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2019黑池21岁以下拉丁舞冠军

Alessandro Romano & Natalia Arci (意大利)

翻译:李迪新 / 摘译自 dancesportinfo.net (Sep.22, 2019)


让我先恭喜你们。我猜你们很高兴。或不只是高兴(笑声)

〔Natalia〕当然不只是高兴!

好,谈谈你们自己,你们怎么开始跳舞的?

〔Natalia〕我很小就开始跳舞, 四岁…

哇!

〔Natalia〕我只跳芭雷和摩登。十岁才开始跳拉丁, 不过只是为了好玩, 第一年没有比赛。在跟第一个舞伴跳了大约一年后, 我们开始了比赛。我们在意大利成绩相当好, 但是一年后我们就分手了, 我转到另一个跳舞学校还找到一个新舞伴。

在哪里里?

〔Natalia〕我还是在罗马, 我刚听到这个跳舞学校而且在比赛场看到他们有很多优秀的选手, 所以我决定转去那里。我在这间新学校找到了我第二个舞伴, 我们一起跳了三四年...就在我们分手前几天, 我找到了这个男孩(笑声)!

〔Alessandro〕我那时在同一间学校, 刚好我也没有舞伴。

〔Natalia〕我们的老师建议我们一起试试看。

你们那时还在少年组吗?

〔Natalia〕是的, 我还在。

〔Alessandro〕那是我在少年组的最后一年。我比 Natalia大一岁半。

好, 那你是怎么开始跳舞的?

〔Alessandro〕我五岁开始跳舞, 只是小朋友班, 跳一些社交舞。

你怎么会那么小就介入跳舞? 那不是典型男孩子的活动。

〔Alessandro〕我也不知道, 可能是我妈妈做的决定(笑声)。我一直是喜欢音乐和唱歌的孩子之一, 而且我很能唱歌。我最早的老师之一建议我妈妈要帮我找一间适当的跳舞学校, 让我能认真学舞。我学过很多舞科, 摩登, 骚莎, 拉丁。我妈妈说当我上完第一堂拉丁课回到家时在哭, 还说如果我不喜欢可以随时停止。但是我说我哭是因为我太爱它了(笑声)。此后我待在同一间跳舞学校只跳拉丁。我现在还在那儿。

你们是怎么一起跳舞的?

〔Alessandro〕我们在同一间教室, 有同样的老师。

〔Natalia〕他有一阵子在找舞伴。

〔Alessandro〕是的, 将近一年。

〔Natalia〕当我跟前舞伴分手三天后我们已经在试跳了。

〔Alessandro〕她在跟我朋友跳, 我们的老师问我们是否可以试跳一下。

〔Natalia〕对我来说一开始就感觉很好, 所以我这辈子就没有再试跳过。

〔Alessandro〕我之前有过很多次(笑声)。

你们一起跳以后感觉如何? 我知道那时你们还小,但是你们还记得吗?

〔Alessandro〕对我来说, 我觉得在跟别人...我朋友的舞伴跳舞。我不认为她会成为我的舞伴, 所以没去想象我们会一起跳。但是纯以跳舞来说, 感觉很好。

〔Natalia〕我记得我们老师说我们跟别的小朋友很不一样。他说我们看起来很成熟, 像一个长大的男人和女人在一起, 不像两个小朋友。

你们喜欢跳舞哪里一点?

〔Alessandro〕我喜欢能表达自己的感觉还能在观众面前反应。我喜欢感觉到跟观众有连结。我喜欢看到舞池中的选手并且感觉到他们的热情。我想要能跳舞而且让大家感觉到我的情绪,因为这是我看到别的选手跳舞的感觉, 那太美了。通常我不是个爱表现的人而且我相当内向, 但是我觉得有一种让我能表现自己的方法就是跳舞了。

是的, 我知道有些舞者私下很害羞,但是一上场就完全变了,而且做出难以相信的表演。

〔Natalia〕我是个重艺术性的人, 我喜欢任何型态的艺术。不过对我来说跳舞真的很特别, 因为它有跟另一个人的特殊连结。那不只是我在表现艺术, 它也要给予另一个人, 我的舞伴, 并且从他那里得到回馈。对我来说, 跳舞就是在沟通你的情绪, 而且要对自己真诚, 展现真实的自己。所以那么重要。我不喜欢刻意加工的动作...

所以如果你是演员你会融入角色而不只是扮演一个角色?

〔Natalia〕是的。

如果大众和裁判都能选冠军, 你喜欢谁来选?

〔Natalia〕我觉得裁判也是观众。他们会看所有的因素, 不只是你表现的技术面, 也会看你如何表达你的感情, 他们也会被你的表现感动。

你在闪避问题(笑声)

〔Natalia〕对我来说一样重要。

〔Alessandro〕有时候你从观众得到的回馈比名次更重要...总之, 你在比赛, 而比赛要论输赢, 不过, 我同意, 有好多次观众的回馈比我得到的名次更让我开心。

音乐有多重要?

〔Alessandro〕非常重要。

最喜欢什么音乐?

〔Alessandro〕黑池这里的Empress大乐队, 尤其是现场演奏。

〔Natalia〕你能欣赏到每一个细节, 听到每一种乐器。

〔Alessandro〕现场演奏能碰触到你内心… 你体内每一根骨头都能感觉到。

有些人跟我说一开始他们觉得黑池的音乐跳舞太老派了…

〔Natalia〕啊, 不, 完全不会!

… 但是当他们一来到黑池就爱上它了!

〔Natalia〕我们就是这样。

你们出场时的外表和穿的服装有多重要?

〔Natalia〕我们是艺术工作者, 而且用我们的身体工作。我觉得感到美丽很重要, 虽然它不是最重要的条件, 但是外观在我们的表现上确实扮演了一个角色。

谁设计你们的服装?

〔Natalia〕我们跟老师们合作。

〔Alessandro〕我们会得到想法和建议, 怎样有助于我们的外观。

〔Natalia〕是的, 那是个集体创作。

谈谈你们在跳舞以外的私生活。

〔Natalia〕我们没有任何私生活(笑声)。我不知道那是甚么(笑声)。好吧, 我是一名古典高中的学生。

你多大了?

〔Natalia〕我十八岁。我还在上学。我喜欢学古典文学, 历史, 艺术史…

你喜欢看书吗?

〔Natalia〕是的, 我看很多书。我看所有的东西。我热衷于文学, 诗词。

只限于意大利的吗?

〔Natalia〕不限, 但是要翻译成意大利文(笑声)。我也学古典希腊文和拉丁文, 我能读它们。

〔Alessandro〕我已经高中毕业, 我现在算是在学设计, 因为我对建筑有兴趣, 不过最近我们跳舞有了很大的进步…

〔Natalia〕…他在考虑离开大学。

〔Alessandro〕我就是没有时间对跳舞和念书都认真, 我必须决定真的要甚么。

你们在跳舞界以外有朋友吗?

〔Alessandro〕我们有很多。

你们学校里的朋友对你们跳舞的反应如何?

〔Natalia〕他们知道我跳舞, 因为我对这件事一直很公开, 每次我们出去玩遇到我的练舞时间我都会说我要走了, 他们都谅解, 而且他们会尽量找适合我的时间。我很幸运我的朋友都很支持我。

〔Alessandro〕我最要好的朋友都是我的高中同学, 他们也都了解并且支持我的热爱, 他们都了解我必须受训和练舞。他们跟我很亲近而且以我为傲。

你们父母亲有跟你们一起来吗?

〔Natalia〕没有, 他们不能来。不过这次的胜利对我很重要, 因为我们不是很有钱, 而我父母必须努力工作才能让我继续跳舞。当我们赢得胜利时我妈妈发给我一则讯息说他们睡不著觉因为他们太高兴而且太为我骄傲了。

太好了, 真感人!

〔Natalia〕他们所有的牺牲现在都得到回报了…

竞赛型跳舞很花钱, 你们是如何支应的? 我知道你们的父母亲在支持你们…

〔Natalia〕是的, 我们也很幸运有很棒的老师总是会想办法让事情解决。我们很感激。

你们有赞助者吗?

〔Natalia〕是的, 我的舞衣现在由Michelini Atlier赞助。

〔Alessandro〕我们很幸运, 它是个新的赞助者, 就在黑池开赛前刚开始。

你们最有趣的比赛在哪里里?

〔Natalia〕我想是在德国, 就在黑池之前。它是?有原创性的比赛因为有两种奖项, 裁判奖和观众奖, 很特别。

〔Alessandro〕感觉很好。

〔Natalia〕当我们跳到决赛时, 它就像一场晚间特别秀。观众都围在舞池边, 象是一个现场秀。

当你们去国外比赛, 你们会利用时间到处看看吗?

〔Alessandro〕是的, 可以的话, 有时候会, 我们会想进到城内。

〔Natalia〕我们想到处看看, 参观博物馆…

〔Alessandro〕但是因为我们还在上学, 需要念书, 或是考试, 很难找到时间。不过如果能做到, 我们喜欢去参访一些新地方。

你们不喜欢舞伴哪里一点?

〔Natalia〕不是我不喜欢, 只是有些事情我必须一直要注意。Alessandro是个内向的人, 很安静, 不会放开来表达自己的感觉, 所以他有时候可能说某件事OK, 但是他不会给我任何回馈。这让我觉得很困扰, 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但是现在好多了, 因为我们对此下了一番功夫。这种情况可能会是个问题, 因为我是个激烈, 压制的…我们象是两个极端。

〔Alessandro〕她太急躁会给我压力, 因为我需要凡事安静。她那样的时候让我很困扰, 我必须控制自己不要被压力压爆。

现在是容易的部分, 你们喜欢舞伴哪里一点?

〔Natalia〕他是个很安静, 很理性的人, 所以他总是要把事情理出头绪, 这真的很好, 因为我相反。他也是很认真的人, 很有动力, 而且设定了他的目标就不会分心。

〔Alessandro〕她很能帮我放开, 来表达我的感觉。她也很能鼓励我表现我的最佳状况, 尤其在练舞时, 当我感觉不到最佳状况的时候。她有天份做这件事, 让事情变得不一样。

我很高兴我们以一个正面的注语结束(笑声)。谢谢你们!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