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职业拉丁舞世界锦标赛

Dance News 1993 / 翻译:朱呈铭



    节目册上有三十个国家报名这项世界锦标赛,其中有四个国家的代表队未出现。其中较受注 意的是南非代表选手南非代表选手Michael Wentink与新舞伴Kristina Pchenitchnykh的缺席 ,因此舞界对这对选手的重回竞赛场的盼望将进续等待。赛程上是五十对选手的五回合赛, 因有七对选手的缺席因此赛程改为四回合赛,因此在第一回合时是挑选二十四对进第二回合 赛,可惜的是将近有半数选将被淘汰。另一方面而言,少了一回合赛对入决赛的选手是少一 回合赛的精力耗损,而于半决赛与决赛的表现水平会有较高水平呈现。

    第一名(德国)Bryan Watson & Carmen。在开始的几回合他们的专注性不是很确定,技术 性方面的呈现与沉静似乎不是最好,对冠军是可有可无,缺乏比赛的竞赛性。可以想象要八 次连续不断的冠军其心智上的准备是相当不简单的事,想在各回合都有百分之百的呈现,精 气神方面的调配使用是比赛时的重点。而他们在决赛时的态势就另当别论了,Bryan将舞蹈 的层面提升至另一层级,在总数55个第一中得到了53个第一,明确与轻松的得到冠军。平心 而论他们这次的舞蹈并不是最佳的一次,但是舞者的专业技巧能够在每一次都有相同不变的 水平表现吗?说真的,是不可能的!而真正的竞争在后三对的234名之争,让Bryan 与 Carmen不在竞争之列。他们前三首舞的杰出可为舞者们努力的指标,但在门牛舞与捷舞就有 些小问题,斗牛舞方面须要有多些内在的诉求,捷舞方面,虽然舞蹈是名列前茅,但在引导 方面有些过了头,手部的连结性与下盘的力道关连性太大。男舞者的沉静型引导与下盘的节 奏的极佳对比性是相当好的技巧。

    第二名(俄罗斯)Slavik Kryklyvvy & Elena Khvorova。22333。对这新搭配的舞者在竞赛 场的表现是很多人的期盼,而结果是令人有些困惑,两位舞者的天资是毫无疑问的,外型的 亮丽让他们成为相当吸引人的搭档,魅力感十足;但在舞者之间默契感仍嫌不足,虽然舞者 个别而言是很好,但未能有整体性的包装。恰恰恰应是好的一项,男舞者有惊人的下盘速度 与流畅的身体节奏感。伦巴舞男舞者的音乐方面似乎有234拍而在1拍时无故的停下来,而这 与女舞者流顺的动作不太契合。斗牛舞是弱项,舞蹈时女舞者太常进到男舞者舞蹈空间内, 舞形的角度太多应以弧型的来代替。捷舞下盘的节拍与动作很多地方不太契合。在这大的舞 池中只有六对的选手,男舞者可以较顺利的舞蹈,尤其在有握持的舞蹈时应是可比起其它选 手有清楚地引导。舞者在追求默契方面的进步时别忘了舞池运用的技巧也需注意。

    第三名Michael Malitowski & Joanna Leunis(波兰)。33224。舞蹈明显地有高度的竞争 心与全心全意的表现,熟练度的精湛使舞蹈的呈现是安然无虑状,整体而言是相当地有舞者 的个人风格。可看的出他们期望能有更好的名次。前三首舞的舞蹈的技术是可接受地且是属 正确的方向上。斗牛舞虽有无限的能量性与流畅性,但男舞者须在动作上要有持续性,动作 中有太多的切断性而影响了气氛。捷舞应再加上捷舞必备的元素。两位舞者舞蹈中似乎在找 寻著某种娱乐性的舞蹈,虽然这会引起观众的注目,但在为获得评审的敬重,舞蹈中太多的 静止动作不是顶好的方式。当他们在舞蹈基础步如抛式舞步时,也是那样的好,这是值得思 考的。

    第四名(斯洛文尼亚)Andrei Skufca & Katarina Venturini。44442。他们由第一回合的 第一首舞起就是卯足全力,就如他们已达世界杯之峰并尽情的乐在其中,这无关舞者的技术 质量性,而是所有舞蹈欢愉的分享性,并加上自发性的原素在其中。森巴舞中应有的象征性 舞蹈都有了,这就是舞步组合的基础性与简易性,舞蹈是漂亮、有节奏性的流畅性,完全在 技术范围内。令人意外的是得到相当低的名次。

    第五名(意大利)Riccardo Cocchi & Joanne Wilkinson。三首舞得到第三,伦巴舞与第六 名并列第五,斗牛舞第六。令人困惑的是男舞男首先以白衬衫出场竞赛,这对他的舞蹈有加 分作用且有空间加大性。接著他换了黑色的衬衫入场,而这让他显得小了一些,比起白色黑 色有些闭塞感。建议应该是由黑色转为白色,而不是白转黑。

    第六名(波兰)Sergey Surkov & Agnieszka Melnicka。三首舞第六,伦巴第五,斗牛舞第 五。现今他们的森巴舞有著更精确的技术点而令人印象深刻,舞步的基础动作编排等级有助 于森巴舞的风格呈现。男舞者超过女舞者的优势肢体,代表他能掌控著她、等待著她,并且 没有过头的肢体动作。斗牛舞有著魅力的吸引性,但在斗牛舞的最主要三个风格主题这方面 并未能表达出来。捷舞则有些过野及走步化,这或许是他们在职业组的第一次入世界杯决赛 而出现的兴奋感所致。

--(全文完)--


回到首页 回国际舞坛 回上一篇 到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