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黑池2019 50岁以上拉丁舞冠军

Eric Chi-Lok Wong & Teresa Kit-Yiu Shum (香港)

翻译:李迪新 / 摘译自 dancesportinfo.net (01,Aug. 2019)


让我先恭喜你们赢得今年的比赛,你们一定很高兴今年的成绩因为去年你们是第二名。我猜Petri和Ulla Jarvinen不太开心…

〔Teresa Kit-Yiu〕嗯,他们以前已经赢过几次了。

你们可以谈谈何时又为什么开始跳舞吗?

〔Eric Chi-Lok〕我在2000年左右开始跳拉丁,不过我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是舞者。我曾经帮许多流行音乐明星伴舞而且跟乐队巡回世界。跳舞一直是我生活的一大部分。

哇!但是你以前没有参加跳舞比赛?

〔Eric Chi-Lok〕没有。我在2000年接触了拉丁舞,有过几个舞伴,但是没有参加国际比赛。我们在香港参加一些本地的比赛。

所以你们俩都来自香港?

〔Teresa Kit-Yiu〕是的。

从跳舞的角度来看,香港变成中国的一部分对你们有没有差别?

〔Eric Chi-Lok〕并没有。不过,自从我们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就有了更多中国的影响,有更多中国来的职业选手来教舞,所以跳舞市场也更开放,不只对西方来的选手和老师,对中国大陆也一样。顶级的中国老师会定期来教舞。

好,我知道了。你们在跳舞界工作吗?

〔Eric Chi-Lok〕不,我是个发型师。

〔Teresa Kit-Yiu〕是的,在比赛前他能帮我做头发是一件好事(笑声)!

你们如何遇见的?

〔Teresa Kit-Yiu〕我以前是一名会计,后来在时装业工作当一个品牌经理,跟跳舞没什么关系。我小时候上过一些芭蕾课,也在大学时上过一些跳舞课。我不曾接触过拉丁舞一直到2000年时它在香港变得很流行。于是我遇见一些跳拉丁的人,后来在2004年其中一人把我介绍给他,因为我想学拉丁。

所以他是你的第一个舞伴?

〔Teresa Kit-Yiu〕是的,唯一的舞伴也是老师,因为他起先是我的老师,我跟他上个别课因为他比我先学拉丁。我跟他上课时他还没有舞伴,我猜他是看到了我的潜力(笑声)。那就是我们如何想要一起比赛。

你们第一次一起比赛是什么时候?

〔Teresa Kit-Yiu〕2005年,在一起上课五个月之后。我们还开始一起去跟他的老师上课,排了我们第一套舞序。所以我们已经一起跳了很多年,十五年了。

Chi-Lok一直这么安静吗,还是因为他的英语?

〔Teresa Kit-Yiu〕(笑声)不,不是的! 如果你能说广东话,他会滔滔不绝的说所有的事!

我希望我会!(笑声) 如果你不介意我说你一生中很晚才开始跳舞…

〔Teresa Kit-Yiu〕是的,我们现在是五十岁以上组别,我开始的时候已经四十岁了(笑声)。

〔Eric Chi-Lok〕我更大一岁。

所以你们俩都是从壮年组开始?

〔Teresa Kit-Yiu〕是的。

你们喜欢跳舞的哪里一点?

〔Eric Chi-Lok〕它能帮我保持好身材,而且它能激发信心。

你们昨天激发了坚强的信心!

〔Teresa Kit-Yiu〕是的,确实如此。

什么比较重要: 比赛还是表现?

〔Eric Chi-Lok〕对我来说是比赛。我爱赢,我要做第一(笑声)。

〔Teresa Kit-Yiu〕对我来说绝对是艺术。

你们喜欢彼此哪里一点?

〔Eric Chi-Lok〕我觉得跟她跳舞很开心。跳拉丁舞你需要一个好舞伴,我很幸运有一个(笑声)。

你是说那可能是任何人?

〔Eric Chi-Lok〕不,我是说我们很兼容,跳舞和性情方面都是。所以我觉得很幸运。

那么有什么让你不高兴?

〔Eric Chi-Lok〕当我们一起练舞时总是会有一些问题,一些不同的意见会引起争执。我想那也不是不寻常的事,每一对选手都会有一些争执。

那都是关于跳舞吗?

〔Eric Chi-Lok〕嗯,每个人都不同,有优点也有不太优的地方混在一起。当你们在一起这么多时间,你需要欣赏优点并且接受不太优的地方。

〔Teresa Kit-Yiu〕我有机会谈谈我的部分吗?(笑声)

当然,现在换你了。

〔Teresa Kit-Yiu〕我喜欢他的地方是,他是个很艺术化的人。他的脑筋动得很快(笑声)。我是那种一切照书本走的人,但是他比较能创新,能横向思考。我想我们是很好的配对,我喜欢我能依赖他的直觉这件事。

那是直觉还是知识?

〔Teresa Kit-Yiu〕嗯,我们有相同的知识,我们有相同的老师。其实,也许我有比较好的知识,因为我们跟西方老师上课时是我在做翻译。所以或许我吸收的比较多,在知识上我比较强。但是在直觉上…你知道,要能即兴创作,创造出一个特殊的情况,需要更多的直觉。他在这方面比较强。我喜欢我能依赖他。

你不喜欢他哪里一点?

〔Teresa Kit-Yiu〕当然,我不喜欢他在练舞时抱怨我。显然当连接或姿势有问题是我的错…但有时候就是太超过了!(笑声)

你们喜欢吃什么?

〔Teresa Kit-Yiu〕中国菜(笑声)。广东菜,四川菜,所有的中国菜。但是,为了跳舞,我们要保持健康和身材,我们要注意吃什么。你知道,在中国,主食是米饭,吃很多。所以我们远离米饭吃蒸鱼和蔬菜。 中国菜里的蒸食很有名,象是蒸虾或蒸鱼,很少有油,很新鲜又健康。

〔Eric Chi-Lok〕绝对是清蒸海鲜。

〔Teresa Kit-Yiu〕既然你提到了,我的最爱是北京烤鸭。我想远离油炸食物,所以我忘记了提它(笑声)。

谁负责订机票和饭店?

〔Teresa Kit-Yiu〕绝对是我。我是这个团队的经理。我订课程,选择我们要参加的比赛,安排旅程。

你们空间时做什么?

〔Eric Chi-Lok〕在YouTube上看跳舞的视频。

我是问娱乐?

〔Teresa Kit-Yiu〕他只喜欢在YouTube上看跳舞的视频。我喜欢健身房,我要保持身材。我以前打高尔夫但是那要花一整天…而且会晒太多太阳,所以我宁愿花时间练舞。

你们会看书或是去看电影吗?

〔Teresa Kit-Yiu〕是的,有时候。

〔Eric Chi-Lok〕我只有做头发和跳舞(笑声)。

〔Teresa Kit-Yiu〕在香港没有很多有趣的事可做,因为香港是一个城市…不像在英国你可以开车去海边渡周末或是去乡间过一天…其实,香港人有时间会去别的国家,即使是休个短假买东西或放松一下。

去哪里里?

〔Teresa Kit-Yiu〕泰国或日本。因为在香港除了买东西,吃东西或偶而看个电影,你也没什么可做了。

你们怎么看自己跳舞的未来?也许教舞?

〔Eric Chi-Lok〕我还是会做头发,跳舞对我来说是兴趣,我跳舞是因为我真的喜欢它。

〔Teresa Kit-Yiu〕我已经从我的正业退休,所以我现在是个全职的舞者。

你退休的太早了吧?

〔Teresa Kit-Yiu〕是的,我爱跳舞所以我提早退休才能有时间练舞和跳舞。跳舞是我生活的全部,没有别的工作能给我足够的时间跳舞(笑声)。你知道,为了钱你可以在股票市场投资,所以永远有一些别的收入能让我有足够的钱跳舞。

跳舞很花钱,你们如何资助跳舞?

〔Eric Chi-Lok〕我有别的收入,我是个发型师也是一家美发沙龙的老板。

〔Teresa Kit-Yiu〕他有足够的钱。我从来不问他钱从哪里里来(笑声)。我有些收入来自我出租的房产,有些收入来自股票投资…

你们已经一起跳舞跳了十五年,然而你们知道彼此还不多(笑声)。

〔Teresa Kit-Yiu〕我也是现在才知道(笑声)! 也许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都在练舞,甚至下课后一起吃晚餐还是在谈跳舞。

你们会谈关于私生活的事吗?

〔Teresa Kit-Yiu〕很少。

你们有家人,小孩吗?

〔Teresa Kit-Yiu〕我们私生活里不在一起。我们一直避免(笑声)。真的,我们都有家人而且各自生活中的伴侣支持我们做想做的事。

你们什么时候会再回来欧洲?

〔Teresa Kit-Yiu〕我们还没想到。对我们来说,来欧洲很花钱而且很耗精神因为时差的关系,所以我们没办法一直保持最佳状态,有时候还会晚上睡眠不足或是气候因素,或是因为食物。

香港和欧洲间的时差是多少?

〔Teresa Kit-Yiu〕八小时,但是要飞十三个小时,那对你有影响,你需要调适。所以我们每次来这里都没在最佳状态。

你们在欧洲还有参加别的比赛吗? 还是只有黑池?

〔Teresa Kit-Yiu〕到目前为止只有黑池。所有顶级的选手都会来,对吗? 我一直觉得Wintergardens有一种魔力,它的舞池,它的场地。音乐也非常特别。

你们在跳舞之外还有别的兴趣或嗜好吗?

〔Eric Chi-Lok〕应该没有了。

〔Teresa Kit-Yiu〕我喜欢练习书法,不是中国的,而是西方的。我一直觉得能写一手漂亮的字是件很特别的事(笑声)。

哇,这很不寻常。

〔Teresa Kit-Yiu〕我一直在想,我的上辈子一定是英国人,不是中国人,因为我喜欢一切关于皇室的事,所有的锦帷,装潢。我还喜欢收藏经典年份的葡萄酒。

谁帮你们设计舞衣?

〔Teresa Kit-Yiu〕我们在香港有人设计。我这次穿的来自我们的老师Viktoriya Horeva。其实我们一直听她的建议该穿什么,我们怎么样最好看。这很重要,尤其是为了大比赛。

好,谢谢你们接受访谈。希望很快能在舞池中再见到你们。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