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2012黑池业余摩登冠军

Emanuel Valeri & Tania Kehlet﹙丹麦﹚

翻译:李迪新 / 摘译自:dancesportinfo.net (01, Oct. 2012)


首先让我恭喜你们得到了业余项目里最重要的头衔!你们昨天的亮丽表现真是太棒了!

【Emanuel】谢谢你!

你们怎么开始跳舞的?在哪里里?为什么?

【Emanuel】我六、七岁开始跳舞。起初,我是去看我的家人学跳社交舞,有一天,为了好玩,我开始跟一个女生一起跳,后来还参加过一、两场比赛,不过没有很认真。

一开始就跳摩登吗?

【Emanuel】在意大利我们称它为Liscio Unificato,它是意大利传统风格,有摩登握姿的舞蹈,它包含三种舞,类似摩登舞,所以,可以说我一开始主要是跳摩登舞。

【Tania】每个人都跳它,那是摩登舞的起始。

【Emanuel】握持的方式完全一样。参加过几次比赛以后,我一步一步的发展,然后就对跳舞比较认真了。

你有过很多舞伴吗?

【Emanuel】在Tania之前有四……或五个女生。

【Tania】﹙笑声﹚你不清楚吗??

【Emanuel】我记不清了。第一个舞伴跳了几个月,接著换了一个又一个。我确定是四个或五个。一开始我在意大利跳舞,所有的舞伴都是意大利人,所以代表意大利比赛。我比过所有的等级,也在意大利锦标赛得过所有等级的冠军,象是E,D,C……那时候有很多等级。当然,我也比过十项,不过主要还是摩登。我一直都专注在摩登。

那么你呢,Tania?

【Tania】我三岁半开始跳舞,我那么小就开始是因为……嗯,我的家人从来没跳过舞,而我是幼童模特儿,他们要我学走伸展台,还要跟著音乐走。当然,才三岁半你做不到,所以模特儿经纪公司的老板跟我妈妈说,如果能送我去某些学校学习站姿和走路的姿势会很不错。她先是在家里自己试,还用糖果作诱饵来要我做,但就是做不到﹙笑声﹚。于是她就送我去舞蹈学校。

在哪里儿?

【Tania】在丹麦。我在那儿跟一个小男生一起学走伸展台,我们也一起在那个舞蹈学校开始学跳舞,而且接下来一起跳了十年!刚开始我们真的很差!不像Emanuel一参加比赛就得冠军。我一直到八、九岁才比较认真跳舞,在这之前我们从来没有参加过比赛。那是一间比较老派的舞蹈学校,一周去两次,每年重复同样的东西再从头开始。我真的喜欢跳舞,而且当我父母知道我四年来一直在学同样的东西,就决定送我去一间比较好的舞蹈学校。从此之后一切都进展得很快,我们开始比少年组,我十岁的时候第一次去了黑池比青少年组。我们的摩登和拉丁都不错,不过,在跳青少年组的期间拉丁比较好,还得过黑池拉丁第二名!在摩登方面我们只进到半决赛。当我转到青年组的时候开始特别喜欢摩登,虽然两种都跳得不错,不过我已经做了决定,我心在摩登。我跟我的丹麦舞伴一直很成功,在青年组的最后一年我们决定跨过去直接跳业余,而且赢了那一年的业余十项冠军!然后我的舞伴决定不跳了。

为什么?

【Tania】我也不知道,不过,在我们跳业余之前,他就已经决定要放弃,因为他不想做个业余舞者,成年后也不想成为舞者。他喜欢跳舞,但是从来没有把跳舞看成自己的事业。他想要有一个正常的生活,而我完全相反!这是他说的,他在我身上看到了对舞蹈的承诺而他并没有。所以他决定放弃跳舞去当演员。

他现在是演员吗?

【Tania】嗯,是的,他现在是业余演员。话说回来,当William Pino来丹麦教课的时候我们曾经跟他上课,我们分手的时候William说如果我搬到意大利他会帮我找舞伴。就这样我跟一个意大利男生跳了六个月以后Emanuel就来了。所以他是我第三个舞伴!﹙笑声﹚

你们怎么遇到的?

【Emanuel】在意大利,我们之前在比赛场或教室都见过。Tania已经搬来意大利了。

【Tania】其实,第一次是他跟他的意大利舞伴来丹麦参加比赛,我看到他比摩登而我自己在比拉丁。看着他比摩登我就觉得我真的很喜欢他。

他的舞蹈还是他这个人?

【Tania】只是他的舞蹈﹙笑声﹚!还有他舞伴的舞蹈!

【Emanuel】嘿,不是舞蹈,是肌肉!好吧,后来我们在意大利有过一次试跳。跟Tania开始之前我有六个月没有舞伴。

【Tania】那六个月我在跟另一个意大利男生跳。

【Emanuel】我没有舞伴,老师问我要不要试跳,我当然要。但因为是外国舞伴,我还要问家人的意见。第一天情况就很好,所以我深信会跟她跳。我又去丹麦跟Tania再一次试跳以后我们就做了最后的决定。那时我们一个十八岁,一个十七岁。

【Tania】试跳的时候我们只有三套舞序,过了两、三个星期我们就去参加丹麦锦标赛了。进展非常快!

【Emanuel】我们从第一天就跳的很顺,但是也很有趣,因为在语言上我们无法沟通,Tania说丹麦语和英语,我说意大利语,就只有这样,那时我完全不懂英语。

典型的意大利人!﹙笑声﹚

【Emanuel】没错!你去意大利没有人跟你说英语﹙笑声﹚。

【Tania】我们只能互相微笑。

【Emanuel】起初的三个月左右,我们只能在教室里不停的跳,完全没有沟通。

你们舞伴的个性有哪里些优点让你们如此成功?

【Emanuel】Tania很果断。这是优点,因为她知道自己要什么。她在练舞和比赛的时候很专心,对她来说,每一件事都是一门功课。她很注意细节,这也很重要。不过最主要的是果断和专注,我觉得这两件事很有帮助。

【Tania】他也会专注和其它那些的,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光明的情绪。Emanuel永远都很快乐。他很亲切,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笑!碰到问题的时候他会是个好舞伴。

现在换个困难的问题:你们舞伴的缺点呢?

【Tania】你的访谈有多长?﹙笑声﹚Emanuel,这个让你先开始。

【Emanuel】我不知道……让我想一想。她最大的缺点,嗯……典型的丹麦人,她只要一做决定就没办法再改变她。譬如说,她说那是蓝色的,即使那是黑的,她也不会承认她错了!对她来说还是蓝色的。这也许因为她是女生﹙笑声﹚!除此之外我找不到别的了。

【Tania】这是个困难的问题。他并没有哪里一件事让人讨厌。一开始我们还不太认识对方之前,他的情绪变化让人心烦。可能是文化上的差异吧,他是意大利人,很冲动,而我们丹麦人很安静,很稳定!Emanuel的情绪变化很快,这一刻他很生气,下一分钟就回复正常,什么都忘了。我就完全不是这样。

所以,你们有争执的时候,他是大声的那一个,而你是安静的那一个?

【Tania】我们很不一样。他发作得很快,但是一分钟就过去了。我很冷静,但是一生气就会真的很生气!

【Emanuel】她生气的时候你最好离她远一点!

【Tania】要很过分才会让我生气,我一旦生气那就很严重﹙笑声﹚。很幸运我们很少吵架。

【Emanuel】当然,在舞蹈上有时候要发展出一些新东西的时候我们会有争议,Tania有一个想法,而我也有一个想法,我们必须找出方法来解决。

你的想法都会赢,还是她的?

【Emanuel】不,不,我们会想办法找到平衡。如果她赢了一次,下次就轮到我﹙笑声﹚。我们一起发展,能够找到解决的方法。

你们私下也是一对吗?

【Emanuel】是的。

你们曾经说在舞蹈中男生和女生的关系很重要。你们对于舞蹈中的情绪有什么看法?

【Emanuel】首先,它跟音乐有关。每一首舞都述说著一个不同的故事。以华尔滋为例,有哀伤的华尔滋音乐,也有罗曼蒂克的华尔滋音乐,对我们来说就会是不同的舞。我们觉得,音乐重要到会让你跳出不同的natural turn。态度不同,步伐也不同。

【Tania】两人的互动也不同。男生和女生在很哀伤的音乐里会呈现不同的情绪。

【Emanuel】听起来很困难,不过我们因为深深了解,就变得很自然。我只要听到音乐的一个小节就已经知道感觉,节奏,和气氛,我的脑筋很快就会转换。身边的人,观众,一切都会影响我的舞蹈。这很有趣,因为不管到哪里儿,每一回合,每一首舞都会不一样。

听你这样说很有意思。你们对于维也纳华尔滋的新规则有什么看法?

【Tania】这很难回答。

【Emanuel】在我们跳舞的录像里,大家可以看到我们一直努力保持维也纳华尔滋的原始特性。我们不反对象是pivot的步子,或是你想跳加长的fleckerl或是contra-check,但是应该要依循舞科的特性。

【Tania】问题是,现在有人认为他们在创新,其实并不是。他们只是把一些华尔滋或狐步的步子跳快一点,加进去维也纳华尔滋,所以时间性都不对。狐步已经变得跟华尔滋很像,现在又加上维也纳华尔滋……这样会变成三种舞三种音乐都跳一样的舞步。这很可惜。如果有人能发明符合维也纳华尔滋特性的新舞步,我就不会反对。

【Emanuel】那必须跟舞蹈的传统相连结,不能只是为了不一样。每一种舞都需要在它自己的“泡泡”里,不能跟别的混杂。

【Tania】我们在创新方面还小有名气。别人知道我们的新步子和新想法,但是创新是为了让事情更好。然而,有时候也有风险,会变成为了创新而创新。

你们怎么看探戈的特性?

【Emanuel】那是我最喜欢的舞!听起来可能会吓人,不过它不是摩登舞的一部分。对我来说,只有四种摩登舞而探戈是完全不同的舞蹈型态。它不是摩登,它不是拉丁,它就是探戈。它的握持跟其它四种舞都不一样,这已经把它区隔开了。音乐也不同,跳起来很激情。对我来说探戈是另一个世界。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你们在学舞和教舞方面都很有经验,在训练计画上你们会给年轻的舞者们什么样的建议?

【Tania】有一个你信任的人很重要。你必须有一个你信任的教练,所以一定要选对人,一定要选一个懂很多而且亲身经历过的人。我们很幸运,从开始就跟著同样的老师,一直百分之百的信任他们。

【Emanuel】从不怀疑。我们很忠诚。

【Tania】我们象是在同一个泡泡里,我们信任他们,从不质疑。那象是个小团队。

【Emanuel】团队小很重要,如果你有十位老师,你不可能依循十种不同的意见。如果只有四种就比较容易。

【Tania】再来就是练习,练习,练习。有些人以为他们有练习,其实没有,他们把时间花在教室,但并没有真的练习。这是我们走过许多地方所看到的情形。

【Emanuel】许多人会先想比赛成绩而不先想怎么把舞跳好,这是大错特错。如果你太专注在︰我要赢,如何赢,做什么来赢,你会忘了真正重要的事。如果你专心改进自己的舞蹈,虽然多花一点时间,但终究会得到回报。就算你没得第一,别人还是会欣赏你在场中的表现。这是我们自己的经验。有些人承受著过大的比赛成绩压力而失去了自我,在比赛场中看起来也象是失去了方向。

【Tania】你需要决定自己想在场中如何表现,决定自己相信什么,选择正确的人,再努力以赴。我们的丹麦老师Hans Laxholm一直告诉我们︰P,P,P。意思是︰不停练习﹙Practising﹚,不停推进﹙Pushing﹚,不停祈祷﹙Praying﹚!

在小团队里的老师们,他们是有某方面的专长还是全方位的?

【Tania】他们各有专长。当然我们的主教练William和Alessandra是全方位的。我们还有别的老师负责不同方面,象是基本技巧,情绪,音乐性,动力……我们很幸运,因为在我们的丹麦团队系统里,也有机会跟饮食学,物理治疗,体能方面的训练师共事。

所以你们在丹麦有很好的支持?

【Emanuel】是的,非常好。我从意大利来丹麦很高兴能得到这么好的支持。他们那儿有个很好的系统。

你们提到带领和跟随,男生和女生的关系,对你们来说很重要。

【Tania】我们用“跟随”这个字,其实是指两个身体之间的沟通。我不只是在复制或跟随他的动作,我觉得我也把我自己输入到舞蹈中。这样看这件事很重要,在舞蹈中,男生和女生的沟通不是单向的,它包含说和听。当然男生带领舞步和方向,但他也要很清楚女生输入了什么。Emanuel也会回应我做的动作。这也是一个好的带领者的特色。

【Emanuel】每一首舞,每一回合我都会改变,我从来不跳一样的东西,有时候还会吓到Tania。我们当然有舞序,但是我经常在场中做改变,为了让我自己和让她好玩。在五个回合的华尔滋开步都跳一样的东西会让看的人觉得无聊,你自己也会跳得无聊。

【Tania】这只是我们。有人喜欢重复同样的东西,看作是追求完美。每个人都不一样。

看你们跳舞真的很开心,谢谢你们的时间,祝你们好运。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