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选手与裁判

文:帮不上忙的阿斗(摘自舞世界 114 期)



    B咖!这是我在电视节目中所听到的一个新名词;意即是,不是很大牌…,价位较不高…,萤光幕中的角色应该就 象是:小锺、NONO、小甜甜…。

    此时不由得想起目前我们台湾这个舞蹈小圈子里的选手中,还真可套用这个代名词来分类,想想谁会是A咖,那B 咖又会是谁?C咖呢?A咖就我看来舞艺卓越应是必备条件,再来就必须具备有国际观,意即能代表台湾到世界各 地去比赛的这些选手,国际赛又能与来访的国际选手一较高下的选手。

    每每看到一场好的比赛,因为里面有这些好的选手参加,也让我看到他们诠释了一些新的技巧与表现;同时也因为 他们感染其它选手及裁判的进步,往往也为了判到一场好的比赛,因为这是一场公平没任何交代与关说的比赛…, 而能尊重评审判决的一场比赛,都让我深感庆幸,深深觉得我们的未来不是梦…,只是要有这样感触的比赛却一直 不多!

    我常问学生说:当一场比赛你们拿了冠军是代表了甚么意义?是你们进步了!或是比你们强的选手没来比赛,所以 你们能拿到冠军…,而不是你们所向无敌!记得在你们比赛的过程中不要怕输给对手,唯有与比自己更强的选手同 场竞技才能激发自己的潜力及鞭策自己能不断的进步…,相信只要你能每天都持续的进步就不怕没有追不上的对手 ,反之你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超越你而扬长而去,试问你是超越别人的勇者呢?还是怕别人超越自己而到了比 赛现场却不敢下场比赛的巨大鸵鸟呢?试问在你们手上的冠军是A咖?B咖?C咖?还是有著巨大鸵鸟Logo的奖杯 呢?

    前几天在一场比赛中听到一对较年长的选手,之前我对他们完全没什么印象,倒是听到一位裁判说他们就拜了一、 二十几位裁判老师,天啊!是天赋异禀还是几近疯狂呢?当然如以台湾选手与裁判的比例来算应该还不算多吧!在 下来的这几个月的比赛裁判中,看到这对选手从职业C组一下子就窜升到职业A组…,难道跨组是用时间而不是用 技巧的好坏、音乐的诠释能力来衡量的吗?还是用自己裁判的多寡来计算吗?那天听到他告诉了另一对选手说:「 我在职业新星组入围决赛已经二十几次了(以目前国内每星期就起码有两场比赛的频率下去估算,这样只要三个月 就可达成),所以我们再跳几次职业A组几次就要退休了,随即就要当裁判,也将会判你们这组」(查了一下这对 被告知选手的组别,哇!职业A组耶!)难道跳舞就为了当裁判吗?要知道舞台是属于选手而不是裁判,想想真的 这几年来一些比赛里的职业组裁判,我不认识的裁判还真的越来越多,还是舞台什么时候已变成裁判的了!我们病 了吗?这还有所谓的舞蹈伦理吗?

    最近我想了一个笑话:今天有一支电线杆倒下来不小心打到十个人,如果其中七个是跳国标舞者,相信里面五个人 应该已退休且都是判职业A组的评审,想想就算我们一时拿不到舞蹈奥运冠军,起码这个比例之高也创下金氏纪录 了吧!

    几个星期前的东南亚裁判行中,我看到的泰国一行选手三十几对且个个几乎是摩登拉丁十项全能,让我震惊的不只 是他们的拉丁舞精进,更惊讶的是他们摩登舞的水平,是业余组却有著国际职业组的水平!(泰国的摩登舞还是以 前我认为微不足道的国家呢,惭愧!)台湾之前在亚洲仅次于日本的地位,如今似乎每况愈下;看看这十年来的中 国大陆、韩国还有这次的泰国;我们什么时候才会提升大跃进呢?还是继续沉沦?

    是睡狮呢?还是阿斗,还是关起门来继续〝搅豁〞呢?请给选手一个成长的良好舞台,也请我们这些舞蹈裁判大德 永续经营我们台湾这片舞蹈世界,让您们的舞技传承下去,多培育下一代;因为它已经很脆弱又很狭窄,经不起继 续的蹂躏,否则不消多久我们将被国外精进的舞技洪流给淹没…而消逝…,如您没能力作育英才,也请不要压抑幼 芽的萌芽;给别人机会亦是给自己机会…,共创双赢的契机!

……(全文完)……


回到首页 回言论广场目录 回上一篇 到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