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与良师

文:Richard S.(摘自舞世界 107 期)



    当你已决定要拜师学舞时,我想你又会因〝我倒底要要向哪里位老师学习?〞,开始感到迟疑。是的,〝良师〞绝对比〝名师〞 难求,但,我更愿意跟你探讨:你了解自己对音乐及舞蹈的天份及你学舞的目的。

    良师固然是你学好舞的重要因素,但,如果你自己若能清楚自己的天份及学舞之目的与方向。相信时间会向大家证明,你的努 力是没有白费的!少年时的我亦曾学习小提琴,我的老师并非出自音乐科班,况且在当时默默无名。然,他的教学态度及热诚 ,却让我获益良多,甚至学费都因为我的零用钱不多而算我便宜些。后来,我向他请教关于「指法」的问题,他依旧不减当年 热忱指导我(当时我已不向他学习了),至今忆及此事,仍让我不胜感念。

    当时,小提琴的学费从250~2000/每小时不等,甚至有更高的。拜名师学费自然高,且老师的脾气亦不小。甚至,你不符他心中 的「条件」,他还可能拒收。我同学的爸爸曾为他当时年幼的姊姊,向台北某知名的钢琴老师求教(此人目前仍活动于音乐界 故不方便具名),老师以「手指太短」拒收。

    我们大多相信「名师出高徒」,但,我想请问你学舞想学到多高?如果你还算年轻,也尚有天份,更有参加各比赛得奖的决心 ,我相信名师对你而言,绝对有相当的帮助。如果,你只是有兴趣的一般人,建议你找个良师即可。我这样说吧!爱因斯坦够 名气吧!你知道他的门生中,谁在物理界出了名吗?据记载是没有。也许,这样说更明显!会跳舞且得冠的舞者,不一定会是 好的舞蹈老师,除非你的天份相当优;相对的,好的舞蹈老师,也许没有赫赫的头衔。

    因此,只要老师的舞姿、舞步、节奏感不错,舞蹈概念正确,又能让你在学习的当下获益,就可以算是良师,若又能看出你的 天份而施教,并给予你适当的建议及指导者,那他无庸置疑的是位良师,假设他还能教导舞蹈的精神及更深层的相关人生哲学 的话,那他真是位超级良师。

    当然,每个人学舞的本衷各异,名师与良师,最后还是得由你自己选择,但,我更希望的是,在学舞及跳舞的过程中,你能获 得真正的身心愉快。

    当你已选对老师时,你不要以为你一定会将舞蹈学好!大家都深信中国的一句古语:「师傅引进门修行在个人」,所以,自己 的勤练是不可少的。可是,怎么勤练呢?你可能不了解我们的国粹之一「国剧」。大二那一年我接触到「国剧」,每次上课前 ,老师大概都会要求一小时以上的「基本功」,如「吊嗓仔」、「翻滚」、「拿顶」、「台步」、「亮相」、「尖团音」等。 当时,我才了解国剧的困难与美,你可能不知一出戏的演出,成员的每日苦练,就在刹那间定成败,尤其是有文武戏的戏码。

    同样的,在舞蹈教室,你会发现谁的『基本功』下得多,谁的舞蹈就会越好!尤其是在比赛时,与国剧雷同之处是:比赛与公 演,所呈现的是「瞬间艺术的美」,它是不太允许一点差错的,比方说:武生在耍双枪时不小心掉枪,跳舞时不小心重心不稳 而破坏了姿势……。出错之后,再多的理由都是枉然的。

    在舞蹈教室,你可以发现大部分的初学者,在基本的「蹲」、「上升与下沉」、「重心移位」、「脚尖与脚踵的变换」等都不 是很成熟时,确一昧的学新舞步,以为缴的钱与舞步的多少成正比,才不会浪费,殊不知「基本功」不稳,越学瓶颈就越多, 麻烦也越多。比方说:筋骨拉伤、进步迟缓、甚至要花大笔钱及时间来修正错误等。故,良好基础的奠定,将是你将来跳好舞 的唯一选择。

    离台前与我的老师辞行,谈了关于社内的互动状况,她告诉我社内的大姊总会将话题围绕我,并且说社内的人一定很舍不得你 走!听到后我也些惊讶!惊讶自己在人际态度上的收获。我想表达的是:台湾的人心,经政治及社会教育的洗链,已变得互相 攻讦,不容对方存在的恶性竞争……。相对的,它一定影响各界,小至民间社团(包括舞蹈界),这些,大家都感受到,所以 不必多谈。

    我想,个人在舞蹈社的成长,是社员门有目共睹的。记得,刚入社时,我跳著生硬的基本步,到跟社员门到舞池去共舞,我所 秉持的态度是:「认真」、「执著」、「谦虚」、「融入」、「尊重伦理」、「适当幽默的言行」、「少批判多建议」、「对 新进人员的关怀与指导」、「不吝惜的将我所知道的传递与心得的交换」、「凝聚团体动力等」。

    你想,这样的心态,不受欢迎也难。当然,必定得到更多的正向回馈。例如:我个人从不「藏步」,自然人家也会乐于教我新 的舞步。说穿了,也没什么了不起,我只是清楚自己跳舞的目的及实践与人相处的「真诚的同理心(EMPATHY)」而已(个人 在十岁那年前曾有一段「边缘性人际适应障碍(PERSONAL PROCESS ADJUSTMENT DISORDER)」的焦虑,故感受较深。)

    每每看见「舞网」或听见「舞界」的唇枪舌战,心中难免不胜唏嘘,只是如果真十分清楚「为谁而战!为何而战!」,个人将 会对「圣战者」致上敬意,并乐见战功及战果。只是,如果校园、舞蹈社也「内战」,这样绝对不是个好现象。

    在商场上,你没有永远的朋友及敌人,所以,竞争中莫忘合作,让「亦合作亦竞争」的关系,存在人际的艺术中可能会较好, 如果,你真有敌人,也莫忘用自己卧薪尝胆、生聚教训的方法去打败敌人,尤其是那些「可敬的敌人」,因为打笔仗、口水仗 是读不死人、淹不死人的,更糟的是可能造成年轻人的「混淆视听」及「价值错乱」。

    暂别了,各位网友及舞友!并提醒您们莫忘向恩师致谢。敬祝您们的许多快乐源自于舞蹈,您的许多烦恼与忧愁也弃之自舞蹈 。(※烦请作者与本刊连络,以便寄赠杂志)

……(全文完)……


回到首页 回言论广场目录 回上一篇 到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