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2012黑池21岁以下拉丁冠军

Darren Hammond & Kylee Brown﹙南非﹚

翻译:李迪新 / 摘译自:dancesportinfo.net (29, Aug. 2012)

他们赢得21岁以下拉丁冠军之后,本应继续挑战业余新星拉丁,
但是因为Kylee在跳过两回合之后受伤,不得不放弃比赛。


恭喜你们!可以谈谈你们怎么开始跳舞的吗?

【Kylee】我六岁开始跳舞。起初我的父母想在Pretoria帮我找一间体育学校,但是找不到。因此我实际上是从自由风格迪斯科开始,然后才进入拉丁,那时候我大约十岁。

【Darren】我妈妈在Pretoria有一间叫作Beverley Hammond的舞蹈教室,我基本上是在舞蹈教室里长大的,从我有记忆我就在跳舞。我也像Kylee一样从自由风格迪斯科开始,我还跳摇滚和哈梭。我一开始所有类型的舞都跳,大约八岁的时候开始跳拉丁,一跳就爱上了它。从此就一直跳拉丁。

你们怎么遇到的?如何决定要一起跳的?

【Darren】我们彼此已经认识很久,因为我们一直在同一间教室跳舞。在黑池参加过两三次比赛之后我们决定了要一起跳。

所以你们以前有别的舞伴?

【Darren】Kylee以前在黑池比少年组的时候有一个少年舞伴,我也跟另一个女孩跳了两年。当Kylee十四岁的时候我们就开始一起跳了。

为什么是她?

【Darren】﹙笑声﹚我确信她有最大的潜力能达成我们这次刚达成的目标。这一直是个长期目标。是的,我真的很想跟她跳。

Kylee,为什么是他?

【Kylee】我一直想要跟他跳。他一直都有别的舞伴,而我有一个阶段没有舞伴,所以当他问我的时候,我只好说Yes!

你们还在上学吗?

【Kylee】很不幸……是的。是最后一年,所以还好。

【Darren】我已经在2009年毕业了。我现在掌管一家罗马披萨餐厅﹙笑声﹚。我有在缴税!

跳舞是很花钱的。你们在财务上怎么处理?你们父母有帮忙吗?

【Kylee】是的。

【Darren】是的,我们父母帮了很多忙!。我们在大比赛前会寻求资助,我也工作,可以支付一些,我们还有一些小赞助者帮我们。然而,通常只有父母亲,父母是主要的赞助者。

我猜想昨天你们得到21岁以下拉丁冠军,你们父母亲一定很开心。

【Kylee】是的,非常非常开心。

【Darren】我父亲很高兴他的钱去对了地方﹙笑声﹚。

可以谈谈你们舞伴的优点和缺点吗?

【Kylee】他非常投入。他知道自己要什么,而且勇往直前,我认为这是很大的优点。

【Darren】她非常坚强。她曾经膝盖受伤,后来又生病,接著又有学校考试,她承受著极大的压力,却从来不会说︰啊,我今天不想跳舞,不要管我。她还是会练舞,尽力挨过去。甚至于昨晚,忍著痛,她还是一路撑到底。

我听说你在头几回合就受伤了?

【Kylee】那其实是旧伤……

【Darren】是在1/4半决赛的时候她又受伤了。

我听说你们因为受伤退出了业余新星。

【Darren】大约一个月前她受了伤,昨天比未满21又受了伤。我们周四和周五参加了业余新星,但是今天不得不退出。我们本来还想今天看看伤势再说,但是经过昨晚,已经不行了。

所以,虽然膝盖受了伤,你们还是得了21岁以下冠军?

【Darren】没错!

舞伴最让你们生气的是哪里一点?

【Darren】最让我生气的地方?你的录音带还剩多少空间?﹙笑声﹚

还好这是数码录音,你要讲多久都行!

【Darren】都跟跳舞无关,也没有不能解决的问题,这一点最重要。她有时候穿衣服很懒散,有时候不想每天都穿著正规的练习服练舞。她的头发会甩在我脸上,有时候还会嚼口香糖……都是这一类的小事。其它没有了,其它一切都很好!﹙笑声﹚

【Kylee】他为了达到目的,有时候会很严格,不留余地。其它各方面都很好。

这样没有很多!

【Darren】说吧,想说就不要害羞!我想,我们彼此可以有更多的沟通。

你们私下也是一对吗?

【Kylee】不是。

你们空闲的时间做什么?

【Darren】我们的空闲时间是从凌晨一点到七点!所以我们睡觉。

【Kylee】﹙笑声﹚没错!

【Darren】这就是我们全部的空闲时间,不多。

所以其它的时间都在跳舞?

【Darren】跳舞和体操,就这样。

【Kylee】对我来说,是跳舞和上学。还有家庭作业……

过了今年你还会继续上学吗?

【Kylee】我还想学点别的,不过跳舞绝对排在第一位。所以,我还不太确定会做什么。

在跳舞以外,你们还有哪里些兴趣?

【Darren】因为我俩都来自南非,所以都热爱野生动植物,只要有机会,有时候休一天假,就会开车去野外。

没有打猎?

【Kylee】没有,没有!

【Darren】我俩都是素食者。不杀生!﹙笑声﹚

你们经常旅行吗?

【Darren】不算多,一年大概有三次。我们参加三次国际比赛。

哪里些比赛?

【Darren】通常是在Assen的荷兰公开赛,巴黎迪士尼,还有黑池。

在南非呢?你们在那儿有参加比赛吗?

【Darren】全国各地都有一些比赛,不过绝大部份都在我们居住的地区,所以旅行不多。

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不能跳舞会做什么?

【Darren】我会做自然园区的管理员。这绝对是我第二项热忱。

【Kylee】我可能会做跟儿童有关的工作。也许是小儿科医师这类的。

【Darren】嗯……麦当劳或葡式炸鸡!黑池之后要有一周的款待。

嘿……这是素食者说的吗……

【Kylee】不,不。我们会吃素汉堡!

【Darren】其实我们很注重健康,吃得很健康。

【Kylee】他通常都吃得非常健康。

【Darren】这象是给我自己的款待。在一次大比赛或一段时间之后,我让自己休息两个星期,吃一般人吃的东西,象是麦当劳……我也会喝可乐或咖啡。

你平常不喝可乐?

【Darren】无咖啡因、无甜、无糖、无油、无淀粉、无酒精。

【Kylee】我也一样,除了甜味。

我猜不吸烟……

【Darren】不吸烟、不喝酒、不嗑药!

谈了节食……你们曾经吃过任何奇怪的食物吗?

【Darren】我小时候吃过一次mopane……

【Kylee】恶心死了!

【Darren】那是一种南非传统食物。他们把象是毛毛虫的虫子内部挤出来,乾了以后好像一根薯条,我吃过一次。在我吃素以前,我也喝过一次龙舌兰酒。那很酷!我试过了这些。我十四岁以前是正常的﹙笑声﹚!

慢著﹙笑声﹚!你在十四岁以前就喝龙舌兰酒!

【Darren】对啊!我哥哥和姊姊都比我大很多,哥哥大我十二岁,姊姊大我九岁,所以我总是会体验到一些大过我年龄的事情!﹙笑声﹚

你们为什么选择拉丁而不是摩登?

【Darren】我也不知道。我还很小的时候,我妈妈为了要我跳拉丁费尽了心思,因为那时候我只跳迪斯科,自由风格,和嘻哈。当我哥哥穿著很酷的有高跟的鞋子跳拉丁的时候,她说服了我,也帮我买了一双。我的反应是︰好吧,我会跳拉丁。那只是因为我想模仿我哥哥。摩登从来没有开始过。事实上我有些后悔,跳一些摩登应该会很棒。显然我在摩登还有一些潜力。Kylee以前有跳摩登。

【Kylee】是的,我以前跳过摩登。

也许现在该再开始了?在21岁以下拉丁已经没有更高的目标了!

【Kylee】我们准备要转业余了。

【Darren】我想我们会专注在拉丁!﹙笑声﹚

你们最喜欢什么舞?

【Kylee】我相当享受伦巴。移动的方式和时间性……

【Darren】不错,我最爱伦巴的基本步。我们森巴的比赛舞序对我来说有很多乐趣。

摩登舞呢?你们喜欢看哪里一种?

【Darren】在黑池当然是狐步,还有华尔滋。职业决赛的第一首华尔滋简直充满了魔力。

【Kylee】我蛮喜欢探戈,充满了热情。

你们参加过英国公开赛吗?

【Darren】我们想明年来参加。比赛在一月对南非来的选手来说很困难,因为那是我们的暑期假日。这段假日从十二月到一月,比赛刚好在这段期间,我们没有时间练习。

气候也是个大惊奇!

【Darren】是啊!但是我们还是想明年要来。

南非距离很远,职业舞者也不常去,那么,你们从哪里儿得到相关的知识和训练?

【Darren】在我们国内有好多个很有经验的好教练,他们发展出自己独特的东西,我们独特的风格就是这样来的。缩在世界的一个角落也是件好事情,因为我们看起来跟别人不一样。接收到新讯息很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提早来这里跟Graham Oswick,Goran,还有Nicola上课,Klaus Kongsdal经常来南非,所以我们有机会接触国际教练,不过我们会尽量保留我们独特的南非风格,这是我们的优势。

你们在当地有几位老师?

【Kylee】有三位。

【Darren】他们每一位都从很不同的角度看我们的舞蹈。有一位是我一辈子的老师Dave Campbell,我从七岁就跟著他,每周二都跟他上课,这是最基本的。还有Rafick Hussain,疯狂的家伙,跟我们坐在一起,他说的是关于抽象的,感觉上的,还有能量的流动这类东西。所以我们有不错的平衡。我姊姊也是教练之一,是关于健康方面。

【Kylee】还有关于“女士”方面的事情。

【Darren】是的,我们在各方面有很好的平衡。

谢谢你们。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