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结一致共同努力为选手谋福利

文:李裕荣(摘自舞世界132期)

在民主、自由的社会里发表评论是个人的权益而且必须予以尊重,但是必须有凭有据,否则就是妖言惑众、譁众取?,可能损及他人名誉进而构成诽谤,切勿逞口舌之快,造成亲痛仇快,请慎之!

99年全民运动会的确是由三方共同决议将运动舞蹈从第一类调降为第二类。与会代表一、99年全运筹备处。二、中华民国舞蹈运动总会秘书长曹进来。三、中华民国体育运动舞蹈总会代表:叶荣裕理事长、陈明祥、蒋椿梅、王孝忠、赵士震、…等老师。

首先在此强调:与会任何人都有表达个人的意见,所以达成的决议也是大家必须遵守服从的,在各单位的遵?下99年全运会舞蹈运动在第二类别下顺利结束。本人对于叶荣裕理事长、蒋椿梅、王孝忠、赵士震等老师所发表任何意见本人没资格评论,因为他们基于单位或个人的立场发表意见,并不代表任何参与全民运动会县市领队、教练、评审的立场发言。本人129期并没说是陈明祥提案把舞蹈降为第二类害各县市奖金福利骤减。舞世界129期文中质疑的是身为台北县教练陈明祥当时与会,当有人提议将舞蹈运动调降为第二类时,你有想到选手的损失有多大吗?而你的态度、立场、原则又为何?是赞成?是反对?亦或默认?而你有意见具申吗?你有据理力争吗?你有主动积极发言为选手争权益吗?如果有,请明示会议纪录,以昭公信,我们将给予最高的肯定与感谢,如果没有,岂可厚颜无耻、大言不惭,奢谈为选手争权益,我们以你的表现感到失望,并给予遣责。

129期本人说:「台北县提出申诉有1:为何重跳jive。2:依规定评审不得判亲人,请评审说出理由」台端说本人断章取义,台端敢说这两点不是台北县代表提出来的吗?假使台北县有提怎么办?台端能负责吗?还说技术手册是参考书,台端把国家办理的活动所制定的规范当成什么了?技术手册对台端有利的是技术手册,不利的就是参考书?谢氏所云荒谬到极点。

评审不能裁判亲人这件事,所有人都能说道德立场上要避嫌是基本常识,这件事所有人都能提唯独你谢淑华不能提,众所皆知谢淑华与陈明祥你们是亲人,只要有陈明祥比赛的全运会你几乎都有裁判陈明祥,这么多年你裁判陈明祥,你有提过避嫌的基本常识吗?而本届陈明祥没有参加比赛你就拿著申诉书说要避嫌,合理吗?可以吗?而你这样做难道不觉得太自私、太?风范了吗?

130期文中你更提起:「台中县、苗栗县、高雄市也有提出申诉,我为何不敢说」我告诉你台中县、苗栗县、高雄市等是按照程序提出,他们所展现的运动家精神是本人所敬佩的,不像你们提出申诉,当评审委员会还未完成判决,你就急著与工作人员争吵, 终将私人芝麻小事竟然闹到台上变成全运会的大事, 所以本人对你们每届都借故抗议的居心提出质疑。

谢淑华你说:「全运会12年6届除台北市余10年5届都是本人掌控、为所欲为,得便宜又卖乖,并且扬言要公开本人丑陋之事」,试问本人到底如何掌控?又如何为所欲为?还有那些丑陋事情请台端拿出证据,以证明所言不假,否则在此本人郑重声明100年3月底以前若不为不实指控公开道歉,本人将不惜诉诸司法,讨回公道,扞卫清白。

本人致力于舞蹈教学凡数十寒暑,本著无时不向先进前辈请益,无日不奉献所学,奖励、提携后进,近年来更致力于青少年选手扎根训练的工作不余遗力,成效斐然,所为大家有目共?。且本人从不主动与人争讼,发生本次事件深感遗憾,亦增感舞界之复杂,为使舞坛有干净、愉悦的比赛环境,亦请大家公评,追求真相,还原事实。全民运动会舞蹈运动从第一届到现在都在风风雨雨下度过、成长、茁壮,为了舞蹈运动永续发展,在此本人诚恳呼吁中华民国舞蹈运动总会以及中华民国体育运动舞蹈总会两会团结合作,各司其职,共谋权益,这才是选手之福。愿大家共同努力,携手并进,创造健康、快乐、公平、公正、公开的舞蹈竞赛环境,乃我舞界之福!之幸!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