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上升与下降

翻译:房 栋

这一章的主题是上升和下降的艺术,以便能了解下降的摆荡和上升的摆荡,在摆荡舞中为了不同的目的,我们需要有下降的过程,先让我们定义一下什么是下降以及如何下降。

下降会让胫骨(shinbone)和地板及脚的距离变短,因而增加和地板的压力,以建立潜能(static energy),当潜能被释放的时候,我们就会获得动能,我们在移动时,要注意身体的垂直线,要完全的在支撑脚上,我们要在这条垂直线下下降,而不是在支撑脚的外面(not outside foot)!

在下降时常常会和弯膝盖混到一起,但这完全是不同的事,要让力量用的更有效率,就必须要知道膝盖的弯曲会如何的影响到肌肉,当运动压到胫骨向前的时候,就象是在踩车子的油门一般,要尽量避免弯膝盖,虽然无法完全避免,但是,膝盖要弯到多少是有限度的,最大的弯曲的程度是要避免膝盖超过脚尖。

当膝盖弯的过多时,就需要肌肉用到比正常要多的力量,大腿的肌肉就会取代支撑身体重量的角色,因此,大腿的肌肉就会过多的收缩,进而阻碍到摆荡的自由,一但膝盖弯到正常最大的程度,膝关节就会有感觉和反应。

因此,就腿的解剖学而言,到底最大可能降低的程度是多大,或者更清楚的说,膝盖到底能弯多少?一般的建议是,下降的多(to lower more),并不表示,在一般情况之下,就要多弯膝盖,而是要保持久一点在支撑脚上,以尽可能的利用静止的状态来聚集潜能。

假如我要从一个高的位置下降,在支撑腿的膝盖弯曲之前,第一个动作是要从支撑脚的脚跟开始(译者注:不是脚尖或脚掌),往地板下降。

换而言之:每一次从一个高的位置下降有两个阶段:

1﹒下降脚跟到地板, 2﹒弯膝盖。两者都在静止之下(stationary)。

但此下降的过程有两种例外的情况:

1﹒在Whisk位置时的下降:

当男士的左脚,女士的右脚在Whisk位置时,(脚交叉在另一脚后面crossed behind the other foot),没有空间让一般的下降,作第二阶段的动作,一但支撑脚接触到地板,弯的膝盖无法保持静止(cannot be stationary),而身体在弯膝的情形之下,却已经移动到了新的方向。

2﹒从Chasse到Quick Open Reverse Turn转换过程中的下降:

跳完Chasse之后是一个脚跟领导,跳到舞伴外侧来连接Quick Open Reverse Turn,这时并没有要发动摆荡的意念,它是一个非前进的步子(non-progressive step),在Chasse最后的一步,只有左脚的脚跟将会下降到地板,而在此一基本高度 “0” (basic level 0 )之下,连接外侧舞伴的步子的右脚要用脚跟,这时会发生下降过程的第二个阶段:弯膝盖,然后再接一般的摆荡。

主要的上升有三种:

1﹒ 摆荡上升 (Swing Rise)

2﹒ 压力上升 (Pressure Rise)

3﹒ 身体上升 (Body Rise)

摆荡上升

此种形式的上升是由正常摆荡的动作,自然发展而成,例如:华尔滋的右转步,

慢狐步的羽步,在这些舞步中,很清楚的,经由正确的摆荡动作,何时上升会发生以及会作出多少的上升。

若仔细看一下,华尔滋的右转步的前三步,有一些事情在技术性的上升上,需要更进一步的说明。

在技术书中写到:“在第一拍结束时开始上升”,但什么是1的结束?要知道每一舞步在作技术上的说明时,必须要知道所有的过程,并且要知道此舞步的技术名词,这些在技术书之中已经说明,此舞步从闭式位置开始,并且在闭式位置结束,只有在左脚再次到右脚旁边(is again next to the right foot),第一拍结束时上升的步骤才要开始!本书的第三章,有说明要如何作腿的正确工作,由于两个膝盖,在第一拍结束时依旧是在弯的状态,第一阶段的上升要先到“level 0”,不可以将支撑脚的脚跟从地板放掉。

在此同时,身体已经朝向第二步,也就是左脚已放到了大脚趾的内缘(inside edge of the big toe),当左脚接到全部的重量时,经由左脚连续的上升,而完成摆荡的动作,也引导了两脚的并拢。(2跟3继续的上升)

若在第一步结束时,一个较早的释放支撑脚的脚跟,则会引导到一个不完整的上升,这样就会强烈的限制到摆荡的大小,它会缩短摆荡的曲线,而华尔滋主要钟摆式的摆荡曲线就会被阻断。

在慢狐步的羽步,在第一拍结束时腿就必须要直,假如在这时候,膝盖还是弯的,则就技术上来讲就应该是“在第一拍结束时才开始上升”,这跟“在第一拍结束时上升”是相反的,这是一个很重大的区别,其结果会造成完全不同的移动,慢狐步羽步右腿的摆荡是从臀部而来,当通过左脚时,右脚会推进身体(propels the body)更进入到移动的方向,并且右腿也将是直的(straight) 来接收重量。

压力上升

意思是说要在一只脚上静止上升,这在跳Natural Spin Turn以及Impetus就会感受到,另外在男士的领导步子(leading step)时的上升,也是使用Pressure Rise,这样才能引导女士跳足跟转,男士在重量转换时,就必须已经将重量继续经过脚往前到脚掌(不只是在移动脚到支撑脚的时间),因此他要在定点上升!对女士而言,它是一个信号,告诉你不要再向后移动。

另外一个实例是Hover Corte,在这一个舞步,静止的压力上升是主要的因素。

在跳华尔滋的Chasse时,我们会发现,有一个不明显变化的压力上升,基本上这是另一种摆荡上升的实例,真正摆荡的上升,最后会并脚,经由男士的右脚,加上轻轻压力的上升,目的是要让左脚到侧面,就象是跳踢踏舞,不要有重量的侧面位置(side position without weight),男士现在就能运用这个步子,接收身体的重量并且开始下降的程序,这个压力的上升,不会被注意到是一个不同的上升,Chasse的第三到第四步会继续的上升,跳的过程中要记住Bill大师的话 -“往–上–爬!”( “Climb-ing-Up!”)。

身体上升

身体上升再加上摆荡and/or压力上升,解释起来比较困难,它是一种内在肌肉核心的上升(the inner muscles),相当类似于呼吸的感觉,不过跟吸气无关,假如能感觉肚脐后面(behind the navel)有一个X点,然后想象要将身体躯干(torso)里面的X点上升,但不可以举高躯干(without lifting the torso)!要把身体想象成台北101,而X点就象是电梯,在高楼里面上升和下降。

这当然绝对不是,没有加上身体成分的摆荡上升,或者是压力的上升,例如女士在跳慢狐步的羽步时,就只有身体的上升,这时她只是向后走,在每一步之间,她也只有一个脚跟,和一个脚尖接触在地板上,因此,男士身体上升或下降的大小是有限制的,当男士的第一步到达到最高位置时,他支撑腿的脚跟只有少许的离开地板,也因此男士在跳羽步时,需要较大的身体上升,一个身体上升重要的要求是,身体的重量要跟地板有很强的连结,在作侧身位置时,垂直的身体线条要直接的在支撑脚的大脚趾之上(over the big toe),脚趾向下压地板,但中心(X点)要上升。

大师名言:Stand to grow,not to go!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