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及裁判的尊严何在?
文:陈昶机、谢抒嬛

  • 今天有很多比赛,标榜公平、公正、公开,但实际上却是「裁判联机」 「名次内定」「No lesson no mark (没上课就没成绩)」。打点好的选 手,信心满怀,等著拿奖杯;剩下的,除了消极的拒跳以外,只有任人宰 割一途……
  • 自从退休以来,担任裁判的机会日益增加,原本以为这生涯的转换带 给我的将是专业的肯定,谁知从此开始的却是一连串的恐惧噩梦…… 。

  • 「喂,请问是谢老师吗?礼拜天我们有一场比赛想请你来当裁判,可 以请你帮我们吃10张票好吗!」一开始本著同是舞蹈圈人,体念举办 比赛自有资金短绌的困难,而且金额亦在可以自行吸收的能力范围中 ,也就一口答应。但是到了会场,看到所判的组别,回想自己在舞蹈 上十余年中近千万的投资,不由兴起「不如归去」之叹!原来之所以 被邀请,只是因为可以吃票,再者又可为行列中并无相等资历者背书 ,而我还需舍去仅存少数亲子同乐的宝贵时间,想到此处不禁感慨, 舞者,你的名字叫「弱势!」。

  • 说到当裁判帮忙卖票,身在圈内,大家互相帮忙,其实是很应该的。 但是场次这么多,票的金额愈来愈高,学生对看比赛却是意兴阑珊, 为了人情,老师一厢积极催票,学生被吓的不敢来上课,其中的损失 ,是很难估计的。所以减少比赛场次及积极开拓新观众,是有心办比 赛的人,所应全心投注的重要事项。

  • 舞界乱象由来己久,但以现在为最,各家争鸣、百家齐放。中国人宁 为鸡首,不为牛后的心态,在此表露无遗。尤其是早年征战舞池中之 佼佼者,如今多已引退,转移职场,成为舞界角力的新主作手。在政 治中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利益相近时,连学生、选 手皆可共享,互相拉抬选手,普天同庆、鸡犬升天。一朝反目成雠, 当日可共享的选手,若未能善体上意,尽速归队,则难逃封杀之列。 选手何辜,潜心钻研舞技之余,尚须忧心景气影响生计,而今却还要 担心选错党派入错门,流弹不小心溜进门,被炸死还不知弹从何来。

  • 古有明训:「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而征战十余年的经验告欣我, 没有人可以做到完全公平。今天有很多比赛,标榜公平、公正、公开 ,但实际上却是「裁判联机」、「名次内定」、「No lesson no mark (没上课就没成绩)」。打点好的选手,信心满怀,等著拿奖杯;剩下 的,除了消极的拒跳以外,只有任人宰割一途。经过几年的混乱,选 手有消失的、有看破的、有从善如流买成绩去也,更有弃舞技而就政 治,只要老师能安排好成绩,不会教舞也无妨,舞技一斤又值几多?

  • 跳了十几年的舞,今天才知道,原来我从老师那儿学来的东西,已经 不对了。选手想学的是速成班,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爬到最高的位置 ,而不是十年还学不好的垂直、重心和中心点;而在比赛场内,为了 尊重裁判的独立思考权利,看到老师不敢打招呼的作法,也行不通了 。今日的选手需要的是老师无微不至的照顾。在赛场,老师不仅要现 瑒指导,要抢裁判牌,更甚者,还为学生联机,确保成绩「理想」。

  • 有时不禁感慨,老师及裁判的尊严何在?但是潮流如此,选手也被教 育的认为理应如此,你不做,多的是人要做、会做。会场内裁判们利 用空档,到处关心,四处照顾,只要稍有松懈,选手就被别人照顾回 家,你说冤不冤?而当我们对学生的需索、要求感到无助;或被选手 质问:「为什么没给我mark?」而感到无奈时,裁判们,请回想一下 ,这些伎俩不都是我们教的吗?又怎么能怪他们呢!

  • 相信大部份的舞界同好,都感受到景气的严寒,而舞界的乱象,却方 兴未艾。值此多事之秋,如果我们还执著于自已的小利,分门别派, 互相斗争,置选手之无奈于一旁,那么舞蹈的死胡同,亦离我们不远 了!最后谨利用本文之一角,对近日的派别之争,想说些心里话;从 舞十余年,一路走来颇觉艰辛,因为热爱舞蹈,始终不曾萌生退意。 但对舞蹈斗争我们不懂,也无心参与。然而身在舞界,无法完全置身 于政治之外,只能抱持一个原则;任何个人及协会,只要想做的是对 大家好的、对的事,我们都予支持,反之则否。如果有需要用到我们 两人,只要时间、能力所及,我们必当竭尽所能;但是若要付钱买裁 判时,则请您「忘了我是谁」……。(全文完)


  • 回到首页 回言论广场 回第一卷目录 到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