出一条路让我们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Szymon】他们指导了我们正确的重点……

【Grazyna】然后,在两年前,我们参加国际杯,那一次很惨。我们参加比赛迟到了,试著在出租车上穿舞衣,第一回合已经开始了我还在穿舞鞋,我的头发一团乱……我们真的觉得这第一次的英国比赛表现很烂。

你们觉得在英国跳舞跟其它地方不一样吗?

【Grazyna】这要看你的意思是什么。譬如说,波兰也有高水平的比赛,这方面没有太多不一样。但是,不同的是历史,而且能看到舞蹈历史上的重要人物,这能激励你跳舞的质量跟你的风格。

对你们来说,那些比赛最重要?

【Grazyna】英国公开赛,黑池……

【Szymon】还有国际杯在Royal Albert Hall,在那儿跳舞是很棒的经验。

【Grazyna】我总觉得自己象是竞技场里的格斗士!人们在高处欢呼,灯光对著你照,让你似乎会产生一种神游……那是一种独特的气氛,跟其它任何地方都很不一样。

谈谈你们的舞伴吧!

【Grazyna】噢,Szymon很和善,我很喜欢他。他能正面思考,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他这种积极的态度。他也很努力而且专注在他想做的事,却又很有幽默感。

他有任何缺点吗?

【Grazyna】他无法料理自己﹙笑声﹚。在旅馆里他找不到他的袜子,其实它们就在他眼前!

【Szymon】谢谢你噢!不过,说真的,就像我之前说的跟她很容易沟通对我很重要,如果我觉得有问题,我们可以谈一谈,然后很容易就解决了,她会妥协。Grazyna很努力,不论什么时候我准备好要练习,她都能配合。有时候我累了,她还要继续︰来嘛,我们还要练!她练舞的时候也很专注,这很重要。我喜欢她的风格,我喜欢她的化妆和对舞衣的品味,她对舞序也有很好的想法和贡献。

总会有不对的时候吧?

【Szymon】是啊﹙笑声﹚。你很容易就能触动她的神经,其实很容易就能让她发脾气。有时候我一点小事没做好,她就会发飙!我想是因为她不喜欢犯错,所以她不喜欢我犯任何错!换个角度看,那也能给我们动力。

你们喜欢舞伴在舞蹈上的那一点?

【Grazyna】他是很棒的舞者,我喜欢他的动作……我喜欢他的音乐性。他一直都很正向。有人给我们评语提到他的正面能量。

【Szymon】我喜欢Grazyna跳舞都带著情感,给我的反应很好。跟她跳舞可以感觉到她的连结,感觉到她知道我要做什么。完全不会僵硬﹙笑声﹚。她很有音乐性,外形很棒,太棒了。

【Grazyna】他从来没有告诉我这些!﹙笑声﹚

你们之前提到你们的老师向你们介绍有关英国舞蹈风格的观点,那跟你们以前知道的运动舞蹈有什么不同?

【Grazyna】以前,我们脑袋里一团乱,没有任何目标。我们跳舞只是去参加各种比赛,偶而参加训练营,但是得不到成果也没有清楚的方向。有一天,我们老师把我们带到一边跟我们说︰你们的成绩很差,你们没有任何目标,你们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是跳舞。你们到底要做什么?这只是一项嗜好还是要认真做?你们可以在这方面继续花钱,但是你们应该设定一个目标然后努力追寻。于是我们设定目标要赢得黑池业余新星冠军。我们并没有期望在英国公开赛得到冠军,只希望能进决赛,事实上,我从第一回合就向上帝祷告﹙笑声﹚,每一次我们被点到名进下一回合,我就紧张的象是要发疯!当他们宣布第一名,来自波兰……我在想,天哪里,波兰来的什么人?接著Szymon走进舞池的时候,我才明白那就是我们。我心里七上八下,观众在鼓掌,而我搞不清楚要如何回应。

【Szymon】没错,她看着我,跑过来抱住我,然后我对她说︰没关系,你现在应该要向观众行礼了!

【Grazyna】我对他说︰抱住我,我的腿在发抖!我什么也不能做,只会笑,笑到两颊都麻木了﹙笑声﹚。真不敢相信。

我知道不必再问你们最成功的比赛是那一场了!

【Grazyna】就是昨晚,肯定的!

跳舞占了你们生活的大部份,你们在跳舞之外还有别的生活吗?

【Grazyna】我们都还在念书,我学俄国语文和文学。

【Szymon】我学经济,计算机,和资产管理,都在同一个课程里。

【Grazyna】其实我们要挤出时间去上课很困难,我希望大学教授在考试的时候能多体谅我们一些。对我来说,我必须把许多考试集中在同一天,有时候一天要考四场!

【Szymon】我们喜欢一起去电影院或剧院。我们曾经在白俄罗斯一起去看芭蕾舞表演,我非常喜欢。我们喜欢一起去看电影,谈它们的内容,像影评一样作分析﹙笑声﹚,我们喜欢许多和艺术有关的东西。我还把舞蹈摄影当作我的嗜好。但是,跳舞的时间花得愈多,这方面的时间就愈少,我把相机送给了妈妈,现在是她在拍照。我喜欢给Grazyna拍照,她的脸现在是Szczecin一家珠宝店的招牌,而摄影师就是我。

你们花多少时间练舞?

【Szymon】那要看情况,我们通常一天练四小时,有时候加上上课的时间就会整天都在跳舞,我们吃饭,练舞,吃饭,上课,不断的重覆。在英国公开赛之前我们练的很勤,有时候会练到清晨两点!我们还曾经不停的练舞,然后在火车上睡觉。很辛苦,财力上也有困难,因此父母还要资助我们,事实上,他们是在我们身上投资。

你们未来有什么计划?

【Szymon】接下来的几星期……休息一会儿,然后大学考试。晚上当然还要练舞!

【Grazyna】我还要考驾照。这段时间我们会很忙。

你们会留下来看今晚的职业摩登比赛吗?

【Grazyna】当然会。

你们的下一场比赛会在那里?

【Szymon】还不知道。希望能参加二月的波兰锦标赛,不过还不确定。许多波兰选手都希望禁令能够解除,许多在波兰锦标赛可能进决赛的选手都在这里参加英国公开赛,他们都可能被禁止参加国家锦标赛。无论如何,我们一定会来黑池。

谢谢你们。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