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UK 2019业余新星组摩登舞冠军

Andrew Yefremchenkov & Anastasia Siabro (乌克兰)

翻译:李迪新 / 摘译自 dancesportinfo.net (16. Feb. 2019)


欢迎今天的业余新星冠军,但是明天,一定是,业余冠军?

〔Anastasia〕非常谢谢你! 当然(笑声)。我们是否能藉此机会来表达对我们在世界上最好的团队Team MAXIMUM高度的谢意。我们很感谢Maxim Bulanyy,Katusha Spasitel & Stas Portanenko,Nataliya Kolyada他们无价的激励,支持和信任! 在这华丽的舞场为你们跳舞而且感觉到你们热烈的支持至感愉快! 还要多谢我们所有的老师和教练们对我国选手的贡献!

我们想要知道你们更多。你们如何开始跳舞的?

〔Anastasia〕我相当晚才开始跳摩登舞。 我那时十五岁,我的第一场比赛是在少年组。然后我很快就转到了青年组。

在那之前你有跳过任何的舞吗?

〔Anastasia〕我以前学过芭蕾。在某一刻我决定要改变我的人生而选上了摩登舞。

Andrew是你的第一个舞伴吗?

〔Anastasia〕不,是第五个(笑声)。

你在哪里里开始的,谁又是你的第一个舞伴?

〔Anastasia〕在乌克兰的基辅。我在那里出生的。我的第一个舞伴是Taras,然而一起跳了三年后他为了学业不跳了,那是他想做的事。 我们曾经摩登和拉丁两种都跳。

Andrew,你呢?

〔Andrew〕我七岁开始跳舞,在乌克兰的Odessa,我的出生地。当我长大到十八岁,我决定搬去德国,我觉得那里有比较好的未来。我找到一个舞伴就在那里跳了两年。但是两年后我越来越觉得我应该在乌克兰,所以我搬回了乌克兰,现在我们都住在基辅。

你们俩如何遇见的?

〔Anastasia〕我们在同一个团队,Team MAXIMUM。

但是他在德国啊?

〔Anastasia〕不,不,他回到乌克兰了,但是在跟另一个舞伴跳,然后我们才遇到。我俩都跟舞伴分了手,也都在找新舞伴,我们的老师建议我们彼此试试…

〔Andrew〕是的,而当我们的老师看到我们跳时说,哇呜!(笑声)。

你们以前彼此认识吗?

〔Andrew〕只有一点点认识。我们在练舞时见过对方。

你们如何资助跳舞?

〔Anastasia〕当然我们父母帮很多,但是我们也要想办法赚钱。

他们有没有跟你们一起来看比赛?

〔Anastasia〕没有。他们在家里支持我们。我们为了家人要特别感谢你们,即使他们在远处,我们都能感受到他们的支持!

他们有看DSI-TV的直播吗?

〔Anastasia〕 没有,他们会太紧张(笑声)。他们会坐着等我们的电话。

你父母亲跟跳舞或芭蕾有接触吗? 你说你是跳芭蕾开始的。

〔Anastasia〕 没有,芭蕾只是带大小女生的好活动。我父母亲在我六岁时帮我报了名参加。

Andrew,你呢?

〔Andrew〕我有一个现年二十四岁的哥哥,他比我先开始跳舞。我的学校开办了跳舞课,我很喜欢就跟我父母亲说我要参加,我非常喜欢。我父母亲跟跳舞完全无关。

〔Anastasia〕 他们只是好父母,他们支持他想做的事(笑声)。

你喜欢或注意到她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Andrew〕我会说三点,她很聪明,努力,还有…

〔Anastasia〕…我在等(笑声)。

〔Andrew〕她有一颗很好的心。

这些是你注意到她的第一件事?

〔Andrew〕是的,这些是我的第一印象。也许不是努力,因为不可能第一次练舞就注意到,但是我注意到她很聪明,而且她有一颗很好的心。我能感受到这些。神奇的魔力(笑声)。

〔Anastasia〕我们只彼此认识一点点,当老师建议我们试跳,我想,好吧,让我们一起试几步。于是我们试了几步,我立刻就觉得很好,而且我对自己说,这是我要的舞伴。 这是我的第一印象。 他的动能,他保持位置和移动的方式,都让我觉得很舒服。

开始时有任何问题吗?

〔Anastasia〕我想他花了一些时间才放得开。他很静默。

所以 Andrew,你怕她吗? 她的个性很强!

〔Andrew〕也许吧(笑声)。但是说真的,我们不曾有任何问题,一切都觉得很好。

所以一切都完美?

〔Andrew〕对我来说,也许她有一点太和善了…我需要一个舞伴能挑战我,但是她已经学到了(笑声)。

你们认为有多位教练比较好,还是只有一位?

〔Andrew〕我认为有一位信得过的教练比较好。

〔Anastasia〕一位主教练,然后加上不同的老师去接受各方面更多的讯息,和不同的观点。这样能帮你创造出新东西,你自己的风格。我们有各方面的老师照顾

我们的舞蹈,体态,身体,和伸展。

你们多常去健身房?

〔Anastasia〕比赛前我一星期去三次。

〔Andrew〕我不会去。我不认为那对摩登舞者有帮助,增加肌肉量无助于你的框架。

你们喜欢吃什么?

〔Andrew〕速食(笑声)。

真的?

〔Andrew〕不,其实不是。但是在比赛后,可以吃一次,当作庆祝(笑声)。

〔Anastasia〕我需要吃健康食物来保持身材。我喜欢意大利料理。

你们上一次假期去了哪里里?

〔Anastasia〕在夏天,我跟一个朋友去了土耳其,只为阳光,沙滩,和放松。没有跳舞。

〔Andrew〕我上一次假期在Odessa,跟一位队友在一起。我的家人住在那里,所以我也顺便去拜访看他们。但是我去Odessa不是只待在父母身边,Odessa是个海边的城镇,气氛非常好,我喜欢跟朋友们在那里渡过很多时间。

你们在跳舞之外还做什么?

〔Anastasia〕去年我得了基辅 Taras Shevchenko国立大学的国际关系硕士学位,现在我在那里继续念研究生。

〔Andrew〕我在基辅国立大学念体育和乌克兰运动。

你们有看You-Tube的跳舞视频吗?

〔Anastasia〕是的。

你们喜欢在事后看自己的跳舞视频吗?

〔Andrew〕昨天比赛后我们在DSI-TV看了自己。

〔Anastasia〕我们想从第一回合检查自己看看有没有犯错(笑声)。我们从来不觉得自己很棒。

〔Andrew〕看到我们跳舞,我从来不喜欢我自己。

你喜欢她吗?

〔Andrew〕我不看她,只看我,而且想找出缺点下次改进。她有她的责任,而我要尽我的责任。有时候我认为我做得不错,然而当我一次又一次的看同一个步子,我找出了问题在哪里里。

你很幸运裁判并不同意(笑声)。

〔Anastasia〕我们一直想做得更好,尽力做到最好,但我们总是觉得应该能做更多。

即使你们昨天赢了?

〔Anastasia〕是的,昨天也是。

那么你们明天公开赛的计画是什么? 要赢?

〔Andrew〕不。我们想要进半决赛。

好,祝你们幸运! 你们昨天觉得最好的一刻是什么?

〔Anastasia〕对我来说,是走下阶梯展现的时候。好像在做梦。

〔Andrew〕对我来说,是当我们在台上鞠躬,大家都在看着我们鼓掌…

〔Anastasia〕是的…难以置信。

你们一般来英国几次?

〔Anastasia〕一年三次,参加国际杯,UK Open,和黑池。

你们有赞助者提供你们服装,舞衣,舞鞋吗?

〔Andrew〕没有,不幸还没有。

谁制作你们的服装?

〔Anastasia〕在基辅的Kataerina Company (Ekaterina Sviridova)制作我的舞衣。她也是设计者。

〔Andrew〕我在基辅也有一位裁缝制作我的燕尾服。

你们穿什么舞鞋?

〔Anastasia〕International舞鞋。

你们在未来两年有什么计画?

〔Andrew〕今年我们必须在所有的大比赛里进半决赛,接下来的一年,进决赛。

〔Anastasia〕我完全同意!

你们在黑池也会比新星组吗?

〔Andrew〕 是的,而且我们当然想要夺冠。你只有一次生命,所以你必须活得尽可能最好!

你们能用几个字形容每一种舞吗? 它带给你们任何特别的感觉吗?

〔Andrew〕华尔滋 – 爱情。

〔Anastasia〕生活中值得记忆的某些事,快乐的感觉,这是我的描述。探戈是热情。

〔Andrew〕对我来说,探戈是争斗,一场战役。

狐步呢?

〔Anastasia〕很难用一个字形容,对我来说,是嘻戏的。

〔Andrew〕我同意。

维也纳华尔滋呢?

〔Andrew〕啊,我不喜欢这首舞。每次比赛跳到它,我的肌肉就紧绷,很累。很难再转换到弧步和快四步。

你们比较喜欢把基本步跳到完美,还是喜欢有一些更复杂有趣的舞序?

〔Andrew〕我喜欢能跳一些不同的步子。当然,没有好的基本功也做不到。

〔Anastasia〕我们一直从基本功开始练,我觉得你能从其中创造出一些有趣的和更复杂的…

快四步呢?

〔Anastasia〕你需要有能量。发疯的舞。

你们会形容自己是内向的人还是外向的人?

〔Andrew〕当我和朋友们在一起绝对是外向的。我喜欢有同伴,我喜欢和大家在一起,找乐趣。但是当我在家里,我会享受自己独处的机会。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