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2012黑池业余新星拉丁冠军

Vladimir Litvinov & Olga Nikolajeva﹙俄罗斯﹚

翻译:李迪新 / 摘译自:dancesportinfo.net(19, Nov. 2012)


恭喜!你们真的是太棒了!我们还是依照惯例,请你们先谈谈是何时开始跳舞的?

【Olga】我六岁开始跳国标舞。我所有的朋友都在那儿,我也想要。那是在俄罗斯的Yaroslay,也就是我的家乡。我的第一个舞伴是Kirill Belorukov,我们跳过少年组和青少年组。后来我搬到立陶宛住了一年跟Dominykas一起跳,过了一年左右我又回到俄罗斯跟Nikita Broyko跳,接下来停了八个月,然后又换了两个舞伴,到了2011年12月才开始跟Vladimir一起跳。

【Vladimir】我七岁开始在俄罗斯的Penza跳舞。我十六岁搬到莫斯科遇到Zhenya﹙Evgeniy Ryupin﹚,我们现在还在他的俱乐部跳舞。当我到莫斯科的时候,刚开始是跟Sasha Akimova跳,我们一起跳了三年左右,在Sasha之后还有另外一个舞伴Julia Nikitenko,然后就遇到Olga。

你们怎么遇到的?

【Olga】是朋友介绍的!

【Vladimir】Olga的妈妈也跳舞,有时候在比赛场碰到我的Pro/Am舞伴Masha就会谈到有一个美女在找舞伴。她们说的就是Olga。

你们之前认识吗?

【Vladimir】我当然认识Olga,她跟Nikita是世界前三名,你一定会认识他们的。我很想跟她一起跳,我喜欢她的风格,还有她舞动的样子。

你们第一次试跳的情形如何?

【Olga】我曾经教他的舞伴Masha,有一天他来教室我们试了一下,在第一时间,我就确定那就是他了,我要跟他一起跳!

【Vladimir】我记得我们跳了一点森巴,Olga跟我说她跟别的舞伴从来没有这么好的感觉,我也感觉很好。

【Olga】他的手还会发抖!

你们最喜欢对方哪里一点?

【Olga】我欣赏他知道如何妥善的对待我﹙笑声﹚。我有时候会很情绪化,而Vladimir总是能让我冷静下来。他是个大好人。

【Vladimir】嗯……

这么难开口吗?﹙笑声﹚

【Olga】我要把耳朵捂起来了!﹙笑声﹚

【Vladimir】这么说好了,首先,她是个真诚的人,我是说真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她会情绪化,很敏感,而且很在意所有的事情。譬如说这次来黑池,她对每一件事,每一个小错误都很紧张,很情绪化。这我也能理解,因为这场比赛不论是对她或是对我们两个都真的极为重要。或许对任何选手都是最重要的比赛,所以我能理解,每天每一件小事都是关键。

你们觉得舞蹈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Olga】感觉……

【Vladimir】对我来说,舞蹈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了解彼此。再来就是要很努力。如果想有好成绩就必须知道,除非努力以赴,否则会一事无成。

【Olga】我俩在舞蹈上是真的很尊重对方,而且能享受跟对方共舞。我俩在舞伴关系上的感觉对我很重要。我还很爱在跳舞的时候,跟观众有互动还能感动他们,带动他们的情绪。在任何比赛里,能感到跟所有在场的人有所连结,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随时都会注意那些对我们微笑的人。

【Vladimir】没错,把感情放进舞蹈的表现很重要。当你知道人家有反应的时候,你会觉得振奋,你会想要为他们做更多。

你们的舞蹈里有运动方面的因素吗?

【Olga】当然,练舞和比赛都有运动方面的因素。

【Vladimir】单就选手之间的比赛就有运动界的概念。他们表现出学到了什么,他们表现出能够做到哪里些,而且被评审。

对你们来说,竞赛舞蹈的哪里一种因素比较重要︰运动还是艺术?

【Olga】我觉得是艺术……但是没有用运动的规范来对待舞蹈也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不做运动员所做的事,也无法产生这种艺术。艺术的成分也会有缺失,不会这么好。

【Vladimir】那是混合的,不过运动的因素在舞蹈中是很强的。如果拿跑百米作例子︰他或她需要把身体的强度转化成能量来表现,我们也一样,只不过是发生在舞池里而不是发生在百米跑道上。要赢得胜利,你必须运用你的强度,能量,你必须尽力,还要持久。

是的,但是要宣布百米的优胜者很容易,你可以看谁先到,或是用摄影机看结果。在舞蹈比赛里就没那么简单。那会非常主观,裁判可能喜欢某一对选手而观众喜欢别人。

【Olga】这很复杂。

【Vladimir】你比赛的时候是跳给观众看,人们来看比赛就像去看芭蕾,是为了娱乐,所以我们进入舞池,这是我们的场景,让观众看我们表现。在那里裁判是次要的。虽然我们被评审,被拿来跟别的选手作比较,但是这对我们来说也许没有那么重要。

所以,剧院比运动场更重要?

【Vladimir】嗯,要这么说,是剧院盖在运动场上面!﹙笑声﹚

你们私下也是一对吗?

【Olga】是的。

你们如何处理你们的私生活和舞蹈?你们能把私生活分开吗?

【Vladimir】我们可以的!﹙笑声﹚

【Olga】我们在一起还不久,只有半年,处理的还不错﹙笑声﹚。还没有重大的争执,状况,或练舞时僵持不下的问题。所以,我们目前处理的还不错!也许是我们很幸运。如果练舞时比较紧绷,我们也能搁下它不带回家。我想我是个很有耐心而且顺别人心意的人!﹙笑声﹚

好吧,你知道我会问这个问题︰你们不喜欢舞伴哪里一点?

【Olga】在私生活里我找不到任何缺点,但是,练舞的时候我希望他能多听听我的意见。我希望他能多顾到我的需求。有时候我把一件事跟他说了很多次,但是除非我大吼大叫,他都把它当耳边风!﹙笑声﹚当然,我知道他不见得是故意的,他在练舞的时候非常专心,不太会注意别的事情,也许根本没听到我说什么。不过,我是那种认为舞伴关系很重要的舞者,我很重视舞伴如何对待我,感觉一定要很好。我知道有些女生什么事都能自己来,舞伴关系对她们就没那么重要。

【Vladimir】嗯,我要说的并不全然是她的缺点,只是她的正常情况。她很情绪化,她对所有的事情都会有强烈的情绪反应,有时候这很难忍受!重点是你要如何面对它。

【Olga】我必须承认,在那种时候他真的很懂得要怎么对付我。但是,一年以后你再来问这个问题看看!﹙笑声﹚

【Vladimir】没错,我很怀疑那时候我们会怎么说!

【Olga】我们会变成︰我讨厌他这一点,还有这一点,还有这一点!

【Vladimir】我们会准备好一张窗体︰这些是加分,这些是扣分。

谁帮你们排舞序?

【Vladimir】这方面Zhenya Ryupin在帮我们。

【Olga】刚开始我们自己排舞序,后来就接受Zhenya的建议作改进。

【Vladimir】这是个过程,我们一直在改变我们所不喜欢的,或是觉得不太好的一些因素,试著不断变得更好。

【Olga】经过这次黑池的比赛,我们更清楚需要改变很多东西,或是要用不同的方式来做它。

你们得了业余新星拉丁冠军还这么说,让人有些意外!

【Olga】不错,我们想在下一次更进步!

【Vladimir】我们还见过别的老师……Barbara McCall和Tone Nvhagen,他们也给了我们一些意见。

你们的老师是各有专长,或是你们喜欢全方位的?

【Olga】遇到新的老师,我们通常会先请他们说说对我们舞蹈的看法。经过不到一小时的谈话﹙笑声﹚就会针对特定的舞科探讨。有些情况下,老师已经看过我们比赛,就能直接告诉我们他或她最不喜欢哪里一种,然后直接对那个舞科下手,譬如说,有一位就是针对我们斗牛舞的舞序。其它人在别的方面出力,不一定专注在某一项,而是全面的看,我们期待他们指出我们的舞蹈还欠缺些什么。

【Vladimir】我们想要不断进步,也想要他们在这方面有所贡献来帮助我们。

你们的主教练Zhenva会向你们推荐别的老师,还是你们自己作决定?

【Olga】两者都有。

你们会参加哪里些比赛?

【Olga】到处都去!自从我们一起跳,我们尽可能去所有的地方,参加每一场大型国际比赛。过去我们大多只参加在俄罗斯或乌克兰的所谓的本地比赛,但是我们搭挡以后想要参加英国大赛,荷兰公开赛,国际杯等等……

那么,你们去参加这些比赛的时候会顺便观光吗?对你们来说,也算是渡假吗?

【Olga】不会,那只是参赛。我们去那儿心里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比赛。好吧,我们也会买些东西﹙笑声﹚。嗯,也许当我们有多几天假期的时候,在赛后会花一两天去看看某些地方。能够这样放松一下也是不错的。

你们跳过摩登吗?

【Olga】我们都跳过,不过不是一起。

【Vladimir】我摩登一直跳到十四、五岁左右,然后就不跳了。原因之一是我去的教室比较擅长拉丁,重点也放在拉丁。我必须说,我也比较喜欢拉丁,我觉得它比较符合我的个性。拉丁比较贴近我的心灵,它的音乐,它的动作,我真的很喜欢古巴的韵律。我也喜欢观赏高质量,顶尖的摩登舞,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跳拉丁。

【Olga】我一直都很清楚,如果要我选,我一定选拉丁。对我来说,跳拉丁永远比跳摩登更有趣,更刺激。我也觉得拉丁比较符合我的个性,它充满了热情和能量。我觉得跳拉丁比跳摩登更能表现自己。

这次在黑池,你们最喜欢,或最不喜欢哪里一首舞?

【Olga】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跳伦巴的感觉不太好,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在黑池,我跳伦巴的感觉很好。

【Vladimir】其实每首舞我都喜欢,不过我最爱的还是斗牛舞。我喜欢它的音乐,尤其是大乐团的演奏,你能听清楚所有的音调和节拍。跳舞时有大乐团的演奏真棒。

【Olga】没错,虽然有时候对我们来说有些奇怪而且不习惯,但我们还是会有惊喜的感受……

【Vladimir】不但听起来很棒,你也能跟他们同步,感觉象是你跟乐团成为一体……你能感觉到所有的乐器,觉得你的舞蹈在一场大型表演里也有所贡献。

【Olga】我们很开心一切都很圆满。

你们喜欢黑池的音乐吗?

【Olga】是的,我们很喜欢。

【Vladimir】我知道很多选手都喜欢比赛时有现场演奏,它给了你一些额外的东西,它也是一种不同的声音。因为这一点,我通常希望有较多的经典舞曲,因为这正是大乐团会做的。然而,有时候我也想改听一些新潮的音乐。

【Olga】是啊,有时候你会想跟著流行音乐或迪斯科跳舞!

【Vladimir】有许多比赛也会用流行音乐。如果适合,我们也喜欢。

谢谢你们,祝你们幸运。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