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永久的对立
文:勇敢把心声放大分贝的平凡舞蹈人

  • 真的希望前辈们能三思而行,大家都在期盼你们能有所作为,而不是倚 老卖老、仗势欺人。我们不要一个优秀的领袖,而是大家能和睦地、良性地 工作在一起,想想大家脱下舞衣、舞鞋后,还不是平凡人……
  • 没有永不止息的战争,也没有永久的对立。该是想想对策、和解,共拟大计 的时侯。不要钻牛角尖了,身为「舞林前辈」的你们(但书:自重者为前辈 ,反之不自重则为鼠辈)。不要再争论谁是谁非,或是意气用事,不为团结 努力的人,这些人都应该负相当大的责任。

  • 只要是让这个舞蹈界分裂的人、事;不顾大多数人们的心声,尤其是那些从 中挑拨离间的人,更是罪该万死。想想这小小的舞蹈界,不但没有蓬勃发展 ,反倒是日益萎缩,是谁的责任?到的四分五裂这步田地,是否大家所乐于 见到的吗?

  • 为什么台湾无法像八、九年前一样,办一个象样的国际性大赛,前辈们,想 想你们每年每次花费巨资邀请国际重量级的评审,只为了要逞一时威风,而 不顾选手、观众们的权益,扪心自问,对外被那些国际评审看不起我们,都 已经溃不成军了还可以搞内乱;对内则是怨声四起,选手抱怨比赛不公,观 众抱怨比赛质量大差,试问自以为聪明、正派、胜利的舞林前辈们,这样里 外不是人的差事,是你们努力的成果,还是报应。正派、公平、胜利、只是 一面之辞,一厢情愿的说法罢了。换言之:「不团结」大家都是输家、失败 的人。

  • 也许就象是台湾的政党一样,为了自我政党的理念,争个你死我活,但有关 于人民的权益,他们不敢漠视民意。因为现今的民主意识抬头,无法再像旧 社会一般的旧思想了,无法顺从民意,违背民意的人,总会被推翻、被唾弃 的。只是时侯未到而已,不要心存侥幸,或自以为得意,其实许多人、许多 选手都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 等到时机成熟,民意会战胜一切的。而老天爷是公平的,不然的话,历史又 为何会一再地印证,一再地上演这样的戏码呢?为了共同的利益,大家共同 的资源,没有人有权力、资格独占市场,独亨利益;或是一心只想把死对头 撂倒,或是巴不得其中一方最好在这个地球上消失,以免后患无穷。这是个 多可怕的逻辑,争个你死我活,兵戎相见,却不知舞台为何,不仅是让圈外 人看不起,连我们自己胸膛都抬不起来。

  • 请把这些歪脑筋,花在如何集成、如何制定游戏规则、评审的资格认定、将 来选手出路的问题等等,一时写不完的问题,前辈们,你们应该比谁都清楚 ,如果不是,你们够资格称为前辈吗?你们难道对于这称号一点都不觉得刺 耳、不觉得害臊吗?良知会不断提醒你自己的。

  • 不要再犹豫、不要觉得有什么有失面子的地方,能拯救舞界的人,才是聪明 的人。各位舞林先进们,大家都是社会励炼多年的成年人,那种意气用事, 幼稚的行为,如果执意要耍,请留著自己回家慢慢耍,不要拿大家的资源作 赌注。也许一通电话、一杯咖啡或一封信,就可以让僵局化解、改善,也许 彼此都在等对方低头、让步。不要再等了,说服自己要向自己低头、让步, 别人才可能低头、让步,为了全体,没有一个人有权利说不。最后也奉劝那 些不热爱舞蹈,一心想钻门缝,搞政治的人,自己有几两重自己应该很清楚 ,不是你的,硬留也留不住,真正该从地平面消失的是你们这些人。

  • 真的希望前辈们能三思而行,大家都在期盼你们能有所作为,而不是倚 老卖老、仗势欺人。我们不要一个优秀的领袖,而是大家能和睦地、良性地 工作在一起,想想大家脱下舞衣、舞鞋后,还不是平凡人,但我们和平凡人 不一样,我们有一技在身,更应该爱惜我们自己的羽毛才对,大家都要努力 才对。
    (全文完)


  • 回到首页 回言论广场 回第一卷目录 回上一篇 到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