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英国黑池职业组摩登舞半决赛

Dance News 2639(August 22nd 2019)/ 翻译:朱呈铭



◎2019 英国黑池职业组摩登舞半决赛选手 Eldar Dzafarov and Anna Sazhina(阿塞拜疆)。

今年半决赛有著回归与潜能的精彩,计有四对选手去年因受伤或怀孕停赛一年,有一对是去年才搭配为组合,他们所展现出的坚毅心是不会让生活的事项在通往成功的道路阻碍了他们。括号内的数字为选手该舞科的排名,等号代表有选手排名相同,未入半决赛的舞科则加标QF。

Lukasz and Aleksandra Tomczak (波兰 - 7,7,7=,8)。看过细部成绩后,他们必感失望,因为两项慢旋律舞科他们仅差一个点数就可进入决赛。有一位评审如果改变心意将会使开放的决赛再次改写历史的有一对新选手在世界最佳前六名内竞赛。职业组摩登舞前段班选手竞争的刺激与程度的接近会使相较竞赛的有关选手相当痛苦,不过却会让选手驱使出更佳更好的舞蹈。另一方面看来成绩为他们带来了希望,因为去年他们因为生病无法参赛国际杯,以致今年年初的大英国协杯是否参赛也未有定数。今天他们展现出最大勇气,在比赛中重回位阶,也对入决赛的一席提供出十足战力。他们是一对身段漂亮的选手,拥有比赛时看来突出的身材,为了下一阶段的挑战他们必须于两个层面加以发展。第一是女舞者于基础舞步中加大弹性幅度,如此才不会出现他们的舞蹈动感不足与过于垂直的印象。第二是加强身体重心与地表的连结,特别是探戈舞,如此才能?动出更佳速度。身材小舞者在相较下会有的更大劲爆度,故他们必须在此舞科削弱其它选手的效率性。他们拥有使梦想成真的坚毅心,相信决赛内选手不可掉以轻心,因为他们己在挑战发起线准备就绪。

Gaetano Iavarone and Emanuela Napolitano (意大利 - 9, 8,7=,9=)。他们在年初大英国协杯得到第五名,今天没有一项舞科进入到决赛并且总名次排在第九他们绝对相当失望。最近他们的舞蹈有大进步,故相较于成绩的不佳必定更佳震惊。不过,也不要伤心,因为目前职业组摩登舞的选手名次上变化表示程度都在伯仲之间。今天幸运之神没到来,相信下一个比赛他们很有机会重回荣耀。有关再进步方面,他们在框架己加大了空间感与姿态有了出人料想的清彻度。也在动作时身体重心运用与藉由对摆荡的佳认知而出的自在性两方面达到很好的均衡。不过,仍有一些层面的进展仍待他们需要注意。其中之一是两人身体重心共同一致的柔顺性技巧,在慢旋律摆荡舞科时他们明显的动作需要有更多的同步协调。其它需要注意的是对音乐多样化需要直觉式的展现。他们具备了动作的速度与力道,如果以不同多样化的音乐性予以增大化。可真实的带出他们舞蹈中的艺术层面。一项未被发掘己具备的技巧。各位!将眼光放大、放远,因为他们有再成长的潜能与当有了新技术,将会使成绩在他们之上得意自满的选手惊奇了!

Diego Arias Prado and Ekaterina Ermolina (西班牙 - 10=, 9=,9=,9=)。他们对成绩应该感到满意,因为去年黑池大赛他们仅快四步一项舞科进到半决赛。为求更上一层,达到四项舞科都入半决赛,并且位在七至十二名中的中段位阶,是需要一年来所有辛苦训练的总合。更甚者,由于受伤他们缺赛了大英国协杯锦标赛,今天能重回竞赛场并得到扎实与优质的佳绩应该很高兴。他们拥有一些独特的舞蹈艺术感与舞步编排才华,能探索出不同的方式在节拍器式摆荡的顶点时盘旋住身体重心,并于一秒后以精细与风格性将身体重心释放开来。此为他们的舞蹈引发出一些非常有创意性的片刻,会使墨守成规者当面对此种艺术性层面的表现时也想提高自我技巧。不足的层面是,于舞蹈的部份,特别是快四步,两人共同时的移动出现过于沈重。从脚而出的弹性动作与身体核心的内在肌肉必需再加强以求有效率的保持住快四步所需求的共同身体重心动感。除了此,他们所表现出的舞蹈型态很独特,能在现今以力道驱使的竞赛场中看到此独特令人心喜。

Dusan and Valeria Dragovic (英国 - 10=,9=,9=,11=)。这一对选手真正劲爆,他们在比赛中的展现使他们在许多层面都会人感到威胁。他们于各单项舞科确实的舞科本质让他们突出于选手群中,感性的触感也使他们令人印象深刻的宽广框架有了收放与弹性。也很高兴看到他们很努力于使节拍性清彻。之前比赛中由于他们忠于自我的舞蹈风格,故带引出极佳的速度与戏剧化效果,不过同时也造成基础旋律要素偏离了音乐性的表达。而于近期比赛中他们真正将节拍问题予以掌控住,使得他们看来更有条理与挑战性的得到好成绩。女舞者的风范很独特,这使得比赛中的他们更具奥秘感,她具有能契合上舞伴具兽性直觉魅力的高优雅性。男舞者内部所散发出的力道形成的氛围使的其它选手不愿面对。不过,他身体的左侧有时候会从舞伴的共同中心处稍许失去连结,此时她的框架似乎会在他们的速度与动作的张力中变形。如果这些问题能够修正,他们的确能够严正挑战其它的十二名内选手。

Eldar Dzafarov and Anna Sazhina (阿塞拜疆- 13=(QF), 12,12,11=)。他们终于在去年九月起停赛一年产下漂亮男孩后重回竞赛场。他们的舞迷对他们家庭多了一位成员与回归后的表现必定给予贺喜。他们在武斗场中的表现特佳,以确实的身体重心与深度摆荡是半决赛内其它选手无法匹敌地。于停赛这一年前,这个优势让他们徘徊在入决赛边缘。舞蹈世界的发展真的很快,仅一年时间其它选手就超越了他们,使得他们有一项舞科未进到半决赛。另一方面看来,能于短时间内就回归到如此高的表现对他们的勇气与坚毅心予以高认可。对他们无畏惧的参赛心予以赞许,今天的结果让他们有了再战的决心,因为他们是一对不可轻视的选手,比赛时有著许多优势性能够发挥,仅是他们身体重心转换的优势性让足够使他们范围内的所有选手心生恐惧。而当他的对手们以运动型态比赛时,反观他们是一对受尊敬的柔顺巨人,这会吸引人的让他们未来的生涯更加稳固与进展。

Marek Kosaty and Paulina Glazik (波兰- 13=(QF),14=(QF), 13=(QF),11=)。仅快四步一项舞科进到半决赛,其它三项舞科都很接近入半决赛。他们有时候会像一对发酵型舞者,无论人们喜不喜欢,会发现到他们的竞赛表现会有些超出自然的粗野。近两年以来,他们明显从诠释出典雅与基础的舞蹈版本转换为特劲爆高能量的版本。事实上,为了能将他们的魅力性加大化,他们必须找出中庸地带,将他们的风格必须符合上他们舞步编排所呈现出的格调。今天,某部份的技巧己具备完全的开始有了效果,在三度空间性的柔软弹性与典雅风格之间有了较多深思后的均衡。毫无疑问他们是一对才华很高的舞者,现今必须在他们所选择的舞蹈风格之下有更清楚的逻辑要素支撑。如此观众与评审两方面才能安于接受他们走向的成熟世故。如果他们能专精于此议题,他们将会开始有让他们成为业余组冠军时的才华支撑与建立起新的舞蹈技巧。现今是他们往更深层挖掘的契机与将早期的被期望予以达成。

Wiktor Kiszka and Julia Granath (英国- 12,14=(QF), 13=(QF),14=(QF))。仅华尔滋进到半决赛,其它三项舞科都在入半决赛边缘。他们有著自在与柔顺弹性的风格,展示出许多身体的勋感,这与目前竞赛世界中框架稳固的走向不同。于某方面来看,这种自在感具魅力性,也与其它较受限制的舞者有清新的对比性。因此,他们的华尔滋值得进到半决赛,的确是四项舞科中的强项。不过,这种相仿性的身体肢体性表示小心当在以此风格发展出舞蹈动感时不要牺牲掉身体的线条与身体共同的完整性。因为会如此,是有时候,是女舞者的右手臂破坏了她的背部线条,或者是男舞者的右手臂没有放在舞伴共同中心的正确角度上。使得他们己有的自在感,会被周遭选手所呈现出的线条在相较下出现易脆的不利身体线条。以上所提地,重点是很高兴能有选手开始挑战其它框架外貌固定式的选手,是经由清楚的身体线条所支撑起框架的整体性,他们绝对是在令人鼓舞的正确目标中。

-(其它相关报导及照片见「舞世界月刊」239期)-