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2018黑池壮年组摩登舞冠军

Slawomir Lukawczyk & Janine Desai

翻译:李迪新 / 摘译自 dancesportinfo.net (28, Sep. 2018)


◎2018黑池壮年组摩登舞冠军。

(后来当他们到Bournwmouth参加UK Closed比赛时我们才与他们进行了访谈。)

恭喜你们得到黑池冠军! 希望你们明天也能得到UK Closed冠军。

〔Janine〕是的,我们一定会像往常一样尽全力的。

而且,你们无疑也希望在十一月得到British Closed冠军?

〔Slawek〕我们去年2017就得了这个头衔。所以,当然我们会尽力再次得到它。

我们一直以问你们的跳舞历史开始,我们几年前跟 Slawek谈过,那是当他和他的妻子Edna2010年在黑池得到壮年摩登冠军。后来发生了什么?

〔Slawek〕我们的儿子出生后Edna就不跳了。我休息一阵子后换了舞伴跳了一年,然后我开始跟 Janine一起跳。现在我们已经一起跳了十八个月。

〔Janine〕我们是2016年十一月开始的。

〔Slawek〕我们的第一场比赛是在2017年二月。

那么Janine的经历呢?

〔Janine〕我要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讲一个很长的故事…跳舞一向是唯一我喜欢的运动。我在二十岁出头时跳过三年拉丁,我在儿童时期从来没有跳过摩登或拉丁,不过我有跳其它舞的经验。

所以你二十多岁才开始跳舞?

〔Janine〕是的,那时我在德国念书,后来我到英国念大学就停跳了。

那么,你来自何处?

〔Janine〕德国的Duisburg - 我称它是德国的Sheffield。

你在那儿学什么?

〔Janine〕我先在德国学企业管理,后来转到曼彻斯特的企管学校,我在那儿拿到我的企管硕士和博士学位。我在那儿遇见了我的丈夫,我们搬到了伦敦,我专注在我的事业上一阵子,当我想要再跳舞时年纪已经三十好几了 – 不过现在可能是穿长裙而不是短裙(笑声)。我四处寻找了一下,发现Ernie Chatt领导的Moonglow教室就在不远处。我先跳了一些社交舞,但是花了不少时间去找一个比赛舞伴。好笑的是,我跟前舞伴Dan Baxter试跳了好几次,他却还是不能确定是否要给我一个机会! 后来,就在我们同意要进行的那一个星期,我发现我怀孕了。Dan的反应真美妙!! 我们仍然笑著谈它,于是在第一年我就在舞池边晃荡,不过我们有了高度的意念而且我觉得很享受。Dan跟我继续一起跳了五年,在我生产后几个月就得了第一个全国冠军,接著又得过两次。我第二个舞伴是Chindu,他来自Bournemouth,我们也得过全国壮年摩登冠军。后来我跟Phil跳,我们第一次进了英国公开赛的决赛。我们一起跳了三年,然后Phil要改变方向,于是我又开始找新舞伴。我想到了在比赛场上认识的 Slawek,虽然住在不同国家,我们还是同意试一试并且让它成功。这一直是一项挑战。

跳舞和企管,哪里一样让你更满意?

〔Janine〕这很难说,因为我觉得生活中有三个很重要的因素。第一个当然是我的家庭,我有两个小孩,我的女儿三岁而我的儿子十岁。每一次看着他我就很清楚的知道我已经跳了多久的舞了(笑声)。他们自然对我很重要,我的家人给了我很多快乐,也是我的稳定力量。然而,我的职业活动和跳舞也是我生活的重心,三者加在一起造成了现在的我。

你的职业是什么?

〔Janine〕我以前曾经为许多大企业工作,现在我开了我自己的顾问公司以个人的热忱提供人力资源和组织发展的管理训练。工作的弹性有助于我对家庭和跳舞的承诺。我真的发现自己能把跳舞得到的经验用在跟企业人士一起工作和提升个人的表现。我很惊讶说了多少次他们像小朋友在跳舞,或是他们会多仔细。

你如何能在不同的私生活上仍然安排那么多时间跳舞?

〔Janine〕你只能在一个很支持你的家庭的情况下做得到。我们两个都很幸运。

〔Slawek〕是的,我俩的家人都是我们的后盾。

〔Janine〕就以今天为例,我在这儿表示我丈夫在隔壁旅馆房间里照顾两个小孩(笑声)。他已经跟我一起去黑池参加大比赛很多很多次了(笑声)。他每次去黑池都觉得很累,不过,还好Bournemouth比较近一些。

你住在哪里里?

〔Janine〕我住在Hertfordshire,伦敦西北方,Watford附近。

对Slawek比较远一些。

〔Slawek〕是的,但是当我们去欧洲比赛,Janine的旅程就比较远。不过,我觉得我们在英国的比赛比较多。

〔Janine〕我们必须要决定代表哪里一个国家。我们决定了代表英国,这表示我们要支持国家赛,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们会在这里。

为什么跳舞对你们那么重要?

〔Slawek〕能让我保持好身材而且对我来说一直是个挑战。当然,它贴近我了的内心,一但你进了跳舞圈,而且爱它,你就会能跳多久就跳多久。你需要保持好身材,如果能继续跳舞,何必去做别的运动。

〔Janine〕那很难形容,但是当你有感觉时就会知道。当我在跳舞场中,我不会去想任何别的事。它是唯一能让我的脑筋完全放开所有其它事情的活动。能有一样东西让你偶而忘记整个世界在发生什么事也是一件好事情。

谈谈你们不喜欢舞伴哪里一点?

〔Janine〕没有,完全没有。我从来不会去别人身上找出他们的缺点。

算了吧,没有人是完美的。我们不是谈你们的工作,你做的训练…

〔Janine〕我训练是因为我用它做为引用我个人对生活和人们的态度,有许多是我们要努力的事。但是谈我们不喜欢的舞伴的缺点似乎不是增进舞伴关系的聪明做法。

好,有哪里些事 Slawek可以去努力变得更好?(笑声)

〔Janine〕目前我们在移动上下功夫,那是我们的大目标之一。它不是关于 Slawek或是我个人,而后关于提升我们的舞蹈。我不是想要改变他这个人,而是想要改进我们的表现。

你在尽力闪避回答。(笑声)

〔Janine〕这是我的方式! 我们有专注的主题,我们不去改变对方而是加强已有的。身为舞伴,彼此倾听是很重要的。当你在努力的热头上,你会对某件事很激情…但是接著你需要停下来再度倾听。

Slawek的优点是什么?

〔Janine〕很难用一个字来形容某个人…当然,我们搭挡是因为他是个很棒的舞者。我喜欢他的承诺,热忱,持续前进的动力。 Slawek对所有的事情都极其正面积极,他永远在找下一个可以改善的东西。这些是我首先想到的…他对舞伴关系的承诺非常重要。

Slawek,你的回答是什么?

〔Slawek〕Janine是完美的(笑声)。

拜托两位,饶了我吧!

〔Slawek〕她很坚强。当她设定一个目标,她会勇往直前。有时候我们对跳舞有不同的意见,象是技巧或认知,这些都可以理解。然而她一切都井然有序,她是德国人所以井然有序(笑声)。这真的很重要,因为她住在英国而我住在比利时,所以从逻辑上来说这一定要成功。

那么你们如何决定要参加什么比赛?

〔Slawek〕我们会谈论。

〔Janine〕那没问题因为我们都参与了讨论。我们会沟通。

谁定机票?

〔Slawek〕如果在欧洲比赛通常是我订,在英国的由 Janine订。

谁开车?

〔Janine〕在欧洲是 Slawek开,在这里是我开(笑声)。这很实际,因为在这里我有车而他在那边有车。

你们做哪里些娱乐?

〔Janine〕我们把跳舞当娱乐,我是说真的(笑声)。我的生活已经百分之百被占满了,我没有时间做任何别的事了。

你喜欢跟你丈夫一起做什么?

〔Janine〕很平常的事情。当你有年幼的孩子,有空就陪小孩。我们夫妻一起时,喜欢去看朋友,出去吃晚餐。我们偶而会出去渡周末纯粹为了放松一下。

Slawek你呢,你喜欢跟你妻子一起做什么?

〔Slawek〕我妻子Edna停止比赛以后已经成为一个裁判,所以她仍然会在比赛场中。我们的儿子出生后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就比较少了,不过我们还是会找时间练舞,所以她实际上并没有离开跳舞。我跟 Janine练舞之后也会跟Edna练一下舞,因为她的脚有点问题所以不能跳快四步,但是我们可以练其它的舞。当然,我们的儿子占了我们很多时间,我们也要替他找一些活动。因为我经常不在,他的教养都是她在负责。

你希望他跳舞吗?

〔Slawek〕我很想看他跳舞但是他才五岁。我们不会催他,他会跟我们一起去教室,我们练舞时他也在,有时候我在练快四步之前暖身他也会跟著我跑,但是那不是真的在跳舞。他喜欢游泳还打一点网球。

你的小孩呢,Janine?

〔Janine〕我儿子跳一点社交舞。我家附近没有竞赛舞的教室。他喜欢去跳舞但是更喜欢足球,他爱他的足球和板球,他也很爱音乐,我们支持他去尝试各种不同的活动。跳舞是我的最爱,但是我不确定他是否已经找到他的最爱。至于我的女儿,我已经看到可能要跳舞。只要音乐一响起她就立刻兴奋起来,她的身体也马上就动起来,我能看出她要跳拉丁,我在她这年纪就像她一样。但是她才三岁 – 所以还难说(笑声)。

你们比较喜欢比赛还是表演?

〔Janine〕对于壮年选手来说,现实是,很可惜的,表演或示范的机会很少。我参与过的让我很享受,因为观众通常会制造出热烈的气氛。比赛就不太一样,有些比赛没什么气氛,也有些比赛很热烈因为观众支持你。

竞争性重要吗?

〔Janine〕是的,我们都享受竞争性因为我们都相当有竞争性。终归就是它在推你前进。

所以裁判眼中的胜利比大众的投票更重要?

〔Janine〕我在很多情况下也这样问自己…

〔Slawek〕有时候大众是跟随著裁判因为他们信任裁判。在比赛场中的观众其实都知道很多而且有专业知识。

〔Janine〕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美感是很主观的,甚至评审团中的裁判也会有很不同的观点。我很重视一个资深评审团给我们好成绩,我也很爱观众欣赏你努力表现的感觉。当大家在你比赛完过来告诉你他们有多欣赏你的表现,那种感觉真的太棒了。

你们俩身材都很好,很修长。你们有特别节食还是天生的?

〔Janine〕两者都有一些(笑声)。

〔Slawek〕有一部分是因为基因,到了某个年纪你就要更小心的照顾自己了。

〔Janine〕我们的活动量很大,很少有机会坐很久。

〔Slawek〕我们没有节食。我们喜欢吃,喜欢蛋糕,喜欢冰淇淋。

〔Janine〕我俩都有些过动的倾向,我妈妈就像这样,我也是。

大比赛前有做特别的准备吗?

〔Slawek〕祷告(笑声)。

〔Janine〕我以前喜欢吃意大利面和牛排。我认为有道理。

你们有很多老师,教练吗?

〔Janine〕如果你跳舞跟我们跳的一样久,你一定会有很多老师在你不同的发展阶段做了很大的贡献。得到英国公开赛冠军的一刻就会涌现所有的回忆,我衷心的感恩能有机会受到业界名师们的教导和启发。Slawek曾经跟Marcus & Karen Hilton上过很多年课,而我当时大多是跟Chris & Jo Bolton-Hawkins上课,所以我们一直尽可能常常见他们。

〔Slawek〕我们还参加过一次Mirco Gozzoli的训练营,让我们能跟许多不同的老师上课,否则我们没有机会见到他们。

〔Janine〕那很有意思,在同一个舞池跟顶尖的业余和职业选手一起受训。不幸的是,这类训练营大多安排在周末,让壮年选手很难安排时间。那一次举办在一个有空档的假日周末是一次例外。

所以你们跟很多老师上过课?

〔Janine〕很不幸,我们的时间受到限制而且老师们的时间也配合不上。我们每隔一周的周六下午才会一起在伦敦,否则我们很希望只要有机会就多学一点东西。

〔Slawek〕那也无妨,你总会得到有趣的信息让你重新思考你做事的方法。

你们每天都用计算机吗?

〔Janine〕我完全不玩计算机游戏。我只用在工作,电邮和网络上,很少用社交媒体。我用脸书和朋友联系,也在职场上用LinkedIn联系。

那么YouTube呢?

〔Janine〕如果我想要修理东西会看YouTube(笑声)。好吧,我们有时候会看跳舞的录像。

你们会上哪里些跳舞网站?

〔Slawek〕Dancesportinfo!

〔Janine〕你会上 Dancesportinfo去查国际赛的成绩,上WDSF网站去查时间表,还有上DPA网站去登记一些比赛和查国家排名。

我们应该在 Dancesportinfo做哪里些改进?

〔Slawek〕加更多录像。会更有趣。

〔Janine〕Chindu在Dancesportinfo上回应了我登的广告。所以任何能鼓励人们定期去查看这类讯息很有帮助。

你们在跳舞界之外有很多朋友吗?我不是说脸书上的朋友,是真的人。

〔Janine〕我脸书上的朋友都是我认识的真人。我的朋友数比大多数的人都少(笑声)。

〔Slawek〕我的朋友大多是舞者。我跳舞已经跳了很久,所以我认识的人大多是在跳舞上遇到的,而且持续见面许多年了。我妻子也在跳舞,我们也会用脸书保持联系。

〔Janine〕我有一位好朋友也是舞者,但我们不是跳舞认识的,我们在一个完全不同的场合遇到但是我俩都爱跳舞,所以我们的友谊很稳固。然而,我的朋友大多不在跳舞界,他们知道我跳舞,也很支持,但是很少会来看比赛。我们在一起时很少谈跳舞,我们有不同的话题。

你们觉得能做什么让跳舞更普及?

〔Janine〕我想Strictly Come Dancing已经增强了跳舞的形象,让它变得时髦甚至成为主流。尤其在英国,它是非常受欢迎的节目。

〔Slawek〕是的,不过它也让在那里成为明星的舞者比真正的冠军还出名…而且让看了节目的人有了错误的想法,以为只要跳几个星期就能成为很棒的舞者。

〔Janine〕是的,确实如此,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有很多小朋友对跳舞有了不同的看法。记得我刚来这个国家时,摩登舞有非常老派的名声,所以它至少找回了人们的兴趣。我觉得整个新世代因为这个电视节目都跟跳舞连结上了。这应该值得喝采。

我们如何能让人们觉得跳舞比赛更有趣?

〔Janine〕在本地的层次我相信赛程和时间可以紧缩一些再用广告知会大众。在德国的本地社区就有较多的参与,因为他们的做法容许人们带咖啡和甜点进来短时间看一些比赛。在职业层次,有个问题是,如果当天有人能夺得冠军,比赛才真的会有高潮…如果职业组没有谁会夺得冠军的惊奇感就会没趣了。

所以主要的问题是可预测性?

〔Janine〕可预测性只是一部分。比赛彰显出摩登舞的艺术多于运动…在职业比赛里,当场中不太有成绩的压力时,你必须对跳舞的美感有深刻的欣赏。对我来说它是一项艺术的呈现。

很有趣的观察。谢谢你们的时间。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