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与舞帝王将相篇(33)

文:王庆之

清朝道光三十年(公元1851年),太平天国建立,天王洪秀全非常珍视乐舞的教化功能,尤其看重合乎天国革命精神的武舞,因此这一时期武舞发展得蓬蓬勃勃,格外有特色。

公元1853年(道光三十二年),天国定都金陵(今南京)并将它改称「天京」后,立即在中央机关内设置「绣锦衙」,作为管理艺术的专责单位。既然朝廷垂青,乐舞活动便风兴云蒸,活跃得不得了;又因天国以武起家,为确保优越战力与高昂斗志,经常让士兵藉舞练武,战斗性质强烈的《龙灯舞》、《麻雀蹦》、《脸子会》、《剑桨舞》、《花香鼓》、《藤牌舞》、《矛子舞》、《三殿堂》等便成为当时乐舞的主流,它们又多半和天国王爷们有著牵丝攀藤的关系。

《龙灯舞》,东王杨秀清(1823~1856年)出巡时,惊天动地的仪仗性舞蹈。

杨秀清爱极了龙,每次出巡,必用一条名为「东龙」的五色龙开路,人们还没看到他那四十八人(一说五十六人)抬的黄缎云龙大轿,便先看到一只多达三十六节、长数十丈、高一丈余的巨龙在轿前奔腾跳跃、进退屈伸,壮观到甚么程度?——蜿蜒得看不到尽头、盘旋起来得拆掉五丈宽街道旁的房屋。龙后跟著好几班鼓吹队,乐声婉转、余音不绝,轿后也有龙灯钲鼓,七色纷繁、五音喧天。《金陵癸甲新乐府诗》叹说︰「大王一出风生雄,耳边先已闻东东。旌旗矛戟光耀空,知是叶(ㄕㄜˋ)公真好龙」。

天国晚年名将——忠王李秀成(公元1823~1864年),全心为国且爱民如子,无论军民都对他十分心仪,可惜在公元1864年,湘军攻陷天京时,四十二岁的他不幸罹难。当时,李秀成为了帮助幼天王洪天贵福逃离危城,把本身的千里马让给幼主骑乘,自己跨上一匹普通马且战且走,马跑不快,只得躲在方山宝积庵避难,当地百姓为了保护他,在方山下大跳《麻雀蹦》和《脸子会》,想借擂鼓走阵、耍戟舞叉、狂呼奔跳转移湘军注意力,可惜湘军没有被迷惑,仍然掳获了李秀成并将他残酷地杀害。人们对忠王的不幸际遇万分不舍与难忘,于是,江苏省方山农民跳《麻雀蹦》和《脸子会》来追悼他、江浙二省太湖流域渔民跳《剑桨舞》来纪念他。

《麻雀蹦》也称《方山大鼓》、《十番锣鼓》,农民们每年秋收后,都会跳《麻雀蹦》庆祝丰收,太平天国时,进一步发展成表演形式,演员将八座鼓摆成圆形或半圆形,鼓手分别站在鼓旁,双膝屈伸使身体上下起伏,模仿麻雀的「展翅」、「啄稻」、「亮翅」、「抱窝」……,节奏鲜明、动作矫健,双手则拿著木槌交替击鼓,声震林木、豪气干云。忠王殉国后,每年三月初十到三月十三,方山百姓都按时在庙会上擂动大鼓、敲打铜锣、吹响招军(一种似喇叭的管乐器)、奏起唢呐、发出吼声,跳各种阵式的舞蹈,遇有清兵盘查,就说是「迎神赛会」,实则暗中纪念心目中的英雄李秀成。

《脸子会》,一种在脸上戴著面具的舞蹈,不同面具代表著不同角色,涵盖了神话人物、历史名流、市井小民……。由于戴著面具,所以整个舞蹈充满了神秘味道,它经常出现在表彰忠孝节义、勇士良将的戏曲里,如《杨家将》、《岳家将》、《薛仁贵》、《三国演义》。

太平军战斗前,必先举行宣誓性质的「出会」,《脸子会》和《麻雀蹦》都参与演出。会中,最先出场的是三角型「帅」字大旗,后面跟著喧天的《锣鼓》队、跳舞的《麻雀蹦》队、绣上各种吉祥图案的《万民伞》队、置放水浒三十六天罡神位的《抬龙亭》队、两个背插会旗不停腾挪的「下书人」、交叉绕行的《四十八枝花》队、脸戴木刻面具,手舞三叉戟,穿红衣红裤的《脸子会》——《三十六天罡》队。到了目的地,三十六天罡做出各种翻滚等打斗动作,末了,把鸡血溅上军旗,宣告与(ㄩˋ)会者赤胆忠心、视死如归的决心。

太平军在攻打清军时,屡屡用《脸子会》的装扮吓敌破敌,这些事都载在清军的《贼情汇纂》里,

《剑桨舞》,也叫《划槳舞》,因剑鞘形状似桨,桨中藏有一把利剑而得名,流传于江苏无锡一带。舞者桨法灵活、举止稳健、队形变化繁多且迅速,既能表现太平军水上操练的严谨,也能显示出李秀成的骁勇善战,因此在李秀成往生后,太湖流域渔民们就打扮成军士模样,在湖上乘船往来,须臾之间,摆出各种队形,最后,军士们从桨中拔出利剑,虎虎生风地舞动,象征李秀成的武艺超卓、战功彪炳。

英王陈玉成是天国晚期的另一员名将,也于六合城战役中,聪明地运用《花香鼓》和《抬阁》,歼灭了敌军。

《花香鼓》,源自民间祭祀活动的「春供秋祭」,最早出现在东周,叫《跳五岳》、唐朝叫《跳娘娘》、清朝叫《花香鼓》,后来有巫师模仿凤凰姿态而舞,如点头、抖毛、伸腿……,又得了《凤舞》的名号,流传在南京、苏北农村、扬州一带,清时变成「香火会」,用神道礼仪和击鼓跳舞祈福,舞不离鼓,鼓不离手,由「神童」负责演出。「神童」又名「香火童子」,常反串女角,一首《花香鼓》歌词这么唱著︰「香童本是男子汉,男扮女装请神灵,穿女褂,系女裙,头上扎条女手巾,手中执的花香鼓,?跳周朝五岳神。花香鼓,列国流传到如今。」至今四川地区的??族跳此舞时,还有男扮女装习俗。

《艺阁》,又叫《抬阁》、《台阁》、《诗意阁》,庙会演出时,与《阵头》合称「艺阵」。《艺阁》一般由小孩扮成各种历史人物,置身精美的木制方阁子里,由人抬著或放在车上游行,有的阁子美得像花车,由真人乔装成各种神话、戏剧里的人物,站在阁上,接受众人赞颂。

和其它武舞一样,《艺阁》也发挥了克敌致胜功能,《太平天国歌谣传说集.九月二十破东门》里写著︰「六月二十挖土壕,抬的抬来挑的挑。请神童扮戏,信客把香烧。」说明六月二十那天,神童在清军面前演出精彩热闹的武戏、女孩们则靓装丽服地站在艺阁上,阁前施放烟雾,蔽天遮地,女孩们彷佛御风而来,清将程学启以为对方能腾云驾雾、呼风唤雨,吓得不知所措,铩(ㄕㄚ)羽而归。

太平天国充满豪情壮志的舞蹈,还有《藤牌舞》、《矛子舞》。

《藤牌舞》,又名《盾牌舞》,源远流长,后来由军队流传到乡村,江苏宜兴县的《藤牌舞》最负盛名。舞者右手持刀,左手拿盾牌,动作激烈、气氛严肃,据说明朝中山王徐达的部将杨国兴、开平王常遇春的四个部将陈德、王志、张衡、陆习及抗倭名将戚继光,都曾用它来训练乡民或士兵战斗技巧,大大提升了受训者的战斗能力。

实战时,藤牌兵「持刀舞牌、挺枪放炮」,也就是先舞动藤牌,挡住敌人炮火,等敌人逼近,忽然散开,大炮、抬枪、鸟枪相继而出,杀得清军措手不及、阵式大乱,天王洪秀全诗说︰「未团敢碎妖如尘。」「未团」就是藤牌的隐语。清人也承认藤牌兵「厉害」,《荡平发逆图记》说太平军︰「贼人擅长拿藤牌作战。」由于此军威力强大,备受武将重视,相关的武舞也得到青睐。

《矛子舞》,竹竿顶端绑的利刃叫做「矛子」,以这种武器为道具的舞蹈,盛行在江苏南部的太仓一带,每逢庙会,农民们必会手持丈八长矛,表演震撼人心的《矛子舞》,据说它的起源,与抵抗倭寇——日本海盗有关。

明朝嘉靖年间,一群倭寇在太仓七鸦口登陆,进逼陆公市,市内有个好汉叫杨斌,对众人喊说︰「倭寇也没有三头六臂,怕他甚么!没武器,到我家竹园砍竹为矛,这竿子粗壮修长、竹头削尖,甚是好用!」

众人大喜,于是人手一竿,再与倭寇对阵时,不等敌人近身,就远远地把他们刺死,有乡民的竹头被对方大刀砍去一截,竟然变得更锋利、更威猛!就这样把倭寇打得四处窜逃。大将军戚继光(公元1528~1588年),将它改造成威力更大的武器——狼筅(ㄒㄧㄢˇ,竹),在二尺粗、一丈五六尺长的毛竹顶端,装上铁枪头,两旁枝刺用火熨烫得有直有勾,再灌入桐油,敷上毒药。战斗时,长竿枝端树叶茂盛,倭寇的长刀砍不断软竹枝、长枪又被层层竹节挡住,刺不到明军身体,明军的狼筅却能向倭寇远刺近扫、锁刀断枪,攻守兼备,成了「戚家军」灭寇的利器。

倭患平息后,矛子变成庙会的仪仗,继而发展成仪仗形式的舞蹈,舞者头包白巾、身穿白衣白裤、腰束绿带、脚穿蒲鞋、鞋头缀红色绒球,手拿直径寸余、长约三米的竹竿,竿上装银色矛头、系红色缨穗,在唢呐、号筒、锣、鼓、钹等雄壮乐声中起舞,有时长竿顶在腹侧旋摇,有时握矛伏地前进,有时向空中戳刺,有时来个出人意表的回马枪,姿态雄健、气象威武,太平天国时期,成为配合军事训练的一种武艺活动。

《马灯舞》,流行于江苏地区,以溧阳的最出色,为什么呢?因为溧阳马品种优异,自古就供应朝廷作战马使用,侍王李世贤奉洪秀全命令驻守此处时,除了努力屯田,也努力畜养好马,因而天国的《马灯舞》与众不同,跳的是一种富戏剧性、高难度的大型马舞︰当招军、锣、鼓一响,《水浒传》中一百零八条好汉威风凛凛地骑马出场,列出各种困敌阵式、展示跑跳闪转等各种高强本领,最后,在冲向火阵的高潮中结束,整场表演令人震撼之极!

太平天国灭亡后,清廷用《马灯舞》形式演出《三本铁公鸡》,又名《火烧向荣》,戏中人物「铁公鸡」是指天国猛将石祥祯(公元1815~1854年),每次与敌军对阵时,他必定身先士卒、勇冠三军,众人佩服之余,奉送他一个绰号「铁公鸡」。石祥祯三十九岁那年,在天京东南方的上方桥生擒清廷悍将张国梁,由于想把这名降清叛徒带回天京惩治,于是留下活口,只把他紧紧挟住纵马飞奔回京,没想到被张国梁暗中抽出刀子狠刺腿足,伤重落马,被害而亡。《三本铁公鸡》内容却说张国梁在一场鸿门宴中,打败石祥祯、救出大臣向荣,与事实完全不合。

《三殿堂》,由三个故事组成︰《狱官堂》、《卖棉纱》、《武松杀嫂》。

第一堂——《狱官堂》,一个赃官、四名差役、大群农民,都用舞步出场,其中以差役功夫最深,有的倒立,有的翻跟斗、走矮步、做太极倒插步、虎跳……,接著,众人像麻花般在场上回绕,不久,农民们发现赃官,奋力地和四名差役搏斗,众人舞姿各异,佳妙可观。缠斗一会后,农民们一枪射死赃官,为民除了害,差役们则一哄而散。

第二堂——《卖棉纱》,三个少女踩著舞步现身,被三个花花公子瞧见了,前去调戏她们,场上忽然冒出一对老夫妻,以逗趣的舞步、诙谐的姿态冲来撞去,目的是隔开双方,暗地里保护妇女不受色狼侵害。

第三堂——《武松杀嫂》,这是家喻户晓的《水浒》故事,标准的武舞,然而它不唱也不跳,只给观众看装扮和姿势,十分别致。

武舞在太平天国时期的盛况,可由江苏省金坛县戴王府的梁柱及浙江绍兴李家孟家桥的李家厅堂看出端倪。

戴王府的梁柱上刻著十一幅戏曲故事类图象,内容包括《连环计》、《空城计》、《战马超》《尉迟访贤》、《关羽夜读》、《田单破燕》、《西游记》等等,其中有不少武舞的场面,如「夜战马超」里的人物用鞭、?作舞打之状,也有人在舞台上表演「跌扑」的舞蹈动作……;李家厅堂两侧有天国壁画,画中的三国人物栩栩如生,譬如羽扇纶巾的诸葛亮从容地指挥作战,众将官捋臂张拳、跃跃欲试。十分鲜明地反映出太平天国的时代精神。

太平天国与清朝武力对峙十四年,虽然最后以失败收场,但它卷起的革命浪潮仍旧继续冲击著整个社会,在天国灭亡四十八年以后,清朝结束了它的政权(公元1912年),中国君主制度从此走入历史,宫廷巫舞也随著走入历史,留给后人的是无尽的欷歔与追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