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年全民运动会赛后感言

文:李裕荣(摘自舞世界 129 期)



    一、前言:

    每二年举办一次的全民运动会终于在10月24日圆满落幕了,虽不是尽人意,但一年比一年进步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在此很感谢全省各县市的主委、总干事、领队、教练及选手的参与,因为有您们的支持,才有今天的成果。

    除了有诸多的感谢之外,还是要发抒心中对舞界些许的不满与期许。全民运动会运动舞蹈项目是由各县市舞蹈先进 、前辈及选手努力争取,而且被政府认可的运动,至今已经迈入第十二年了。前十年运动舞蹈项目由政府归纳为第 一类运动,也因大家的努力,才能让国内无数选手有机会赚取优渥奖金,无形中也减轻生活、学舞的压力,目前也 只有政府办的全运会,才能给予选手这样的机会,有这样的机会,理应一同努力珍惜,很不幸的,今年全运会运动 舞蹈项目却被改为第二类,导致各县市奖金大幅缩减,更有些县市政府是没奖金的。就只是归类为第一类或第二类 ,舞蹈奖金却天壤之别 ; 就以台北县而言,这次台北县成绩辉煌,若是以第一类来算,我猜奖金少说也有几佰万, 但这次改为第二类,台北县就没有任何奖金,教练、选手损失可大了。

    舞蹈界应团结,不分彼此,尽可能的为辛苦的老师、教练及选手争取最大的利益,这一届因舞蹈界前辈叶荣裕先生 ,带领台北县教练陈明祥……等向主办单位建议,以至于运动舞蹈项目这次被改为第二类,导致奖金骤减,让老师 、教练及选手失去这大好机会,在此呼吁所有的大老、前辈、教练及选手团结一致,一齐努力来争取最好福利。

    台北县教练这届你们提出抗议申诉是:

    1. 为何捷舞要重跳?

    2. 为何直系血亲能当裁判?

    在此回应:

    1. 一场的比赛评审委员会及评审长有权对不妥的赛事做更正。

    2. 为何直系血亲能当裁判?技术手册规则并无明文规定直系血亲不得当裁判。谢淑华和陈明祥你们虽不同姓,但舞 蹈界都知道你们是兄妹,在此要问前几届谢淑华判陈明祥数次获得金牌,为何没人提抗议?参赛县市教练一边去向 主办单位提建议降为第二类,一边又为选手抱不平,既然是为选手着想,就不应去建议降第二类(选手你们看清吗 ?为何没奖金?),在此呼吁,多为你们台北县选手争取福利,而不是参赛县市教练或领队去向主办单位提建议改 为第二类,得奖辉煌的县市裁判又在比赛场提不公抗议,有道理吗?

    全民运动会运动舞蹈项目举办已六届十二年,台北县舞蹈委员会裁判谢淑华、教练陈明祥你们每届都参加,每届都 抗议,除了陈明祥本身得金牌及台北市主办时不抗议以外,你们每届都抗议,全省一年百场比赛你们抗议过吗?为 何只针对全民运动会,我对于你们居心提出质疑。以上代表个人赛后感言。

……(全文完)……


回到首页 回言论广场目录 回上一篇 到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