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与舞帝王将相篇(30)

文:王庆之

元朝,一个北方游牧民族——蒙古——在中原建立的国家,由于始终保持著本族习俗,又吸收了宋、辽、金、佛教、道教等文化,所以它的乐舞也跳脱汉族传统,独具风格,充满了神秘氛围与民族色彩。

蒙古族本身能歌善舞,又常年生活在辽阔草原上,所以跳起舞来也豪迈奔放、雄浑威猛,《踏歌》、《白翎雀》和《倒喇》,是其中颇有代表性的三支舞蹈。

《踏歌》,一种古老的集体圆圈舞,早先的蒙古人是绕树而舞,后来变成在空地上举行。男女青年在皎洁的月光下、花开的草原上,手拉手围成一圈,通常由一位老太太领舞和领唱,然后大家一边从左向右慢慢移动,一边唱著悠扬的歌曲,过一会儿,舞者互相靠拢,加速移动和歌唱,气氛越来越热烈欢愉,几乎要把杂草踏烂,地皮踏破了。即使后来进入中原,在巍峨的殿堂里、盛大的宴会上,他们仍旧《踏歌》不停,元末明初文人陶宗仪在《辍耕录》里记载了宫殿里的《踏歌》︰「玉液淋漓万寿杯。九龙殿高紫帐暖,踏歌声里欢如雷。」

白翎雀,是蒙古族崇拜的圣鸟,以它为题材的歌舞早在民间广泛流传,到了忽必烈时,命宫廷乐师硕德闾根据《白翎雀辞》内容,创作成《白翎雀》乐舞,并被忽必烈钦定为《开基太平乐》。

硕德闾创作的《白翎雀》属于拟兽舞,让舞者模拟白翎雀的神态动作,显现出蒙古健儿的英姿。它的演出状况,元朝文人张昱(ㄩˋ)在《白翎雀歌》中说得很清楚︰「……西河伶人火倪赤,能以丝声代禽意。象牙指拨十三絃,宛转繁音哀且急。女真处子舞进觞,团衫鞶带分两傍。玉?罗袖柘枝体,要与雀声相颉颃。朝弹暮弹《白翎雀》,贵人听之以为乐。变化春光指顾间,万蕊千花动絃索。……」

张昱说︰听到西河弹筝好手火倪赤的演奏,那宛转繁复、悲哀急促的?声,正是白翎雀的鸣唱声。又看见两列穿著团衫,系著小绣囊的女真小姑娘跳著舞蹈进酒。她们的纤纤玉手舞动著罗袖,配合雀声旋转低昂,大有唐代《柘枝》舞的刚健风味。贵人们整天欣赏著《白翎雀》舞,恍若无尽的春光环绕身边,乐不可言。

张昱笔下的《白翎雀》舞是多么刚健美丽啊!

伴随这支名舞流传到后世的,还有一个传奇故事,据说忽必烈有一天在林间打猎,听到一名妇人哭声甚哀。第二天,一大群白翎雀飞来,聚集在他的毡帐上,叫声像极了那个哀妇的哭声,忽必烈受到感动,因此令侍臣制《白翎雀词》。

《倒喇》,和今天蒙古族流行的《灯舞》近似,不但有歌、有舞、有乐,还有特技表演。舞者头上顶著点燃的灯,口里吹奏著横笛,然后快速的旋转身体,如风卷回雪,轻盈飘逸,头顶的?火摇曳不定,灯座却紧黏在头顶,纹风不动,看得人惊讶不已,实是一场优美动人、技巧高超的女子独舞。

蒙古族在灭宋建元后,虽然沿袭宋朝礼乐制度︰祭祀中用「雅乐」——中国先王的正乐、宴会中用「燕乐」——融合中原与边疆各民族的音乐,但在太庙祭祖时,仍旧采用传统方式,由萨满教巫师主持祭礼并表演歌舞。

萨满教歌舞的伴奏乐器是圆形单鼓,鼓柄环上套著铜钱等金属物品,摇起来沙沙作响,巫师们以鼓鞭敲击鼓面,再按著鼓点节奏唱歌跳舞,包括「迎神歌舞」、「娱神歌舞」、「精灵歌舞(图腾舞蹈)」,它们多半为独舞,少数为团体舞,偶尔也会邀请观众加入共舞。最后,在主祭巫师的《送神曲》歌声中,结束表演。这种方式一直持续到忽必烈至元三年,才初次采用汉族的宫悬、登歌、文武合舞于太庙祭祀中。

蒙古族笃信萨满教,后来也接纳了佛教、道教等外来宗教,这些都反映在宫廷「乐队」中。

《元史.礼乐志》记载,朝廷仿照宋制,设有四个歌舞队,叫做「乐队」,分为《乐音王队》、《寿星队》、《礼乐队》、《说法队》,于元旦、朝会等重大庆典中演出,娱乐性浓厚。其中的「乐音王队」和「说法队」充满了佛家味道。「乐音王队」里有戴著孔雀明王、毗沙门天王、飞天夜叉、菩萨梵像等佛家面具的人物……。「说法队」的佛家人物更多了,有的冠僧伽帽、穿紫禅衣;有的披锦袈裟、持数珠;有的戴珠子菩萨冠、穿销金?衣、佩璎珞、绶带、拿金浮屠白伞盖;有的戴青螺髻冠、穿白绡金衣、拿金莲花;有的披金甲,化妆为八大金刚;有的持如意,扮演文殊菩萨;有的握西番莲花,化身普贤菩萨;有的装饰成如来的相貌;还有一个男子戴隐士帽、穿白纱道袍、拿拂尘,标准的道士模样。

宫中除四大乐队外,还有专为娱乐皇帝而表演的小型节目︰元武宗(公元1307~1311年)时?女所跳的《八展舞》、元顺帝(公元1333~1370年)时舞伎凝香儿表演的《昂鸾缩鹤舞》及《十六天魔舞》,全属轻盈曼妙的女性舞蹈,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十六天魔舞》。

《十六天魔舞》又称《天魔舞》,雏型是藏传佛教(喇嘛教)里密宗的《金刚舞》,后来被到河西(西夏国)传教的噶玛噶举派(俗称白教)黑帽系僧人改编——掺入蒙古、西域等地音乐歌舞,变成新样貌,取名《十六天魔舞》。明初被封为周定王的朱橚(ㄥㄨˋ)就在《元?词》(一说是其子周宪王朱有炖所作)里说:「背番莲掌舞天魔,二八华年赛月娥。本是西河参佛曲,来把宫苑席前歌。」明确写出此舞的源头是西河。密宗,乃「秘密大乘佛教」的简称, 印度笈多王朝时期兴起,在修行方式上有很多不许公开的秘密传授及充满神秘内容的特征,因而又被称为密教,它经由丝路东传,遍及宋、辽、金、西夏、蒙古等地区,元朝时,尤被贵族阶级崇奉,许多皇帝都是它的虔诚信徒,例如世祖忽必烈即受过秘密戒,并请萨迦派第五代祖师八思巴担任国师。密宗如此受皇帝厚爱,那些捉鬼驱魔、镇宅祈福的舞蹈,也随之在宫廷中风行,元朝诗书画名家萨都剌在《上京杂咏》里描写了元世祖忽必烈在上京观看《十六天魔舞》的气象:「凉殿参差翡翠光,朱衣华帽宴亲王。红帘高卷香风起,十六天魔舞袖长。」

此舞表演时,由十六名窈窕艳姿的女子扮成菩萨模样,八人一列,在《金字经》、《雁儿》等赞佛曲中翩翩起舞。至于内容,有人认为与莲花生大师收伏魔女并使之成为护法天母的传说关系密切;也有人认为是讴歌佛祖或菩萨不受外界诱惑的坚定道心。无论是哪里一种说法,属于「赞佛」的性质绝无疑问。

《十六天魔舞》有一个特色——不准外人观看,只有皇帝和他的亲信以及受过秘密戒的官员才可参与。这是因为密宗歌舞以训练修行者为目的,都在非常隐密的状态中进行,使得它充满了浓浓的神秘气氛,也导致这支原本供佛的宗教舞蹈,变成皇帝自娱的享乐舞蹈。

世祖至元十八年(1281年)十一月初二日,一件奇特的事发生了,政府突然下令禁止表演︰「今后不论甚么人,十六天魔休唱者,杂剧里休做者,休吹弹者,四天王休妆扮者,骷髅头休穿戴者。」如果民间的表演队伍——社火,胆敢「聚众装扮、鸣锣击鼓、迎神赛社,为首的笞(ㄔ,用竹板打屁股)五十七,从者?一等。」《十六天魔舞》自此在元朝舞台上销声匿迹。

七十三年以后——至正十四年(公元1354年),热衷游宴的顺帝(惠宗)妥欢贴睦尔,命令乐官将《十六天魔舞》重新整理并搬上舞台,除网拭尘后的它,又光艳艳地站上了宫廷舞台。

顺帝后宫中有许多优秀舞蹈家,个中以三圣奴、妙乐奴、文殊奴三女最为出色,因而成了《十六天魔舞》的核心舞者,她们和另外十三名舞者编出漂亮的细发辫、戴上瑰丽的象牙冠、上身披著璎珞云肩、下裳穿著红金绡长裙;外罩金杂袄、云肩、合袖天衣、绶带;脚著鞋、袜。有人手里拿铜铃、昙花及一种骷髅形的法器「加巴剌般」,有人空着手上下左右转动,用变化万千的手势,显现菩萨的多样形貌。然而,这些美女都是妖魔的化身,是害人的「天魔」,意欲借明丽的外表蛊惑世人、作孽为恶,当然,邪不胜正,最后都被慈悲为怀、法力无边的释迦牟尼佛给降服,再也不能为恶世间。

《十六天魔舞》的乐队也是很有规模的,十一个宫女梳著槌髻、勒著头帕、穿著窄衫、戴著唐帽,所用的乐器有龙笛、头管、小鼓、筝、琵琶、笙、胡琴、响板、拍板等。

元人张翥(ㄓㄨˋ)对这只舞蹈的描绘十分生动:「十六天魔女,分行锦绣围,千花织布幛,百宝贴仙衣。回雪纷难定,行云不肯归,舞心挑转急,一一欲空飞。」另一位元代诗人张昱(ㄩˋ)也摹写得很好:「西天法曲曼声长,璎珞垂衣称绝装。大宴殿中歌舞上,华严海会庆君王。西方舞女即天人,玉手昙花满把青。舞唱天魔供奉曲,君王长在月?听。」

《十六天魔舞》实在太迷人了,顺帝看后,总会开心地给表演者许多赏赐,对三圣女更加慷慨大方,明朝初年的杂剧作家朱有炖在《元宫词》里这样记载:「队里唯夸三圣女,清歌妙舞世间无。御前供奉蒙深宠,赐得西洋照夜珠。」

被《十六天魔舞》迷得晕头转向的顺帝,不仅贪看歌舞,还频频带同诸弟、臣子、番僧和天魔女共处一室「修行」,弄得丑态百出、形象大坏。元末明初文人权衡在《庚申外史》里提到两件轶事︰

——奇皇后曾经挽住皇帝衣服,劝他不要被天魔舞女迷惑,要爱惜自己身体。顺帝听后,气得两个月不到后?。

——顺帝在居室附近建筑华丽宅院,把天魔女藏在里面,不分昼夜地与她们玩乐,为了避免大臣劝阻,还挖了个地道,偷偷摸摸地去会天魔女,成功地瞒住外人耳目好一阵子。

顺帝终日逸乐,不理政事,元朝在它手里灭亡(公元1368年),后世很多人把亡国之因归咎到《十六天魔舞》上头。明朝翰林学士宋讷说:「凭谁为问天魔女,唱得陈宫《玉树》声。」把顺帝比作写过靡靡之音《玉树后庭花》、荒淫无度的陈后主叔宝(公元553~604年),这位陈国末代皇帝最乖谬的事,是隋朝大军杀入宫廷时,他还在奏乐观伎。而元顺帝的举止和陈后主也得比,当朱元璋大将徐达攻入大都(今北京),他仓皇地逃往漠北时,还舍不下心爱的天魔舞女,带著众家美女一路鼠窜,狼狈极了。

这位元朝末代皇帝的行径真够荒诞,难怪宋讷感叹不已︰「自古国亡缘女祸,天魔直舞到天涯。」、「毡车尽载天魔法,唯有莺衔御苑花。」

---(待 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