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舞蹈运动协会成立的看法
文:涂成吉

  • 自舞蹈运动(体育界称之 Dancesport,非体育界名为 Ballroom Dance;标准舞)于一九九五年进入国际奥委会成为运动一族后,的确 在世界各国舞蹈圈子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它带来了舞蹈身份属性(体 育界?娱乐界?艺术界?)的争议和因为身份认同混淆所导致职业、 业余行政纷争加剧;而业余舞蹈,在国家惯性对体育的支持主导下, 也一改以往能更有力和职业标准舞对抗,虽然,这种对立往往造成双 输及内耗。

  • 其实,台湾今天的舞蹈行政问题,和世界其它大部份国家一样,都是 出在没有一个协会能真正具有全国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实力代表性,也 就是说:假如今天举行一场全舞界人士公投,大概也选不出一个能过 半数民意支持的领导者,在欠缺主流多数实力的领航下,每一个人都 有绝对充分的自主权,不受规范。

  • 在这样的生态、体质下,即使我们与众不同,有一个慷慨的政府── 行政院体育委员会,每年拨款数以百万经费予舞蹈协会(或舞蹈教室 ,更近事实),一样医治不好舞蹈,因为体委会也搞不清楚舞蹈组织 生态,不论支持那一个协会,都会犯下支持少数却令其享受全数资源 的不合理及错误,除非该协会真能有作大事格局和廉洁,不为利所诱 ,能无私的将国家予舞蹈界之资源下放,否则虽然我们有一个这么慷 慨的政府,也只能造福少数,徒增困扰。

  • 因此,如何在体育界中寻找舞蹈的多数,俾能合理分配国家资源,让 因此,如何在体育界中寻找舞蹈的多数,俾能合理分配国家资源,让 多数人受到服务,将舞蹈作真正全国性的推广,就必需使政府知道多 数在那里,因为一个不具代表性之少数协会,不可能建立具全国公信 力、权威的教练及裁判考照制度,也不可能造就具实力和尊严的国手 ,更遑论能负责、无私地将国家要给舞界的权利下放。依笔者所见, 全世界,真的没有一个政府像台湾一样,每年投注这么大的经费给舞 蹈,但成果和经费却又是那么的不成正比。

  • 今天,中华民国舞蹈运动协会的成立,发韧于各县市参加全民运动会 后的认清,基本上是符合体育界多数的构想成立,其组成分子是十八 个县市体育会下之舞蹈委员会重新集成而成,并由曾蔡美佐立法委员 担任会长,同时体委会也是认可之目的事业主管机关,初期工作希望 和体委会合作于:

    一.全民运动会舞蹈运动的办理。

    二.教练、裁判讲习会的辨理。

    三.集成各县市既有比赛,仿效体育之联赛制度。

  • 使教练、裁判和选手都有合理制度的规划,真正是以体育专业态度作 舞蹈,而不是还以舞蹈的旧习、思维搞体育,这也是为什么即使舞蹈 能进入体育,但始终不能让政府、体育界留下良好印象,讼争不止, 社会公器私用致富,实叫人痛心、可惜。

  • 在母亲节日子,中华民国舞蹈运动协命诞生了。大家长曾蔡美佐立法 委员是一个非常积极热心、好服务的大姊来带领我们走一个新的方向 大路,副理事长游正成先生、曹进来先生、王允文先生也都是毅力、 才华过人,各地方县市委员会主委也都具理监事公平代表性。在技术 上,感谢施达宗和谭敬耀老师,他们也将在日后讲习会上,作技术示 范,指导授课。我相信,这里绝对有最好的阵容和民主及公开的制度 和反省精神,尤其对别人的批评建议,都该自我反省,而不是一味异 想天开以想象力自慰,没有人气,ㄠ到再多亦是枉然。

  • 最后,我要谢谢曾蔡立委和十八县市主委的热情和支持,也要呼吁体 委会正视此一舞蹈实力的走向,让贤者出头,也祈望国际、国内职业 、业余能在各方面有良性互动妥协,国际奥委会方有可能允许舞蹈进入 奥运。另外,也要感谢柯志忠先生临危受命,担任秘书长乙职,好让 笔者能重返学校,专心繁忙课业。其实,只要舞蹈界能团结与政府结 合,善用资源,正派经营,体委会最后会清楚舞蹈界实力情况,舞蹈 界还是有希望的。(全文完)


  • 回到首页 回言论广场 回第一卷目录 回上一篇 到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