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慕尼黑之旅
图文:谢娟娟(2003.02.14)

图:施达宗、谢娟娟前往德国慕尼黑研习轮椅舞蹈在教室与当地 师生合影。

一年一度出国进修的时侯又到了!就像往常一样飞往英国,可是这回另有任务 在身,我们安排了四天三夜的轮椅舞研习之旅,对完全陌生的城市和老师,心 情是带点紧张又有点兴奋。幸好我们的日本老师── 四本信子「现任世界轮 椅舞联盟副会长」,也正好去开年会,可顺便为我们引荐一番。

葛蒂.克兰芙博士(Dr.Gertrude Krombholz),是位满头红发,身材丰满、精 力充沛的女士。在饭店中行李还未送进房间,就在大厅中见到了这位刚卸任的 世界轮椅舞联盟会长,也是轮椅标准舞的创始者。现年69岁的她,从18 岁就 在慕尼黑大学任教,未婚,没有父母、子女、一辈子以校为家,爽朗诚恳的个 性、混身的活力,讲话时脸上的表情和手势之丰富,使身边的人连带的也感染 到那股劲,怠懈不下来。甫见面就问我们,喜欢吃什么德国特产,香肠、香槟 ,还没等我们回答,就拿了一张三日的行程表,计划中第一天的行程是市区旅 游。但,深恐时间不够用的我们,婉转的要求能够尽快的开始我们的课程。

接著我们一同到了她的住处,温暖的家,客厅以金黄色为主轴的设计,窗外是 圣诞气氛装饰的小型花园,飘著白雪,我们一边吃著白色的德国香肠,浅尝香 槟,一边观看着一些关于轮椅舞的表演、比赛的录像带。听著克兰芙讲解她的 轮椅舞教学经验和经过,深深觉得收获良多。

第二天一大早,另一位老师哈毕特(Herbert)和他的轮椅搭档西曼(Sema)到 我们的旅馆来一同用早餐,哈毕特从四岁习标准舞,一直没有找到适当的舞伴 参加比赛,直到遇到了西曼,才一起配轮椅舞,十几年来四处表演、比赛,教 学、现在自已拥有一间舞蹈教室。

我们把这一年来在台湾轮椅舞教学的情形,和遇到的种种问题,一一询问,希 望他能为我们解惑,所幸我们的习舞背景相同(都是标准舞老师)所会碰到的 问题也大致一样,毫无沟通的问题。

尔后,我们来到了慕尼黑大学的活动中心,此活动中心以前是为慕尼黑奥运所 设,现为慕尼黑大学的教室,在这里共有十几个教室,我们穿梭其中有如刘姥 姥逛大观园般,十分有趣!

我们学习怎样更有技巧的,「用舞蹈的方式操作轮椅」、站立者如何领导?轮 椅者如何跟随!基本的轮椅舞蹈原理和我们所熟悉的标准舞跳法一样,所不同 的是,站立者跳的是标准舞步,双脚用的是走路的原理跳舞,而轮椅者用的是 轮椅来代替双脚,用的是轮子的滚动原理,而两者间的速度调配,是要协调的 功课,另一个难题是我们东方人比较娇兰小,尤其是绝大多数是志工妈妈们, 如何带动轮椅者?因此舞步的编排非常重要。他指引了我们一些技巧,很是受 用,哈毕特是位很有耐心的老师,加上西蒙是个很好的舞者,使我们一边学习 还可一边和西蒙练习实际上带领的感受,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

轮椅是一大问题,跳舞轮椅好似一双跳舞鞋般,需非常的合身,灵活、轻巧, 目前我们国内所用的是网球轮来替代跳舞轮,这就好像再好的舞者,老是穿著 一双大拖鞋般,实在是很难施展开来。上回 我国选手去波兰参加世界比赛就 发生过在饭店中网椅太宽大无法进电梯的窘状!轮椅的不适合,造成课程的阻 碍!网球轮椅整个的直径太大,灵活度虽好,但站立者很难带领(手不够长) ,我们为此自掏腰包从日本进口一台跳舞轮椅,无奈僧多粥少、只有一台,于 事无补,只得一再的寻找适合的轮椅,拼命的拍些照片回来国内,进行研发的 工作。德国的机器工业发达,世界驰名的双B车就是产自德国。他们所用的轮 椅果真不一样,除了灵巧外,还可调高矮、椅背的角度、甚至双轮的斜度……。 。自推展轮椅舞以来,一直在突破困境,不断的学习中,有道是「不经一事, 不长一智」,希望上天给我们智能和毅力,能够突破目前的困难。

当天晚上,恰好是他们的轮椅舞团体练习,当我们被询问到要不要参观时,我 们迫不及待的点头,这么好康的代志!就算是再累也要火柴棒撑着眼皮,瞧一 瞧!脑力激荡一番。7:00就看到好几对轮椅舞的同学三三两两的在教室外的走 廊上练习著,在老师带领著大家做完暖身动作后,大家围著舞池,练习著 Slow Fox & Waltz,接著,彩排即将演出的拉丁团体秀,带点诙谐感的音乐,配合 舞者们熟练的动作,大伙儿认真的舞动著,我们惊讶的发现,虽是德国人和台 湾人外型上是这么的不同,但跳起舞来却是那么的相似,因为我们和克兰芙、 哈毕特都有著相同的理念── 就是平权思想,让身心障碍者也能感受到舞蹈的 乐趣,跳出心中的感情,我们可在他们脸上散发的光芒,读出他们心中的喜悦。 真乃是 「舞中求知已,天涯若比邻」! (全文完)


回到首页 回轮椅国标目录 回上一篇 到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