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UK 2019职业新星组摩登舞冠军

Valeriu Ursache & Liana Bakhtiarova (美国)

翻译:李迪新 / 摘译自 dancesportinfo.net (09. May. 2019)


◎UK 2019职业新星组摩登舞冠军。

让我们开始访谈! 你们跳舞的时间不长,但是我能看到你们有很大的进步。

〔Liana〕谢谢你。

我看到你们去年在黑池是第十名。

〔Valeriu〕是的,我们在黑池的新星组进了半决赛,那其实是我们在英国的第一场比赛。

然后在国际杯进半决赛…在UK Open第一名! 我猜这一定是快乐的一刻。

〔Liana〕是的,我们非常高兴然,而我们我们并未预期到它。

你们有很长的跳舞经历,你们各自都有过很多舞伴?

〔Valeriu〕这是真的(笑声)。

…而且其中一位舞伴是这次比赛的第三名。

〔Liana〕是的,不错的调查(笑声)。我不想说我有过多少次试跳!

那么,你们是如何开始跳舞的?

〔Valeriu〕我十岁开始跳舞,已经被认为相当晚了。我来自Moldova,在Codreanca学跳舞。它可能是Moldova最大最有名的跳舞俱乐部。国家相当小,而这就是所有的跳舞活动进行的地方,我在那里一直跳到十六岁,在那六年中的学习我有相当好的成绩。后来我就搬到了乌克兰。

你只跳摩登,还是也跳别种舞?

〔Valeriu〕我比过两种舞也比过十项,没跳过任何别种舞。当我十六岁时,我换了舞伴还搬到了乌克兰。那时我只跳摩登,我们在那里得了国家锦标赛冠军。两年后我们分手了,我开始在欧洲找舞伴,后来又在美国找,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搬去了美国。当我十八岁时,我在那儿找到了一个舞伴,我们一起跳了两年,在青年组和21岁以下组比赛。后来我从跳舞圈休息了一年半,但是我体认到我太想念它,不得不回来(笑声)。我有一个从以色列来的舞伴,又有一个美国的,有过好多个(笑声)。在我二十三四岁的时候,透过朋友,我听说了 Liana也在找舞伴。

〔Liana〕我来自俄罗斯,在俄罗斯西边一个叫做Kaliningrad的城市。我五岁开始跳舞,因为Kaliningrad距离俄罗斯主要的地区很远,又很小,所以我大部分的跳舞生活都是在邻近的国家过的,象是波兰和立陶宛。从Kaliningrad去波兰或德国要比飞到莫斯科方便得多。所以那些年我都在那里,我主要的教练们都来自欧洲。我年纪还小的时候有一个搭了很久的舞伴,到了我十七岁时转到了摩登。我留在那儿一直到大学毕业,当时我真的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走。

你学的是什么?

〔Liana〕国际贸易。我觉得我父母亲不要我继续跳舞,他们宁可让我在某些国际公司做个上班族,但是跳舞一直是我的最爱,而在我不确定要做什么的时候…我在夏天来到美国,不是为跳舞,而是为了念大学,其实是夏季班。那是五年前,你知道,我以前在WDSF跳舞,当我搬到美国时我根本不知道WDC,我只知道世界的半边。所以我在洛杉矶念夏季班的时候开始探索想要找到更多有关WDC的资料,我了解到这可能比以前那边还好,我也了解到如果我认真要做,我必须从Kaliningrad搬出来。

最后,我留在洛杉矶,而Marek Klepadlo做了我第一个舞伴。Marek在几年前是新星组第三名,我很感激他,因为我留在美国要谢谢他,他告诉了我这里的一切事情。我搬去了纽约跟他一起跳,是Jonathan Wilkins把我们凑在一起的。我们在那儿待了一段时间,后来跟Marek回到洛杉矶,在业余组比赛。当我转到职业组时换了另一个舞伴,我也跟一个来自WDSF的男生试跳过,他从欧洲来了美国几个月,但是他终归不想留在那里,所以我们只参加过一场比赛,反正就是搭不成功。所以我又开始找舞伴,接著 Valeriu就出现了(笑声)。

好,你们怎么遇见的?

〔Valeriu〕其实,像我说过的,我从洛杉矶的一个朋友那里发现她的…

〔Liana〕他也有参加这次比赛(笑声)。

〔Valeriu〕是的!(笑声) 他跟我说她也在找舞伴而且她是个很好的舞者。

你们以前彼此认识吗?

〔Valeriu〕不。其实以前我们都不知道彼此。

〔Liana〕因为我在职业组而他还在业余组。我们的途径从未交叉过…

〔Valeriu〕我们彼此连络过后我飞去了洛杉矶,在那儿试跳。

〔Liana〕你那时住在波士顿?

〔Valeriu〕是的,我搬到美国就一直住在波士顿,在那儿五年。

好,让我弄清楚,你从波士顿飞过整个美国去洛杉矶去跟一个你不认识的女孩跳舞?

〔Valeriu〕只是为了试跳。不是已经做了决定(笑声)。

〔Liana〕我们的共同教练跟我说起一个我不认识的人,那并不是一个惊喜,因为我以为我认识所有在美国的舞者,却来了这个我没听过的人。好吧,如果他来洛杉矶,我们可以见面试跳一下,有何不可。那段时间我已经有过好多次试跳,我曾经飞去俄罗斯一次,也去过纽约…所以对我来说那是一段忙于试跳的时期,而他飞过来只是其中之一,我不会有任何损失。

结果如何?

〔Valeriu〕还不错。你知道,就像你跟一个从来没一起跳过的人试跳。但是整体来说还不错,本来还担心身高问题,我太高或她太矮,这方面马上就觉得很好,很轻。

〔Liana〕我想你有告诉我你立刻就能接受。

〔Valeriu〕是的,我想我有说能成功,因为我马上就计画搬去洛杉矶。

你为什么要离开波士顿,搬去洛杉矶?

〔Valeriu〕波士顿的跳舞圈不大,工作机会也不如洛杉矶好。所以我做了决定,就算跟 Liana搭不成还要另外找舞伴我也要搬过去。

〔Liana〕对我来说不太一样,因为一开始我还不太确定,因为我还有一些试跳。我跟我的教练们谈了很多,其中之一Charlotte Johansson就住在波士顿,也认识Valeriu,她说服我去跟他做第二次试跳,但是这一次我必须去波士顿让她能看看我们俩。于是我飞到波士顿有了第二次试跳。其实我真的觉得跟他一起跳很舒服,即使我们一开始看起来不是那么好。

所以这次比在洛杉矶更好?

〔Liana〕是的(笑声)。我觉得Charlotte在旁边看我们其实有帮上忙,调整一下位置等等。 Valeriu以前跳的风格有点不一样。

〔Valeriu〕风格不同是因为我以前在WDSF跳而 Liana在WDC跳了很长的时间。我们的风格相当不同,开始的时候没有一搭就上…

〔Liana〕但是她帮了我们,把我们集成起来。我也有不同的教练,我寄视频给他们,也问他们的意见。他们大部分都很正面因为外表看起来很好。他很修长,他像大部分WDSF的人一样有完美的位置(笑声)。而我很柔软…所以从视觉的角度来说,看起来很好。虽然我还有其它的机会但意味著我必须搬去某处,或到国外。既然这家伙已经准备搬来洛杉矶,而我在那里有工作也不想搬…有趣的事情是,我们是从波士顿开车回洛杉矶的。

从波士顿! 开了多久?

〔Liana〕开了三天(笑声)。那是Charlotte的意见,她说我们会更了解彼此,找出一切有关对方的事情,也要想办法解决个人的问题。

〔Valeriu〕如果你们能在车里忍受对方三天,那么你们的舞伴关系就有机会能成功(笑声)。

你们有走那有名的66路线吗?

〔Valeriu〕有很多66路线不怎么有趣…我们走的是穿过美国北部的路线,所以开很久…你知道,在有些地点GPS说走直线800哩(笑声)。

〔Liana〕我们原先计画一天开1,000或1,200哩,所以我们每三个小时就改一下路线。最后,我们一天开十二个小时,我们想要尽快能到。

〔Valeriu〕另一个原因我们要这么做是我要带上我的车。如果我不把车带去洛杉矶,

我还要付钱把车留在波士顿。而且在洛杉矶没车,什么事也不能做。

〔Liana〕这就是我们怎么把他搬到洛杉矶的。

这是测试你们舞伴关系的好方法。

〔Liana〕是啊,没错。有趣的是它进行得很好。我俩的个性很相近,我们不是很开放,这也不错,这方面没问题。

〔Valeriu〕完全没问题。我们也找出了有关跳舞的事情,因为我们以前不知道彼此的背景。

你们提到了WDC和WDSF的跳舞风格不同,如何不同?

〔Valeriu〕WDSF很注重上半身,空间,位置和形态。当然,他们会注意腿部动作和身体移动,但是我觉得主要还是注重在上半身的线条看起来如何,还有能创造出何种形态。我觉得WDC相反,他们注重基本原则和重量的移动。两者还有不同的制度和不同的教练。我们以前真的没有相同的教练,这也是因素之 一。不同的教练教你不同的位置,不同的身体联结,不同的架构,握持。所以,因为我们没有跟相同的教练学,所以开始的时候很困难。

〔Liana〕我觉得我们试著结合两种风格其实相当好。每一个看过他的姿势的人都说看起来非常好,现在我们也不必在这方面下太多功夫了。我来的地方教我移动的质量和身体的自然动作,而他可以从我这里跟上。

你们私下也是一对吗?

〔Valeriu&Liana〕不是。

好,可能回答这个问题还太早。你们不喜欢对方哪里一点?

〔Liana〕让我反过来回答(笑声)。我喜欢他是很安静的人又不爱冲突,很难跟他吵架,对我们练舞有好处。但是有时候太过头了,我不得不把他从里面拉出来让他能在跳舞里展现多一些感情。

〔Valeriu〕所以我的理解是我太温柔了(笑声)。

〔Liana〕老实说他是个有温柔个性的好人,但是有时候他需要一点额外的推力。到目前为止,在比赛中当我们最需要的时候,他还是能现出强点而且展现自己是最好的。我希望这能够更常发生(笑声)。这样我就不必想如何把它从他身上拉出来。

〔Valeriu〕对我来说,正好相反(笑声)。因为她是如此尽心尽力,每次都为了她的目标做到200%,非常努力,那对我很有益,因为可以把我带出我的舒适圈。但是如果我们要谈负面的事(笑声),有时候它会太过头了,她会沉迷在里面,让人有挫折感。有时候你需要退一步,喘一口气再从不同的角度看一下,而不是一心想推过去…

所以你不想太积极,而她要让你更积极?

〔Valeriu〕我想我是说她在帮我克服我个性里的某些弱点,而我能反过来帮她(笑声)。

你们喜欢吃什么?

〔Liana〕我吃东西很挑嘴,不过我能吃小量的任何食物。我们工作量很大,不太有时间去想食物。通常我只吃早餐和一天中的另一餐,我没有特别喜欢的食物种类…当然,每次我回家在俄罗斯,我会享受俄罗斯食物。在洛杉矶有很多各类的餐厅我都能享受。

〔Valeriu〕我也能吃大多数的东西…但只要是辣的我都爱。我真正喜欢的可能要算印度餐,不是最辣的咖哩,也不是让你冒汗的东西,而是在波士顿的一家印度家庭开了三十年的餐厅,他们有最好的咖哩鸡饭,那绝对是我最爱的食物。

我相信在英国你能找到很好的印度餐厅因为这类食物在这里很受欢迎。

〔Valeriu〕是的,我们曾经在伦敦去过一家很好的印度餐厅。你能感觉到它是正宗的,而且烹调得很棒。

你们喜欢如何取得讯息?喜欢读还是看?

〔Liana〕老实说,我宁愿用听的,因为我开车时最有时间。你知道,洛杉矶是个大城市,经常要开几小时车去教舞或练舞,所以现在听广播或音频最方便。不过,如果我有时间,我会想要看视频。

〔Valeriu〕我也喜欢看的,因为我更能理解它。

为了娱乐你们喜欢看什么?

〔Liana〕跳舞以外?(笑声)

〔Valeriu〕在跳舞之外(笑声),我当然爱看好莱坞电影。我在成长期看了所有的漫威或卡通,他们现在又出了许多电影,虽然不是每一部都很好,但是有一些真的很棒,这些或许就是我爱看的,很有娱乐性。有许多计算机动画(笑声)但是非常,非常有娱乐性。

有关国标舞的影片呢?

〔Liana〕我看过一些旧影频和一些书,但是我不觉得我看到任何有关国标舞的文献。

〔Valeriu〕如果有,我倒是想要看。

你们受到谁的鼓舞?

〔Valeriu〕对我来说,是Luca和Lorraine。他们是我最喜欢的?前辈师傅?之一。还有Alessia。

〔Liana〕身为女性,我一直很钦佩Anne Gleave。然后当然我会说Lorraine和Alessia Betti。

你们跳舞喜欢用什么音乐?

〔Liana〕我们会有相反的答案(笑声)。这让我立刻回想到我们练舞(笑声)。

〔Valeriu〕我比较喜欢摩登类的音乐。我说摩登的意思是指有狐步和华尔滋的节拍。不过我也喜欢在黑池由现场乐团演奏的古老的学校音乐和古典音乐。它很有鼓舞性而且创造出很棒的气氛。但是我会用电话听吗?…不会,它不能鼓舞我。Michael Buble有几首狐步的歌我真的很喜欢。

你喜欢歌唱的吗?

〔Valeriu〕是的。

〔Liana〕我相反。我喜欢黑池的音乐,你可以整年都听它。我想从现在到黑池我们会更常播放它。我喜欢在国际杯或UK Open现场演奏的一些古老的校园歌曲。至于摩登歌曲…那要看心情或是当我在教小朋友。不过我真正喜欢的歌不多。

你们彼此之间用什么语言?

〔Liana〕俄语和英语。

〔Valeriu〕她一直想让我说俄语,而我一直想让她说英语(笑声)。

〔Liana〕他来自Moldova说的是罗马尼亚语,但是他也会说俄语。

〔Valeriu〕我小时候会说俄语,但是我的母语是罗马尼亚语,后来才学俄语,接著就学英语。住在美国说的都是英语要转回俄语比较困难。

〔Liana〕我们会换来换去。

你们看电视吗?

〔Liana〕我不看。

〔Valeriu〕我藉由应用软件连到手机看运动节目,我也把手机连到电视,用的是Apple TV和Xbox。

你们谁决定去参加什么比赛?

〔Liana〕一起决议。我们列出所有可能的比赛,在我们的第一年尽量都参加。我们一起讨论再决定参加所有本地在洛杉矶和加州的比赛,然后再选英国大赛,它们是必要的。然后我们再讨论要参加哪里些东岸的大比赛。如果真的有不同意见,我们就去问教练,如果他们同意我们就去,否则就不去。

你们比较喜欢比赛还是表演?

〔Valeriu〕目前我比较喜欢比赛。我喜欢它的挑战性,它的气氛,它创造出的戏剧性,顺利时会很好玩。表演也相当有趣,因为你不必去担心别人,会得第几名,裁判会怎么想。

你们会不会觉得在比赛中比较受到限制? 你们能在比赛的情况中自由的表现自己吗?

〔Valeriu〕我了解你的意思,不过你仍然是在某些规则内表现你自己。我必须说,挑战性这部分是在催促你更努力,做得更好。所以它在比赛的情况中还是在表现你自己,不只是去赢。

〔Liana〕我同意比赛带给你挑战性,而表演比较轻松因为只有你跟你自己的舞序。当然,在表演里你能做一些在比赛中不能做的东西,这就是我所喜欢的。但是如果我必须选择,从我们事业的观点来看,我会说我比较喜欢比赛。

你们近期的计画是什么?

〔Liana〕我们目前在洛杉矶地区有几场比赛,我们在二月要去比加州公开赛,然后我们可能去纽约参加舞蹈节。所以在黑池之前有好几场比赛。

还是新星吗?

〔Liana〕我们还没有讨论。我想我们在黑池会跳新星。

〔Valeriu〕那会给我们压力,不过那就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笑声)。如果我们不能承担压力就不值得了(笑声)。

〔Liana〕黑池通常更强,有更多选手,所以很棒。

〔Valeriu〕它会是个大挑战,所以我们必须好好准备。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