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UK 2019职业新星组拉丁舞冠军

Aleksandr Altukhov & Cheyenne Murillo (美国)

翻译:李迪新 / 摘译自 dancesportinfo.net (16. Apr. 2019)


我很高兴见到了不起的职业新星拉丁冠军。希望你们昨夜很享受。

〔Alexandr〕非常享受。

〔Cheyenne〕是的!

〔Alexandr〕比赛很棒,我们夺冠就象是蛋糕上的樱桃。

告诉我你们怎么开始跳舞的?

〔Cheyenne〕其实我开始跳的是别种舞,不是摩登或拉丁。我开始跳的是爵士和芭蕾还有现代舞,一直到我十六七岁才转到拉丁。

你在哪里里开始的?

〔Cheyenne〕在美国的犹他。我三岁时开始的。

三岁?

〔Cheyenne〕是的。其实是在我父母亲开的教室,所以…

〔Alexandr〕那是美国顶尖的芭蕾、爵士和现代舞教室之一。他们的教室有数千名小朋友在跳各种不同的舞,从芭蕾,爵士开始,还有你能想到的各种舞。大多数美国的舞者都来自这个教室,象是Derek Hough、Julianne Hough都是。

三岁开始跳舞不太容易吧?

〔Cheyenne〕确实不容易。我的侄女两岁就开始了!她现在已经参加了一个团队,还在比赛,而她才四岁(笑声)。

〔Alexandr〕能越早开始越好。

〔Cheyenne〕他们也很喜欢。

〔Alexandr〕我来自乌克兰的Donetsk,我十六岁在那里开始跳舞。我和家人朋友参加暑期营时,我看上了一个在跳舞的女孩,而我根本不会跳舞。她要我陪她一起去上两堂课,因为她的舞伴刚刚放弃,不想再跳了。所以,我就是这样开始跳舞的…因为我看上了一个女孩(笑声)。她很可爱,我开始以后就认为这对我来说很好,能每天见到她。我游历世界各地,喜欢每一样东西,每半年我就会换舞伴因为她们跟不上我。

因为你会看上每一个跟你跳舞的女孩?(笑声)

〔Alexandr〕不,不!我是很热情,很有竞争力的人,我爱练舞,我爱待在教室里,我爱那一切。我觉得我天生就很有竞争性,我学习这一行里所有的东西。

你们俩都只跳拉丁吗?

〔Alexandr〕不,我两种都跳,一直到我十六岁。

〔Cheyenne〕我以前试过摩登…但是只持续了一个月,它绝对跟我不合。

〔Alexandr〕当我搬到美国时她开始跳拉丁。她那时是我的学生,我的师生组舞伴。我当时的舞伴在参加“与巨星共舞”,犹他离洛杉矶只要飞一小时,所以他们要我去教室几次,这样我就能见到我的舞伴。我每三天这样做了十个星期。

你们怎么成为师生组舞伴的?

〔Alexandr〕我还记得她跟我一起上的最早一堂课,她有要赢的动力。因为那时教室里没有男孩适合她,我们决定在帮她找男孩的时候到师生组试六个月。但是那段时间没有男孩符合那个年纪,也没有为她够付出的人。所以我们开始比师生组,还得了两次世界杯冠军,三次国内冠军。然后,我们帮她找到一个从乌克兰搬来的男孩,他们开始一起比青年组,是美国第二名。不幸他有签证问题不能留在美国,因为他太年轻,签证被否决了。那时我跟我的舞伴Natalia在一起跳,也相当成功,我们在国际杯和UK Open都进了决赛。后来她决定要从跳舞圈休息一阵子。我们当时的老师Shirley Ballas和Barbara McColl建议我跟 Cheyenne试一试,她的年龄和身高配我都很完美…

〔Cheyenne〕这件事让我太高兴了。

〔Alexandr〕你知道,从青年组和师生组直接转到职业组是很吓人的。她真的没有经验,但是我们决心要试一下。我们从新星组开始,在第一次的UK Open得了第七名,那是我们第一次在国外比赛。

〔Cheyenne〕那是五年前的事。

〔Alexandr〕是的,那时我们不会有任何损失,她没有先前的成绩可以比较。她有外表,她有动力,她已经习惯每天练舞。我们每天上师生课,她还自己练习三四个小时。她要学习、学习、学习。她渴望学习、成长,变得更好。

你喜欢他哪里一点?

〔Cheyenne〕他很有竞争性。他知道每一个人的成绩,但是我都不清楚。你可以问他,他全都知道,甚至摩登选手。

〔Alexandr〕我研究所有的评分,我只是很好奇,对业界所有的事都很有兴趣。我追踪dancesportinfo,一天查好几次,看看发生哪里些事(笑声)。真的,我查WDC和WDSF的成绩,任何事…

你不喜欢他哪里一点?

〔Cheyenne〕因为他曾经是我的老师又是师生组的舞伴,很难从师生关系转变到舞伴关系。他还是想要教我,他还是很难平等的对待我(笑声)。

你们最喜欢跳舞的哪里一点?

〔Cheyenne〕比赛…

〔Alexandr〕是的, 比赛。你知道,旅行全世界,能听美好的音乐,能看不同的地方…

〔Cheyenne〕受到舞者们的启发。

〔Alexandr〕我也喜欢练舞的部分,能跟强大的舞者们一起练舞,推进到更强,让自己更好,能够挑战自己。它是运动也是艺术,它是两方面的完美组合。如果你太偏重艺术就不太好,反过来也一样。要在两者之间找到平衡。

对你们来说,两者哪里一个更重要?

〔Alexandr〕我觉得昨晚我只想着音乐去跳舞。通常我会很有竞争力,想着运动这方面,坚持到最后一秒,绝不放弃。

〔Cheyenne〕昨晚我们只是在享乐。

〔Alexandr〕通常我们会跳完既定的舞序,而今早我们谈到昨晚一切都脱离了既定的舞序。

〔Cheyenne〕我们没有做出以前一直在做的。

〔Alexandr〕是的,通常我们会在几天前穿上鞋子去适应,但是这一次我们的赞助者从美国寄来的鞋子两天前才到。通常我们会在两三天前到达比赛场,但是这一次我们迟了,到最后一晚才到,因为我们的舞衣还没做好,要去伦敦拿。通常我们还会去买些食物准备一些点心…但是这次什么都没做。我们也没有一起暖身,只能分别做一下,因为当天早上她预约了做头发和化妆。我们通常在各回合之间会讨论有哪里一点要改进…但是这一次我们就随它去,跳就是了。在半决赛和决赛中我们只有享受。

所以,你们证明了保持自然真的能成功?

〔Cheyenne〕也许我们之前都做错了(笑声)。

〔Alexandr〕是的(笑声)。也许我们该从这次经验中学习。

你们私下也是一对吗?

〔Cheyenne〕是的,今年我们要结婚了。

〔Alexandr〕我们去年八月就订婚了。

恭喜! 在跳舞里很简单,他是领导者而她是追随者。在私生活里呢?

〔Cheyenne〕一样(笑声)。

〔Alexandr〕我在私生活里不太有条理。预约上课、旅行、订饭店…这些我都不行。但是她很行。她甚至会料理我整个星期的时间表。她发电邮给老师,订饭店、订票。我让她做所有这些,这是完美的平衡,我做不好这些,她却做得出奇的好。她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有条理的人。

〔Cheyenne〕但是一切决定都是他做的。

〔Alexandr〕我喜欢烹饪,我喜欢洗碗,我喜欢熨衣服,所有这些事。她都不喜欢。希望我能做所有的家事(笑声)而她会继续处理我们生活中家事以外的事。她会做管理,我会是个家庭主夫(笑声)。

你提到烹饪…你们喜欢吃什么?

〔Alexandr〕我们会试各种不同的食物。我们喜欢寿司,我们很喜欢墨西哥食物,我们也喜欢夏威夷食物。

〔Cheyenne〕我们还喜欢意大利食物。其实那是我最爱的,而且我们会在家里自己做,你知道的,意大利面,披萨…

〔Alexandr〕还有大蒜面包,她喜欢一切有大蒜的东西。其实,昨晚在半决赛之前我们有几小时的休息,我们就回到饭店去刷牙(笑声),我们不想在裁判面前跳舞时会让他们闻到意大利面和大蒜的味道!

〔Cheyenne〕我也喜欢吃辣,任何辣的东西。

〔Alexandr〕Tabasco辣椒酱是她的最爱。她会配洋芋片,意大利面。

那么你们一定会试一些印度食物。

〔Cheyenne〕我有试过,但是我们没有真正去吃它,因为我们住的地方没在卖。

Vindaloo咖哩肉非常辣,改天你们一些要试试。

〔Cheyenne〕一方面是它的味道很强烈,另一方面是它太辣让你尝不到别的味道!

〔Alexandr〕去年我们去莫斯科,她第一次尝到俄罗斯食物,她喜欢。

〔Cheyenne〕我就是爱吃,所有的东西(笑声)。

那么你们如何保持苗条的好身材?

〔Cheyenne〕老实说,我也不知道(笑声)。

〔Alexandr〕她一天吃好几餐,但都是少量。我猜想她的新陈代谢很好。我就需要注意自己吃什么。

你们会去健身房吗?

〔Alexandr〕是的,我们在犹他的家乡有一个私人教练,我们在大比赛之前会大量去健身房。我们会做特别的节食和特别的运动为比赛做准备。

我注意到 Alexandr在主导这次的对话,Cheyenne比较害羞。但是在舞池中我看不到这样。她真是个好演员。

〔Cheyenne〕是的(笑声)。

〔Alexandr〕当她第一次见到人就会这样,如果熟一点以后就比较放得开。她过去曾经参加过与巨星共舞,做过两年模特儿…

你们提到过有用dancesportinfo。我们该改进什么?

〔Alexandr〕你们绝对该有个instagram页面,在上面放进一些持续更新的讯息会很棒,我会很喜欢。

你们知道我们也在Twitter上吗?

〔Cheyenne〕是的,我们知道,但是我们不常用它。

〔Alexandr〕如果能在那儿看到instagram不断更新各种比赛就太棒了。

我们刊登这些会有问题。我们每周增加上千个活动,发送每一个活动的讯息不太合理,我们的信息会把大家淹没了…

〔Cheyenne〕是的,我了解。那很困难,或许只是一些大比赛讯息、新闻、访谈。

〔Alexandr〕有关这些的现场直播会很棒。

象是DSI-TV?

〔Cheyenne〕不,象是个缩小版。

〔Alexandr〕是的,美国有人开始做了。他们会在比赛前就来,在入口处会见选手们,问他们是否为比赛兴奋,在想什么…这类是情,我一直有在看。他们很随性,我想在欧洲这类活动都很正式,但是在美国他们比较不在意人们能看到什么。

〔Cheyenne〕是的,它看起来很不错。

〔Alexandr〕你知道,我跟老师们谈过,他们在一场大比赛之后在脸书上写评语,我建议他们在instagram上也要做,因为很多小朋友和年轻的一代多数都用instagram。如果没有instagram页面,他们不会知道。脸书还不够好,令人惊奇的是,我们的很多学生里有一半没有脸书。

他们有instagram吗? 我猜现在脸书被认为是老一辈在用了。

〔Alexandr〕我们订婚的时候,我们认识的人里有一半超过三十岁了都不知道它,因为他们只有脸书。

〔Cheyenne〕是的,我们有时候没有发布在脸书上,只是忘记了。我们发布在instagram上,所以有instagram的人都会知道。

你们觉得我们的网站该改变什么?

〔Cheyenne〕它很容易查找…

〔Alexandr〕一旦你知道如何用它就很容易。对我来说,有时候很难在比赛里找照片。这是困难的部份,当摄影师发布他的照片,象是一场活动的一千五百张照片,你要翻转十五页,还很难找到你自己的照片,如果它没有标注姓名…

〔Cheyenne〕有时候它们已经被标注了姓名。

〔Alexandr〕是的,但是当他们不认识那是谁,他们只是发布数百张无名的照片,那就很困难。

你们还会上哪里些别的舞蹈网站?

〔Alexandr〕很久以前我们曾经上danceplaza,但是近六年来我们只上dancesportinfo。

〔Cheyenne〕我只上dancesportinfo。我不用任何其它的。

〔Alexandr〕我们也上美国的dancebeat,多数为了写评语。我们喜欢在比赛以后看舞蹈新闻,因为不同的人会说出他们的意见,那很有趣。就这样了。

〔Cheyenne〕我想我们比较喜欢dancebeat的舞蹈新闻,英文版比较好。

你们显然每年都来参加英国三大赛。你们对黑池有什么计划?

〔Alexandr〕就像我之前说的,看视频检验哪里里好,哪里里不太好。我们也会研究比赛的对手,看看他们跟我们哪里里不同。当你在跳的时候看不见自己,只能事后看视频。其实我们昨晚回到房间从DSI-TV看了决赛和半决赛,比较哪里里有做好,哪里里做得不太好,因为我们在国际杯之后做了一些调整。我们在国际杯是第二名,所以我们做了一些调整,修改了舞序,加强了一些技巧,觉得昨天比在国际杯看起来强得多。我们星期五回到美国后会再做同样的事,我们会在星期天,星期一分析视频。我们在下星期五在欧洲有一场比赛,所以会一直忙到黑池,绝对不会有休息。也许在三月或四月小小的休息一下,但是之后到黑池之前我们还要参加几个训练营。然后我们要参加欧洲的Freedom to Dance接著再到黑池。

你们在经济上自给自足或是还有赞助者?

〔Alexandr〕我们是职业选手,从跳舞赚钱。不过我们也有赞助者,在美国有Aida赞助鞋子。他们是最好的赞助者之一,永远准备好帮忙,他们能在一天内弄到鞋子,真的是最棒,我们很喜欢。Vesa赞助舞衣,我们一直从Vesa得到最出色的舞衣。我们父母亲也帮了一点忙,但是我们自己很努力工作。我们一星期教15堂课,我们在比赛之间也教,我们工作量很大,为了能负担去参加这些比赛的费用。

你们做哪里些娱乐?

〔Cheyenne〕我们喜欢看电影…

〔Alexandr〕我们会去购物。有时候我们会去渡假…我在她预订的假期向她求婚了。预订假期都是她自己安排的,我觉得这是求婚的好机会。她并不知道,而且她讨厌惊喜。

〔Cheyenne〕我真的讨厌惊喜!

〔Alexandr〕她喜欢掌控一切。我跟她父亲讨论过这件事,他说如果她不是舞者,她可能会是律师或是FBI探员(笑声)!她要掌控一切。你知道,甚至在圣诞节,她家里有六个兄弟姊妹,而且都有小孩,所以我们在圣诞节有二十五个人,有三百多包礼物在圣诞树下。所有的礼物都是她买的,也都是她包的,她安排了一切,因为她要知道每一个人拿到了什么(笑声)。

〔Cheyenne〕那就象是强迫症(笑声)。

那么,后来订婚是个惊喜或不是?

〔Alexandr〕是个惊喜。

她喜欢吗?

〔Cheyenne〕那是个大惊喜,我喜欢。但那也是个震惊。你可以看见照片上我的表情。当他问我的时候,我看看他再看着相机,就有了这个奇怪的表情。

〔Alexandr〕我在海边订了私人的晚宴,很美。我不知道该如何进行,饭店经理建议我们靠近摄影师,她会帮忙出主意。摄影师就出了点子让我们在晚宴前先摄影三十分钟,而我们会跟 Cheyenne说这是整个交易的一部分,晚宴后半小时就是海边美丽的日落,她就帮在岩石上看着日落的 Cheyenne摄影,而我就乘机拿出戒指,单膝跪地等她转身,这些就会被捕捉到。于是我们一切都按计画进行。我当时不知道背后有一个三百人的广大人群都在鼓掌。Cheyenne惊喜极了(笑声)。

〔Cheyenne〕我惊呆了(笑声)。

〔Alexandr〕所以我成功了,因为她事先都不知道而且从未怀疑任何事。那完全是个惊喜。

你们期望在黑池有什么样的成绩?

〔Alexandr〕我们会专注在公开组别。我们会努力争取进四分之一决赛。在主要的组别里我们曾经进前48,所以我们会争取进四分之一决赛。有几对选手退休了,但是我们知道有些业余选手很快就会转过来,所以我们必须尽快到达那儿。明天会是艰苦的一天,但愿我们会跳得像昨天一样好。

你们计划也跳新星组吗?

〔Alexandr〕也许不会。我们已经做过了,我想,四次国际杯决赛在新星组,两次在黑池,现在又拿了冠军,我们准备好去公开组别了。

谢谢你们,希望黑池再见。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